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十七章 联姻附加值

第三十七章 联姻附加值

    一晌贪欢,次日一觉醒来,陶商竟发现他一晚上的时间,竟从花木兰身上搜取到了30多个仁爱点,仁爱点的数量剧增到了49。

    而且,正如系统精灵所说,当晚过后,花木兰对他的忠诚度,也由四十几,瞬间变成了100。

    联姻,果然可以让女英魂忠诚度达到满值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宿主武力值上升10点,现有武力值30。”正当陶商为花木兰忠诚度满值暗喜时,脑海里再次响起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什么也没做,怎么武力值莫名其妙就上升了,你们系统突然大发慈辈,额外赠送了吗?”陶商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们系统从不赠送,宿主与花木兰进行联姻,花木兰武力值为四维最高,故宿主武力值获得提升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陶商激动的差点跳起来,他就知道,这个坑爹的系统精灵,就喜欢对自己隐瞒,没想到还藏着这么一个酸爽的隐蔽功能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这样的话,我随便娶她十七八位夫人,岂不是武力值分分钟破百,还用得着召唤什么英魂,直接自己一双拳头打天下就行了。”陶商用意念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系统提示,宿主只能通过与单项值超过70的女性联姻,才能获得联姻附加值。”

    坑爹,就知道会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陶商掰着指头一数,放眼古今,武力值超过70的女将可是屈指可数,至于其他如大小乔这样的名女人,虽然国色天香,但各项数值恐怕连自己都不如,娶了她们也得不到联姻附加值。

    “娶个老婆睡一觉,武力值就提升了10点,你还想怎样啊,陶商啊陶商,做人不能太贪心,要懂得知足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这样安慰着自己,这时身边的花木兰已经幽幽转醒,心情大好的他,顿时又被新娘子钩起了邪火,不等木兰睁开眼睛,便又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,昨晚折腾了一宿,你不累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累,有娇妻如此,为夫怎么会累呢,木兰,为夫来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陶商几乎夜夜**,尽情的享受男欢女爱,日日沉浸在温柔乡的快活之中。

    而这段难得的惬意偷闲的时候里,陶商也并没有真的闲下来,而是抓时紧时间训练士卒,扩编队伍,屯聚粮草,为将来跟刘备决裂做准备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月时间里,他的兵马数量,又从四千扩编到了五千之众。

    这个数量,已经是琅邪一国所能养活的士卒极限,至此,陶商已无法再扩充兵马数量。

    而这五千兵马,几乎全都为步卒,陶商敏锐的意识到了其中的缺陷。

    一支没有骑兵的军队,很难在中原这等平原地带有所作为,必须在步兵的基础上,适当的增加骑兵部队。

    然陶商所据的琅邪国,北有青州袁谭,西有曹操,阻挡了他从西北购马,至于南面就更不用说,南方无马,就算有马,刘备也不会允许过境。

    思索再三,陶商遂在徐盛的建议下,决定由海路从辽东买马。

    琅邪国虽与辽东没有陆地接壤,但其地东临大海,从靠海的琅邪城出发,不消十日便可渡海抵达辽东。

    而且徐盛乃海贼出身,对去往辽东的海路颇为熟悉,陶商遂从库府中挤出一笔钱饷,令徐盛往辽东购马。

    整军备战的同时,陶商还在密切的观察着各方诸侯的动向,尤其是刘备。

    中原方面,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,已经当上了大司空,执掌朝政,正以朝廷的名义,率军进攻南阳,向盘踞于宛城一带的张绣动刀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,此刻已率大军南下至淮水一线,与袁术进行对峙。

    陶商很清楚,盘踞在小沛的吕布,就是趁着刘备主力南下,徐州空虚之际,发兵突袭下邳,导致徐州易手。

    此时的徐州虽然因自己这个“异数”,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但陶商坚信,以吕布的野心,发动兵变背叛刘备是势不可改的。

    陶商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要积蓄实力,等着吕布动手,他就跟着与刘备翻脸发难,从吕布的兵变中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这日午后,国相府大堂,新婚燕尔的陶商,与自己的夫人兼亲兵队长花木兰,共议军事。

    “主公,北面廉老将军急报,出大事了。”一名亲兵慌慌张张的奔入大堂。

    北面出事?

    琅邪北面与青州所属北海国接壤,那里现在是袁谭的地盘,陶商与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,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微一凝,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花木兰从亲兵手中接过急报,展开一看,不由花容微变,“夫君,廉颇发来急报,那袁谭突然率军大举南侵,廉颇不敢与之交锋,连弃数城,一路已南撤到阳都一线,请求夫君速派援兵增援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这情报念出,大堂中顿时哗然惊变。

    众人谁都没料到,本来相安无事的袁家大公子,会突然从青州发兵,大举进入他们琅邪国。

    “咱们跟袁谭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他为何突然间要进攻咱们?”花木兰一脸狐疑。

    “乱世不就是弱肉强食,进攻一个人还需要理由么。”陶商冷哼一声,将情报摔在了案上,“如果我没猜错,袁谭入侵这必定又是刘备的诡计,他既可以借袁谭之手除掉我,又可以把琅邪这个本就不属于他的地盘送给袁家,以此来结好袁家父子,这招一石二鸟之计,倒也着实诡诈,必不是刘备所能想出,也不知是谁为他想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陶商其他几项数值都不高,唯有智谋却在70以上,而且还有“熟知历史”这个外挂,结合形势一分析,自然不难看破其中奥秘。

    花木兰恍然大悟,冷艳的俏脸上不禁浮现怒色,咬牙切齿道:“这个刘备,整日把仁义挂在嘴边,没想到却这般阴险狠毒,几次三番要置我们于死地,这次竟然还不惜勾结袁家,真是可恨。”

    “刘备这笔账,我早晚要跟他清算,袁谭这厮无故犯我,先收拾了他再说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拍案,奋然起身,摆手喝道:“传令下去,明日尽起开阳之兵,随我北上会合廉颇,我要狠狠的教训教训那位袁家大公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