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十九章 何惧一战

第三十九章 何惧一战

    “你说得倒好听,袁谭入侵时,你为何不战而退,把北面诸县都拱手让给了袁谭,若非如此,袁军怎能长驱直入,杀入我琅邪腹地。”花木兰质问道,语气中分明有责备的意味。

    陶商却笑看向廉颇,“廉老将军应该不是怕袁谭,你这么不战而退,应该有自己的用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老朽者,主公也。”廉颇深陷的眼眶中,掠起几许欣慰,捋着花白胡须道:“袁谭大军入境时,共有两万之众,老朽一路南撤,才诱使袁谭长驱急进,将一万多兵马落在了后面,否则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就会是两万袁家大军。”

    陶商省悟,会意的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廉颇果然不愧是战国四大将之一,精通兵法,他这一招是以牺牲空间,来换取袁谭兵力被分散,尽可能削弱袁谭兵临城下的兵马数量。

    “老将军这一步棋走的好,袁谭兵马太多,就算要守城也守不住,反而徒损兵马。”陶商点头赞,话锋一转,笑问道:“看来老将军胸有成竹,已经想好了破敌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廉颇忽然大咳起来,好似方才一番话,耗了他许多力气,这会便开始虚弱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皱着眉头,看着廉颇就差把肺都咳出来,心中不禁有些担心,这廉颇实力确实是强,可这身体也忒差了点,哪天一不小心咳死了,自己那89点仁爱点岂不还没等回本,就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咳了半晌,廉颇方才平伏下喘息,“老朽确实已想好破敌之策,只是尚缺一支精锐的骑兵,如果我们能有几百……”

    廉颇话未说完时,身后响起匆匆脚步声,却见徐盛风尘仆仆的登上城头,拱手道:“主公,末将带了两百骑兵从辽东回来,听闻阳都有战事,便带兵星夜赶来,应该没有错过大战吧。”

    徐盛被派去辽东买马,没想到会在大战当前赶回来,还带了两百宝贵的骑兵来。

    “文向,你可真是我的及时雨,来得正好啊。”陶商一拍他肩膀,兴奋的看向廉颇,“廉老将军,你想要一支精兵,文向这两百骑兵可够?”

    廉颇苍老的脸上,也燃起了丝丝兴奋,慨然笑道:“老朽要的就是骑兵,此战连老天都相助,我们必胜无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旭日东升,金霞漫卷,将旷野染上一层金黄。

    阳都北面十里的袁军大营,一万袁军陆续出营,组成了大大小小,数十座军阵,杀气腾腾的向着阳都城方向逼进。

    “袁”字大旗在晨光下耀武扬威的飘扬,战旗之下,袁谭身披金甲,手扶长剑,英武的脸上,涌动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威严之气。

    那双如星的双眸,半开半合的遥望着前方,那份沉稳自信,仿佛目之所及,都是他的疆土。

    今天,就是他击灭陶商,拿下琅邪国,为他的父帅袁绍,再立功勋之时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陶商敢以四千兵马,抗衡我们一万精兵,只怕其中有诈,我们得小心才是。”跟随在身边的臧霸,忍不住劝道。

    “臧霸,我看你是被陶商给打怕了吧,在我们绝对的实力而前,他就算再诡诈,又有何用。”另一则的淳于琼讽刺道。

    伤疤被揭,臧霸脸上掠过一丝难堪,只得闭口不敢再言。

    袁军庞大的军阵缓缓向前推进,千步之外,“陶”字的战旗,进入了视野中。

    中军大旗下,陶商正全副武装,气势悠闲,坐等袁军到来。

    身边夫人兼亲卫队长花木兰,保护在侧,已显成熟风韵的冷艳脸上,倒是隐隐闪烁着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害怕了吗?”陶商感觉到了她的情绪,笑问道。

    花木兰轻吸一口气,摇头道:“木兰从不怕上阵杀敌,我只是担心夫君你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有木兰这句话,陶商也就够了,欣慰一笑,鹰目直射敌阵,冷笑道:“今日一战,谁都威胁不到我们,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眼前,四千陶家军列阵于前,这是陶商能够对抗袁谭的所有兵力。

    迎面处,庞大的袁军方阵,迈着整齐的步伐,已缓缓逼近。

    刀戟森森如林,几乎将天空映寒,大盾层层叠叠,如同钢铁长城,面对如此铁阵,半数为新兵的陶家军将士,无不暗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那些新兵的手心里,不禁都浸出了一层汗,纵使是身经百战的老兵,心中也难免不安。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庞,却云淡风轻,丝毫不见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对面处,一骑不执武器的敌卒,策马飞奔而来,直抵阵前二十余步,口中叫道:“我乃袁大公子信使,休得放箭。”

    陶商不动声色,看其有何话说。

    那袁家信使勒马于前,昂起头来,用倨傲的口气,高声道:“奉我家公子之命向陶商传话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,举兵归降,饶你一死,继续顽抗,必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袁谭这厮,好生的狂妄,竟然在两军阵前,公然的再次派人来招降。

    信使的声音,传遍四野,陶家军将士们无不愤怒难当。

    陶商胸中的怒火,被这公然的羞辱,彻底的激怒,厉喝道:“杀我信使,还敢派你来招降老子,那老子就用你的狗命回答袁谭那杂种。”

    怒喝声中,陶商弯弓搭箭,朝着那信使就要放箭。

    信使见状,大惊失色,急是拨马向本阵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瞄准那信使,正待放箭时,脑海中突然响起系统精灵的提示音:“嘀……系统提醒宿主,宿主现在武力值为40,弓弩等级为最低等级1级,命中率低于10%。”

    陶商给这坑爹的系统精灵吓了一跳,这才想起自己弓射水平烂得一塌糊涂,这要是一箭射不中,得有多丢脸,非但出不了一口气,反而还会挫了自家将士士气。

    “木兰,那这狗杂种交给你,给我射翻他。”陶商脑子也转得极快,一把将弓箭扔给了花木兰。

    花木兰接过弓箭,手法娴熟的弯弓搭箭,口中怒骂道:“敢瞧不起我夫君,我要你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啸声未落,花木兰指尖一松,那一支利箭破风而出,挟着满腔的愤怒,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一道血光,利箭正中后心,那信心应声落马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“射得漂亮,不愧是我陶商的夫人。”陶商一声喝彩。

    陶家军将士顿时欢声雷动,士气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几百步之外,袁谭目睹自己信使,竟被陶商公然射杀时,优雅的面容上,刹那间燃起了恼羞成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手中丝帕拭去脸上沾染的风尘,他将丝帕往风中一扔,拔剑在手,愤怒的喝道:“全军进攻,杀光挡路的所有敌寇,斩下陶商狗头者,本公子重重有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