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十五章 裂 隙

第三十五章 裂 隙

    郯城,太守府。

    府堂中,死一般的静寂,只听得“哧哧”的声音,丝丝缕缕回荡在堂中,那刺耳的声音,让堂前侍立的所有人,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。

    首座上的关羽,一张赤脸阴沉如铁,半开半合的丹凤眼中,吐露着喜怒无常的目光,手中正缓缓的将一道帛书撕碎。

    那帛书是最新送到的情报,记载着陶商如何斗将大败臧霸,杀得泰山寇落花流水,如何气势昂扬的杀入开阳城,成为名符其实的琅邪国相。

    “糜别驾,这就是你出的好计谋吗?”关羽将手中的碎片,扔向堂前,愠怒的目光射向糜竺。

    糜竺额头浸出了一层冷汗,颤声道:“竺也着实想不通,那陶商明明已断粮多日,为何还能军心不乱,可以跟臧霸一战,而且其军中突然又冒出一个叫廉颇的老将,武力竟在臧霸之上,这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廉颇的人先不说,至于陶商为何军心不乱,糜别驾应该很清楚才对。”孙乾打断了他的话,冷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糜竺一怔,茫然道:“孙从事此言何意,我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糜别驾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。”孙乾笑容中暗藏讽刺,“陶商之所以军心不乱,不就是因为令妹偷偷的给他暗中资助了粮草么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关羽赤脸一沉,惊怒的瞪向糜竺。

    糜竺也是大吃一惊,急道:“这怎么可能,我糜家怎可能暗中资助陶商粮草,孙从事,你休得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孙乾转向关羽,正色道:“事关重大,下官岂敢妄言,当日开阳失陷时,下官暗藏于人群中,正瞧见那糜家小姐跟陶商并肩入城,二人还有说有笑,下官愿以性命担保,绝没有看错。”

    孙乾都以性命做担保了,关羽还怎会不信,瞬间丹凤眼暴睁,怒喝道:“糜竺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暗通陶商,为其资助粮草,难道你想反了不成!”

    “云长将军息怒,竺对玄德公忠心不二,若存半点他念,竺愿遭天打雷劈。”糜竺被赫得脸色苍白如纸,忙发毒誓以表忠心。

    关羽怒容这才稍稍缓和,沉声道:“你既无反心,为何你妹妹会出现在开阳城,你又如何解释陶商军心不乱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糜竺思绪飞转,尴尬片刻,忙道:“前番我二弟在海上失踪,生死不明,或许是被那陶商所掳,如今用他性命来要胁小妹,小妹不得已才会给他送去粮草,还亲往开阳想要救回二弟,应该只有这个原因,除此之外,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原由。”

    关羽冷冷道:“你以为,本将会相信你这个牵强的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!”

    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,众人回头望却,却见一个脸色灰白,笑容和蔼的中年男子,从容迈入堂中,身后还跟着那名年轻儒雅的文士。

    “兄长怎么突然来郯城了。”关羽怒容顿时收敛,忙下阶相迎。

    糜竺和孙乾也脸色一变,忙拱手见礼,口称“拜见主公”。

    “云长,你镇守郯城辛苦了。”刘备拍了拍关羽的肩膀,而后目光又转向糜竺,一脸亲切的笑道:“子仲,你我胆肝相照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我刘备对你的信任都不会改变,我相信令妹所做只是不得已,你我间的约定也不会改变,我还等着跟子仲你做亲戚呢。”

    显然,刘备在堂外已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非但不怀疑糜竺的忠诚,反而对他大加抚慰。

    糜竺心中长松一口气,眼眸中竟是泛起感动的泪光,拱手哽咽道:“多谢主公信任,主公放心,竺必早日解除小妹跟陶商的婚约,好让主公能名正言顺的迎娶小妹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联姻之事先放一放。”刘备抚着糜竺肩膀道:“目下淮南方面传来情报,袁术正调集兵马,意图北犯徐州,我将亲率大军南下淮水拒敌,还需子仲速去筹集粮草,随我一同南下抵挡袁术入侵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这就去办。”糜竺拭去眼角泪痕,忙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糜竺前脚一走,关羽便沉声道:“兄长,就算糜家不是有心资助陶商,但眼下糜芳已落入陶商之手,糜家难免会投鼠忌器,兄长岂能还对他这般信任。”

    刘备不答,只拍了拍关羽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陶商虽然做成了琅邪相,终究实力弱小,现今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袁术,糜家号称‘徐州粮仓’,今大军出征,怎能少得了糜家的支持。”身后那年轻文士,替刘备解释道。

    关羽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刘备见他会意,方道:“此役乃为兄成为徐州牧后第一战,绝不能有失,我会以翼德为先锋,尽起徐州之兵南下,到时就由陈元龙来镇守下邳,防范小沛的吕布,云长你坐镇郯城,防范陶商。”

    关羽目光看向那叫陈登的年轻文士,未想到自家兄长会这般信任他,竟令陈登去守州治下邳。

    “兄长,何不现在就起大兵北上,一举荡平了陶商,除掉这个隐患,然后愚弟为兄长镇守下邳,兄长就可以抽出更多的兵力南下,还可有陈元龙这员谋士随军参议。”

    关羽提出了新的建议,显然是不放心陈登守下邳,更急切的想要除掉陶商这个眼中钉。

    刘备却道:“眼下陶商新下大功,现在对他用兵,难免会失了人心,在这个节骨眼下,于大局不利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刘备看向了陈登,“元龙已为我献上一条妙计,既可结好一个实力强大的盟友,又能除掉陶商这个隐患。”

    妙计?

    关羽狐疑的看向陈登,那张年轻儒雅的脸上,正浮现出自信,却又暗藏着几分诡秘的微笑。

    关羽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,那般表情,显然不相信眼前这个徐州三大家族陈家的大公子,这个年纪轻轻的谋士,会有比糜竺更妙的计策。

    陈登却自信的一笑,语气玩味的说道:“云长将军放心,说不定,待主公凯旋归来时,陶商这个隐患,已经有人帮我们除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