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十六章 难得一闲

第三十六章 难得一闲

    开阳城,国相府。

    陶商高坐于上,一边喝着美酒,一边看着手中那一道道捷报,心情好不畅快。

    首先是泰山余寇扫荡战。

    廉颇率领着陶商拨给他的一千精兵,由开阳一路北上,连破阳都、东安、莒县和姑幕等琅邪北部诸县,杀得臧霸望风而逃,一直被赶出琅邪,逃往了北部接壤的青州所属北海国。

    “廉颇这个糟老头子,果然不愧是统帅和武力值双高的牛人,也不枉我对他的信任了,干得漂亮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关于扩军。

    自攻破开阳后,陶商的地盘急剧扩大,募兵的榜文在诸县贴出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便有一千青壮前来投军。

    除了新募之兵,再加上收降的部分泰山寇,以及陶商原有的兵马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,陶商麾下兵马数量,就已达到四千之众。

    地盘扩大,兵马增多,陶商渐渐羽翼已丰,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来巩固他的胜利成是,然后才能抓住时机,跟刘备翻脸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南面又雪中送炭般的传来了第三个好消息:

    袁术北侵徐州,刘备不得不留关羽守郯城,陈登守下邳,自率两万大军南下,去抵挡袁术兵锋。

    “袁术这厮入侵的还真是时候,刘备这下就顾不上我了,我可以趁机扩充实力,量那关羽也不敢对我轻举妄动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道道好消息,陶商心情畅快,一杯酒饮尽,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什么事笑得这般开心?”正在外面巡视的花木兰,听到了堂中动静,好奇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花木兰着一身红衣,雪峰高高隆起,曲线凹凸有致,秀色可餐,却又腰悬佩剑,不失英武之气,简直就是阴柔与阳刚完美的结好。

    陶商心情畅快,看着更觉她美到不可方物,伸手笑道:“想知道公子我笑什么吗,那就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左右也无旁人,花木兰便步上高阶,将纤纤素手放入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陶商顺势一拉,花木兰未曾站稳,嘤咛一声便跌入陶商怀中,沉甸甸的翘臀,重重的就压在了他的双腿上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又动手动脚了,给人看到不好。”花木兰脸畔生晕,象征性的挣扎想要起来,见陶商不肯松手,便只好忸怩的任由他怀拥着自己。

    陶商怀拥着美物,一只手在她背后腰间游走,另一手端起她下巴,欣赏着那张冷艳的娇容,口中叹道:“谁会想到,这样一个容颜动人的美人,手上不知染了多少人的鲜血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是骂我呢,还是在夸我吗……”花木兰小嘴微微上翘,佯作嗔怨。

    刚勇如她,这般撒起娇来,竟是更有一种惊心动魄之美,把陶商看得心潮澎湃,禁不住低头向她的朱唇吻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说好的,没有成婚之前,你不能碰我的……我的……唇。”花木兰脸畔飞霞,含羞推拒。

    “开阳已下,我已坐稳了琅邪,也该是抱得美人归的时候了,我们明日就成婚。”陶商凝望着那双含羞的双眸,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成婚?”花木兰一声臆语,水波荡漾的眸中,涌起惊喜却又羞涩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对,说结就结,就明天。”

    陶商拨开她阻挡的玉指,继续向她的朱唇印去,这一次,花木兰没有阻止,她紧紧闭上双眸,睫毛颤抖,脸庞滚烫,紧张却又悸动的迎接自己的初吻。

    好香的滋味……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对象花木兰产生仁爱点9,宿主现有仁爱点19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万里无云,春风和煦。

    开阳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一城全城的士民们,都在为他们新任的国相大人即将到来的婚礼,献上衷心的祝福。

    从战争阴影走出来,从泰山寇的荼毒中挣脱的开阳,今晚终于迎来了一次难得的喜庆。

    夺下琅邪,再添廉颇大将,军队数量大增,刘备的威胁暂时解除,悬在陶商头顶那柄利刃稍稍远去,这也是陶商敢大办婚礼的原因。

    毕竟,神经绷得太紧不好,总得找机会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况且,自打穿越到这个男人可以名正言顺,三妻四妾的时代,陶商还从未尝过女人的滋味,自己都觉得太亏待自己。

    今晚,就是陶商给自己发福利的时候。

    花木兰无父无母,陶商也是孤身一人,成婚的繁文缛节陶商也就省了,只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仪式后,新娘子便在婢女的搀扶下,被送往了后府的新房之中。

    而陶商,则开始被徐盛等部将轮番“围攻”,一杯接一杯的接受他们的敬酒祝贺。

    酒宴一直喝到月上眉梢,徐盛等一众武夫们,方才喝得尽兴,意犹未尽的散去。

    半醉半醒的陶商,则在婢女的相扶下,摇摇晃晃的进了洞房。

    喜气洋洋的洞房之内,弥漫着丝丝缕缕的炉香,红色的床榻上,身着喜服的花木兰,已经枯坐了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耳听外面宾客的吵闹声渐远,素来刚勇无畏的她,一颗心却无法控制的加速跳动起来,心头小鹿越发慌张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的夫君,她的新郎很快就会到来,那个她曾经效忠的主公,今晚将正式成为她的丈夫,把她从一个少女,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。

    想想将要发生的事,花木兰即是憧憬,又是紧张,不由竟如那小女儿家家的,揉起了裙角,脑子里胡思乱想,身子坐卧不安。

    思绪翻滚如潮,不知不觉,那埋在盖头下的脸蛋,悄然已涌满了红潮。

    正当花木兰忐忑不安之时,却听房门忽然被推开,酒醉三分的陶商,被婢女搀扶着,摇摇晃晃的步入了房中。

    花木兰心头小鹿,顿时就乱撞起来,呼吸瞬间局促,喜服下高耸的雪峰,如浪涛般起伏加剧。

    新房中,红烛摇曳更烈,映衬着她悸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醉意三分的陶商,笑眯眯的走向榻上端坐的花木兰,目光中毫不掩饰邪意。

    陶商轻轻的坐下,花木兰就在咫尺间,她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,浸鼻而入,诱得陶商心头怦然一动。

    喜帕下,花木兰容颜娇红,低眉浅笑,胸脯起伏愈烈,那傲人的双峰,几乎就要涨破衣衫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陶商呼吸也狂烈起来,心头念狂火生,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,这个杀人无数,铁血刚勇的巾帼女英雄,变成自己的新娘,会是何等样子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陶商屏住呼吸,将花木兰头上的喜帕,轻轻的掀了开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呼吸停止,瞪光僵固,一张脸定格在了惊喜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只见烛火映照下,那张冷艳面容,如若一朵带刺的玫瑰,骄傲的绽放,瞧得他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陶商简直不敢相信,眼前这绝美的女子,会是那个从三十名刺客剑下救下自己,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的巾帼英雄。

    今晚的她,朱唇细眉,略施脂粉,刚与柔完美的体现,那种不同寻常的韵味,搅得他心头烈火狂生。

    陶商看得有点痴,花木兰却贝齿轻咬着朱唇,嘴角一抹浅浅的羞笑,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,显露着内心的紧张。

    月光从窗缝中钻入,洒在她冰肌如雪的脸上,更添几分动人。

    左右婢女们很是识趣,匆忙皆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房门吱呀呀的反掩而上,红烛高烧的新房中,只余下两个新人。

    “公……夫君,我发什么呆,我是不是看着很丑?”见得陶商盯着不动弹,花木兰便低眉羞笑,娇嗔一声

    陶商从失神中清醒,在她脸蛋上轻轻一吻,笑眯眯道:“你若是丑,这世上便再无人配被称作美人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心中欢喜,脸上却一片娇羞红晕,嘟起嘴来,低低道:“从今往后,我不但是你的部将,为你上阵杀敌,还成了你的妻,要为你生儿育女,你现在总该满意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木兰,如果不是你,我早已被刘备的刺客杀死,我陶商发誓,我一定会好好待你。”陶商携起她的手,郑重表态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倒也出自于真心,尽管花木兰是召唤出来的英魂,但却绝非没有思想的工具,她是一个有血有肉,有着自己喜怒哀乐的女子,相处这么久,陶商岂能对她没有产生感情。

    耳听着陶商的誓言,花木兰心中感动,眼中含起晶莹,却将陶商手握紧,微笑着道:“木兰不过是一武将,能嫁与夫君为妻,已是万般幸运,将来无论夫君你再娶多少女人,木兰也会永远做你的卫兵,保护夫君你的安危,为你赴汤蹈火。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绝丽的容颜,耳听着她发自肺腑的表白,陶商心中感动,念火狂生,轻轻捧起那张脸,在她朱唇上又是一顿狂吻。

    花木兰面色羞红,紧紧闭上眼,迎逢着他的亲吻。

    一吻过后,陶商的嘴角,悄然抹过一丝坏笑,忽然间,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将她身体猛的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趴在榻上的花木兰,惊羞茫然娇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木兰,你就像是一匹旁人难以驯服的小烈马,你不知道,为夫最喜欢骑马吗,嘿嘿。”

    陶商坏笑着,便为花木兰宽衣解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