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十七章 丧家之犬

第四十七章 丧家之犬

    异变突生,伏兵四起!

    自袁谭以下,臧霸和孙乾,也无不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却唯有被挟持的甘梅,绝望无神的眼眸中,瞬间闪过一丝惊喜的希望之色。

    两百袁军残兵,更是惊慌失措,顷刻间就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会有敌军?”袁谭脸色苍白,脱口一声惊呼,已完全失了贵公子的从容气度。

    臧霸蓦然省悟,急叫道:“末将早说过那陶商极是诡诈,他一定料到我们会弃城北退,提前派一军在此设伏,就为等着截杀咱们。”

    袁谭猛然间恍悟,这才惊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所走的每一步,竟然都在陶商的意料之中,自己简直如猴子般被陶商玩弄于股掌之中。

    堂堂袁家大公子,竟然再一次为陶商所羞辱!

    “陶商——”惊恨交加的袁谭,咆哮大叫,气得脸都憋红到要炸掉。

    就在他惊怒之时,伏兵转眼杀至,热血昂扬的陶军战士们,手中刀枪,无情的斩向那些惊惶的袁家军,疯狂的收割人头。

    片刻间,两百袁兵就被杀得鬼哭狼嚎,死伤大半,纷纷抱头逃窜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败势,袁谭终于害怕了,颤声大叫:“保护我杀出去,谁能护我脱困,本公子必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臧霸遂是拼死而战,率领一队亲兵,将袁谭和孙乾,还有那甘梅保护其中,一路向北狂杀,拼命的突围。

    陶商立时看出袁谭想逃,长剑一指,厉声叫道:“夫人,给我杀上去,休让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要你们死,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走!”杀到红眼的花木兰,一声清啸,手舞银枪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在她开路率领下,一队十余人的铁骑,斜刺里冲杀而至,顷刻将袁谭的逃跑队伍冲乱。

    骤变突生,臧霸保护袁谭冲在前边,却把倒霉的孙乾给抛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跟袁谭一脱节,孙乾立时被陶军堵住去路,冲不出去,只得大叫道:“大公子,救我,救我啊——”

    袁谭和臧霸听到求救声,猛然回头时,这才发现孙乾被抛在了后面,已经落下十余步之余。

    “我去救他。”臧霸勒住战马,就想回身去救孙乾。

    袁谭却猛的将他拉住,厉喝道:“敌军太多,你若回去救他,我们就都要被他拖累,速护送我走,已经顾不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臧霸身形一震,眼中不禁迸射出震惊之色,似是没有想到,被袁谭视为座上宾的孙乾,在关键时刻,竟会被这位袁家大公子这般轻易的抛弃。

    沉默了几个呼吸,臧霸无可奈何,只得一咬牙,将头转回,只能护着袁谭狂突,将孙乾的求救声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乱军中,孙乾眼见袁谭越走越远,根本于他不顾,不禁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被抛弃的他,只能靠着自己,拼命的拨马狂冲,想要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斜侧里,花木兰已经纵马杀到。

    随后跟来的陶商,一眼就认出了孙乾,心中的猜测终于得以验证,不由怒从心起。

    孙乾乃刘备麾下说客,如今却出现在袁谭军中,很明显是奉了刘备之命,前来结好袁谭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袁谭入侵琅邪之举,也完全是刘备的默认,甚至是刘备“所请”,为的就是借袁谭之手,除掉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怒火中烧,陶商看到孙乾就气不打一处来,喝道:“木兰,给我活捉那个姓孙的杂种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也认出了孙乾,夫君的仇人就是自己的仇人,二话不说,一声低啸,拍马拖枪直趋孙乾而来。

    孙乾武道低微,蓦觉杀气袭来,回头瞥去时,花木兰一袭红影,已横在了他跟前。

    惊恐的孙乾,甚至还来不及拔剑抵挡时,花木兰手中银枪已出,沉重的枪杆,拦腰就轰在了孙乾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一口老血狂喷而出,孙乾惨叫着捂着肚子,如断了线的风筝,从马上倒飞了出去,重重摔落于地。

    “把这货给我绑了,回头再处置他。”陶商拍马从旁抹过,也不屑多看一眼,大叫道:“木兰,我们继续追,别让袁谭那厮溜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齐头并进,携手挥军掩杀,踏着袁军的尸体,一路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前边狂逃的袁谭,原还指着孙乾能稍稍拖延一下陶商的追击,却没想到孙乾这么不中用,连一招都撑不下去就被击落马下,陶商和他那武力了得的小贱人,很快就迫近上来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追兵已在十余步外,袁谭心惊胆战,眉头一皱,大喝道:“臧霸,我命你率余军留下来阻挡陶商,掩护我撤退。”

    这号令一出,臧霸不由神色大变,愕然的惊望向袁谭。

    如今他身边只余不到三十余人,身后陶商追兵却有数百,纵使他武力再高,又岂能以一己之力,独挡这么多追兵,此刻若是停下来拒敌,就等于往火坑里跳,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敌众我寡,我焉能挡得住啊。”臧霸当即叫道。

    袁谭却狠狠瞪他一眼,怒斥道:“这是本公子的将令,军令如山,你难道敢抗命不成!”

    臧霸脸色铁青,咬牙切齿,刀疤上涌起悲愤之色,他很清楚,袁谭这是要牺牲了他,来为自己的逃跑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长叹一声,臧霸只得一咬牙,拨马转身,摆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,舞枪迎向追兵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办法,身为泰山寇败兵,老窝被陶商所夺,被迫投奔袁谭,已经是寄人篱处,处境艰难。

    今若违背袁谭的军令,就算能逃过一劫,事后袁谭秋后算账,又岂饶得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回头迎战陶商追兵,虽然凶险,但若能险中得胜,倒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他是别无选择,只能拼死一战。

    三十余名残存的亲兵,在臧霸的带领下,折返回身,朝着陶军追兵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。

    花木兰领军杀到,两百多精锐的陶军亲兵,一顿的狂冲,便将残存的敌军杀了个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倒是臧霸怒发威势,横在路中央,一杆大枪舞动如风,连斩数名试图冲过来的陶军,凭着一己之力,竟为袁谭拖延了些许时间,让袁谭得已逃远。

    “泰山贼,敢挡姑奶奶的路,我要你脑袋。”发怒的花木兰,一声厉喝,纵马舞枪杀向了臧霸。

    “夫人小心,这厮武力不弱,你若力不从心,不必跟他缠斗,直接围杀了他便是。”陶商叮嘱一声,挥军从战团旁斥过,继续追击袁谭。

    前方出,袁谭已经逃出了二十余步,身边只余下甘梅一骑。

    甘梅见左右已无人,便想夺马而逃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休想逃,你是本公子的玩物,本公子绝不会把你丢给陶商那小子。”袁谭看穿了甘梅想法,伸出手来就要夺她马缰绳。

    甘梅忍无可忍,童颜掠起一抹恼色,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竟是一咬牙,拔下头上簪子,愤然向袁谭的手掌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