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十二章 痛打落水狗

第四十二章 痛打落水狗

    铁骑狂冲之下,一千袁军再没有一丝的斗志,一哄而散,夺命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袁谭眼看着自家的将士,如过街的老鼠一般望风而退,原本优雅的脸,扭曲变形,惊怒难当,残存的勇气也顷刻间被击碎。

    他失败了,堂堂袁大公子,败给了陶商,被那个寒门之徒,无情的羞辱。

    残酷的事实就是如此,袁谭不接受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军已崩溃,速速撤往北面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臧霸焦急的大叫。

    袁谭却纹丝不动,尽管他明知不得不撤,但碍于面子却迟迟不肯动身。

    臧霸只得冲着左右亲军,厉声喝斥:“还不快将大公子带走,若是大公子有闪失,袁公必令你们这些亲军陪葬。”

    那些亲军们本是不把臧霸这个归降的泰山寇当回事,平时根本不会鸟他的命令,但这等生死存亡之际,他们却不敢不听,只得强行架着袁谭往北撤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不走,我要战死沙场,宁死不退!”袁谭叫嚷的愤怒,却并未真正的挣扎,一路叫骂着被亲军把自己架走。

    中军已破,袁谭败走,壕沟一线正在苦战的七八千袁军士卒,军心瞬间土崩瓦解,纷纷丢盔弃甲,败溃而逃。

    “该死,撤退,全军撤退。”不甘的淳于琼,挥舞着战刀大叫,拨马便逃。

    正面方向,狂杀狂冲的廉颇,瞥见敌阵之中,一员老将正落荒而逃,料想便是那个口出狂言,号称当世“廉颇”的敌将。

    廉颇血染的战斧一指,厉喝道:“淳于琼,你不是不把老夫放在眼中,要争廉颇之名吗,可有狗胆与老夫一战。”

    淳于琼被廉颇挑衅羞辱,恨到咬牙切齿,却不敢回头,只大叫道:“老匹夫,早晚本将会取你狗头。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狠话,淳于琼夹杂在败军中,埋头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廉颇挥纵四千步军狂追,徐盛率领两百骑兵,往来辗压方圆数里的战场,放眼望去,但见茫茫的袁军士卒,如无头的苍蝇一般乱撞,斗志昂扬的陶军健儿,驱赶在后,肆意的杀戮。

    由南至北,宽达百丈的地面上,已是为鲜血所浸,泥泞如暗红色的沼泽一般可怖。

    看着这得胜的场面,陶商长吐了一口气,内心中所积聚的压抑,也在这一刻终于得到宣泄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取得阳都之战胜利,获得魅力点3点,现有魅力值57,宿主麾下部将忠诚度提升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响起系统精灵熟悉的声音,陶商本来是挺兴奋,听到只提升了3点魅力值,却不由一愣,“怎么回事,上回我打败臧霸,还得了6点魅力值,怎么现在打败了实力更强的袁谭,才得了3点魅力值,你是不是算错了?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根据平衡性需要,系统设定宿主魅力值超过50后,获得魅力点难度系统增加。”

    我去,又是这坑爹的平衡性,这就跟游戏里打怪升级一样,新手村里随便打几个低级小怪,经验刷刷飞涨,一会功夫就连升几级。等到级数越高时,升级所需经验值就越高,每升一级都变得愈加困难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被你坑了不知多少次,也不差这一回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嘟囔抱怨着,心边里却依旧畅快,一场大胜击败了不可一世的袁家大公子一万大军,缴获无数军械旗鼓,足以扭转被动防守的不利局面,这场胜仗收获已经够多了。

    “全军追击,把袁谭给我赶出琅邪!”

    陶商拔剑大喝一声,在夫人花木兰的率着虎卫亲军保护下,亲自上阵指挥着诸道兵马,一路追穷不舍。

    袁谭不敢稍有停歇,损兵近五千有余,一路连逃四十里,一直逃到了东安城。

    逃往城中的袁谭,收聚败兵,收揽了近四千余众,惊魂方定,遂一面闭门自守,一面连派信使,去催促后续兵马前来增援。

    袁谭前脚入城,陶商后脚就率四千步骑,挟着得胜之势,追至东安城南,逼城下寨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方才立好,花木兰在帐外指挥亲军搬运随军用物,陶商在帐中没来得及喘口气,廉颇和徐盛便赶来相见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一场仗杀的可真是痛快啊,我从来没有想到,四世三公的袁家都得吃咱们的鳖。”徐盛一脸的兴奋,显然击败强大的袁军,远比击败臧霸这样的泰山寇,更让他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多亏你那及时赶到的两百骑兵,还有咱们廉老将军的妙计。”陶商赞赏的目光,看向廉颇。

    廉颇却不骄不躁,一派大将之风,又干咳起来,恢复了风烛残年的状态,仿佛战场上的杀戮,只是一支兴奋剂,只能够让他维持片刻的生龙活虎。

    “主公,此役虽胜,但袁谭还有万余兵续兵马,若待其援军赶来会回,重振声势,到时候仍是个棘手的对手,末将以为我们当速破东安城,夺取先机。”徐盛恢复了冷静,指着地图比划道。

    “袁谭虽败,却仍有四千兵马,我们想速破东安城,可没那么容易啊。”陶商凝望着地图,鹰目间浮现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兵法云,五倍之兵,方可攻城。

    现在陶商手头有四千兵,袁谭也有四千多兵马,想以这样的兵力攻破东安,表面看起来确实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廉颇连咳几声,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却道:“主公不必担心,老朽前日从东安撤出时,已料到会有今日的局面,故已事先埋下一步棋,现在差不多该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精神一振,饶有兴致的看向廉颇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廉颇遂是不紧不慢,连咳带喘的,将自己的计策,诿诿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陶商是越听眼睛越亮,不禁拍案叫绝,大笑道:“好你个廉颇,没想到这么深谋远虑,很好,就依计之计行事,今晚咱们就踹了袁谭那小子的被窝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花木兰掀起帐帏,步入了大帐,欲向陶商汇报安营的情况。

    却见此时的花木兰,一袭红色战袍,冷艳俏丽的脸上,还有几丝血迹,不及拭去,这般看去,冷艳之中,更添几分残酷之美。

    陶商心情正畅快着,瞧见自家夫人这动人的身姿,心头不由一荡,念火悄然而生,遂是摆手喝道:“你们都退下去,早做准备去吧。”

    廉颇和徐盛一拱手,又向花木兰行礼,尊称一声“夫人”,方是识趣的退下。

    陶商盘膝一坐,向着花木兰一招手,笑眯眯道:“夫人,过来,坐到为夫怀里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