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十四章 真是只老狐狸

第四十四章 真是只老狐狸

    入夜,月黑风高。

    就在四千袁军士卒惊魂方定,幻想着东安的城墙,阻挡住城外的敌军,好保护他们好好睡一觉时,他们却浑然不知,城外敌营中,四千陶家军将士,已借着夜色的掩护,杀气腾腾的逼近城池。

    夜色正浓时,陶商那年轻的身影,屹立在了东安南门之外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前,帐中的那场缠绵,仿佛给他重新注入了能量,令他精神无比抖擞。

    跟随在身边的花木兰,同样是荣光焕发,好似被雨露滋润的玫瑰,在这夜色中绽放的更加娇美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不时对看一眼,彼此暗笑,显然还没有从那场快活之中,完全的抽身出来。

    不觉,夜色更浓。

    陶商跃马上得丘坡,举目远望,月色残光映照下,沉睡的东安城就在几百步外,他甚至能够看清城头往来巡逻的敌卒的身影。

    老将廉颇,勒马提斧,如苍松而立,黑暗中,不时的听到他咳喘的声音。

    已经驻立了有半个多时辰,花木兰开始有些不耐烦,便问道:“廉老将军,你不是说有破城妙计吗,难道就是站在这里傻傻的看着敌城,直到把城墙看破?”

    “看来夫人是不耐烦了。”廉颇微微一笑,目光转向陶商,“主公,老朽看时辰也差不多了,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踹了袁谭的被窝,当下便一点头,高声喝道:“时辰已到,点起号火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三堆烽火点起,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,照得方圆数十里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东安城南门一线,城头值守的袁军士卒,很快就注意到了城外冲天而起的三道火光,借着烈火之光,他们也惊恐的发现,那黑压压如乌云遮日般陶家军,竟已逼至城前数百步。

    “敌军夜袭,敌军夜袭——”

    最先发现的哨兵尖声大叫,其余城头守军,都无不震动起来,转眼间示警尖叫声便大起,刺破了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“不得惊慌,准备迎敌,速去报知大公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指挥的校尉,正颤声大叫时,只见一道寒光从城下射上来,瞬间一支利箭穿透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那喷血的尸体,在袁军士卒震惊的注视下,惨叫着从城关栽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一支冷箭,不是来自于城外,竟是由城**出。

    城头袁军士们,顷刻间陷入惊愕之中,无人能想通,为何城内会有冷箭来袭。

    难道说,是友军不小心射错了吗?

    然后,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便将他们从错愕中惊醒。

    城内靠近城门一线,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两百人马,虽着平民服饰,却个个勇猛难当,从黑暗中一涌而上,杀向了守门袁军。

    南门一线值守的袁军只有五百余众,仓促之下,很快就被这两百“天降神兵”,杀得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一颗颗人头被斩落,城门两侧的袁军,被杀得分崩四散,这伙兵马一路狂杀,转眼就样上了城楼。

    寒光掠过,吊桥的悬索被斩断,那一道吊桥轰然而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城门口的守城之兵也被彻底杀散,震天的怒吼声中,东安南门那巨大的城门,轰然被推将开来。

    城门,已开!

    城外丘坡上,陶商清楚看到了城门处的那场乱战,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欣慰的笑容,感慨道:“我说廉老将军,你可真够‘老奸巨滑’的,提前这么久就布下了这一招伏笔。”

    廉颇只是一笑,他当然听得出来,陶商那一句“老奸巨滑”,其实是在赞他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城头敌军怎么自己杀起来了?”花木兰智谋不足,一时还没有看明白,自是一脸惊奇。

    陶商便笑着解释道:“夫人,你有所不知,咱们的廉老将军当初在撤出东安时,就暗中留了两百精锐,扮作百姓潜伏在城中,就等着今日发难,为咱们出其不意的夺下城门。”

    真相道明,所有人都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花木兰更是惊喜不已,一拍廉颇道:“廉老头,你这只老狐狸,真有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廉颇一笑,干咳过几声,豪然道:“城门已开,请主公下令,让老朽统帅全军,杀他个天翻地覆吧。

    廉颇就喜欢全权统帅兵马,哪怕是陶商在场,也要索要兵权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能统兵,我能御你,有你替我分担,我还省了心呢……”

    思绪翻滚间,陶商脸上浮现出了豪然之色,欣然喝道: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我就将三千五百主力的指挥权,统统都交给你,廉颇,去给我杀个痛快,杀出我陶商的威名去吧。”

    得到陶商赋兵权,刚才还风烛残年般的廉颇,突然间像被打了鸡血似,瞬间荣光焕发。

    猛回头,廉颇目光直射敌城,战斧一指,厉喝道:“陶家军的将士们,随老夫杀入东安,为主公荣耀而战——”

    怒啸声中,胯下黑驹四蹄发力,廉颇一人一骑,如黑色的闪电射去。

    身后,徐盛等三千五百步骑,轰然而出,如山崩地裂一般铺天而地杀出。

    怒涛般的喊杀之声,震动九霄,轰隆隆的马蹄声,天地变色,滚滚狂流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向着洞开的城门撞去。

    廉颇一马当先,越过吊桥,穿过城门,呼啸着率先杀入城中。

    随后的陶家大军,如冲破闸门的洪水,奔腾着灌入东安城,如狼入羊群,扑向了惊慌的守军。

    “夫君,那我们呢,就这么干看着吗?”花木兰热血沸腾,看得手痒难耐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今日一战,正要杀个痛快,你我夫妻岂能闲着,咱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夹马腹,也不往洞开的南门,反是向东面奔去。

    花木兰心中狐疑,猜不透自家丈夫深意,只得率五百亲兵,紧随而去。

    东安城中,一条鲜血铺就的杀路,已由南门一线,沿着宽阔的大道,飞快的向着县府所在的中心方向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怒发神威的廉颇,杀入城内一百多步时,前方才终于出现了援救的援兵。

    正自沉睡中的淳于琼,闻知南门有变,连衣甲都顾不得穿全,便急率千余兵马赶来增援,尚未赶到城门一线时,迎面正撞向汹涌而入的陶军。

    未及列阵,杀红了眼的陶军将士,就在廉颇的率领下,狂扑而至。

    “淳于琼,你不是要跟老夫争廉颇之名吗,咱们就决一死战,看看谁才是当世真正的廉颇!”

    廉颇一眼就认出那轻视他的敌人,暴喝声中,纵马如飞,手中战斧挟着怒涛之势,径向淳于琼狂斩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