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十一章 给袁谭一个惊喜

第四十一章 给袁谭一个惊喜

    辗杀开始。

    四千陶军虽有一半是新兵,但这一连串的战术士气,大大地激励了他们的士气和信心,一时战斗力大增。

    反观袁军,未战就遭受重创,兵力上虽比陶军多一千,但士气已挫,眼下鱼鳞盾阵被破,更是士气大跌。

    此消彼涨之下,袁军很快就落入下风,被陶军将士杀得节节后退,眼看败势已现。

    身处在中军袁谭,此时优雅已全然不见,整个人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张高贵的脸上,所有的骄傲,所有的怒火,顷刻间就被陶商这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战术所重创。

    袁谭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,脸上涌动出前所未有的震惊,“陶商这小子,竟如此诡诈,连我的鱼鳞阵都破了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惊愕之下,袁谭连声音都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左将诸将无不骇然,无不被这震惊的场面,惊得面露慌色。

    前军处,五千号袁军士卒慌张的后往退,原本井然有序的钢铁大阵,很快就陷入了混乱之中,再这么支撑片刻,必然全面瓦解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战局于我们不利,不如暂且撤兵,再做打算吧。”臧霸不得不再次劝道。

    撤退?

    堂堂袁家大公子,率领着人数和战斗力都占优势的精锐之师,竟被陶商这个寒门之徒,戏耍般的击败,狼狈不堪的撤退?

    这失利的消息若然传往邺城,传到袁绍的耳朵时,他那位本就对他不够重视的父亲,又会怎么看他?

    只怕,袁绍会更加疼爱器重袁尚吧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袁谭怒从心起,愤然喝道:“本公子什么身份,岂能向那寒门小贼示弱,速传号令,再调三千兵马上前增援,今日一战,只许胜,不许败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诸将不敢不从,压阵的三千袁军,很快被派上前线,袁谭麾下只余不到一千的亲兵。

    这三千生力军加入战斗,很快就起到了作用,袁军的败退之势被扼制,凭借着兵力上的优势,淳于琼指挥袁军,逐渐压制住廉颇的攻势,渐已开始反守为攻。

    眼见局势扭转,袁谭的脸上重新恢复自信优雅,冷笑道:“陶商,我早说过,就算你再狡诈,在我的绝对实力面前,也只能是螳臂挡车,跳梁小丑罢了,我看你还能支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壕沟南侧,压阵的花木兰等将士,也看到了己军攻势被反制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夫君,袁谭全军压上,形势开始对我军不利了。”花木兰凝眉提醒道。

    在陶商看来,己军的不利,却正是时机。

    “袁谭果然中计,全军压上,也该是使出杀手锏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冷笑,陶商眼眸一凝,杀气骤生,高声道:“点起号火,给徐盛发出信号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士卒们即刻动手,将早已准备好的三堆篝火点燃。

    片刻间,三道浓浓的狼烟冲天而起,方圆数十里都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紧接着,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最猛烈进攻的号角吹响。

    袁军西北方向的山林中,等候已久的徐盛,终于等到了那三道期盼已久的狼烟,年轻的眼眸中,瞬间燃起狂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决战的时刻到了,拿出你们本事来,让我们给猖狂的敌人致命一击,随我杀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徐盛手舞战刀,坐胯战驹,口中一声厉啸,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狂奔而出。

    两百藏于林中的骑兵轰然而动,杀出密林,追随在徐盛身后,组成楔形的冲击阵型,如同一柄黑色的巨矛,浩浩荡荡的从侧后方,向着那一面“袁”字帅旗冲去。

    铁蹄滚滚,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正自得意的袁谭,蓦的听到背后有喊杀声起,猛的转身一望,那优雅骄傲的脸上,刹那间被震惊错愕所代替,脑袋一下子嗡嗡作响,空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陶商的骑兵,陶商那小子,竟然在我的背后埋伏了一支骑兵?”袁谭脑海中嗡嗡作响,全都被惊愕却充塞。

    他的主力部队皆已派上前线,麾下只余不到一千亲兵,且无大盾长枪这等克制骑兵的准备,今被陶商铁骑从背后冲来,连结阵都来不及,焉能挡得住一冲。

    惊愕的袁谭,蓦的恍然惊悟,想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一连串战术,统统都只是陶商诡计中的一部分,为的就是诱使他将全部的兵力投入到战斗中,造成侧后方的空虚。

    然后,陶商的铁骑伏兵,就可以突然杀出,轻易的冲垮他的中军。

    中军一破,袁军纵有千军万马,群龙无首,也必不战而溃,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以弱胜强的奇谋!

    壕沟北侧,陶商注视着徐盛铁骑杀出,冷笑道:“袁谭,好好享受我送给你的这份大礼吧,给我把鼓敲的再响亮点!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鼓手们深受激励,手中木锤拼命抡动,把牛皮大鼓敲得震碎天地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袁谭麾下那一千亲军,面对狂冲而至的铁骑,已是陷入了惊慌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们中了陶商的诡计,这点兵力根本挡不住骑兵一冲,速速撤兵吧。”臧霸阴沉着脸,苦苦劝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袁谭,心中已被恐惧把占据,却仍存有一丝愤怒和骄傲。

    堂堂袁家大公子,就要这样败给陶商这个寒门之徒,被父亲亲视,被兄弟弹冠相庆,被天下人耻笑吗?

    在这关键时刻,袁谭心底涌起了几分强烈自尊,如烈火般烧焦了他的头脑,暂时烧去了心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我袁谭绝不能败给一个寒门之徒,绝不!”

    袁谭斥退了臧霸的劝说,枪锋一横,厉声道:“再敢擅退,立斩不赦,给我结阵迎敌。”

    袁谭的这份拼死斗志,稍稍感染了军心慌乱的士卒,一千余亲军士卒,匆匆忙忙的掉转方向,手忙脚乱的结成阵势,试图鼓起勇气迎击铁骑一冲。

    两百铁骑,在徐盛的率领下,已冲至八十余步。

    徐盛纵马如飞,杀气冲天,两百铁骑之士,咆哮怒吼,掀起漫空的尘土,如狂风暴雨般向前扑卷而去。

    仓促结阵的袁军士卒,在袁谭的喝令下匆忙放箭,然徐盛伏兵来得太突然,冲势太快,令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瞄准,只能仓促之际随手一箭。

    不足百余支箭矢,毫无准头的被射出,零零散散的向着陶军铁骑射去,这般散乱而至的箭矢,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杀伤力,一波箭矢倾至,命中者不及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一轮箭袭过后,袁军的弓弩手连放第二箭的机会都没有,陶军铁骑狂流,以风一般的速度,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力量,无可阻挡的辗了过来。

    瞬息间,伴随着震天动地的隆隆巨响,那锋利无比的巨矛,生生的撞入了袁军阵中。

    徐盛一马当先,手中战刀舞出道道流光,四面八方挥斩开来,在一阵兵器碎裂和肢飞血溅中,袁军士卒如稻草人一般被轻易的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追随在他身后的铁流滚滚,如决堤的洪水从缺口处涌入,刀枪无情的斩向慌乱的袁军。

    这一柄巨大的利矛,中央冲破,瞬间贯穿了袁军仓促结成的阵线,将一千惶恐敌军从中撕裂。

    然后,袁军崩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