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十八章 甘皇后

第四十八章 甘皇后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,袁谭急是将手抽回,只见掌心竟已被戳出了一个血窟窿,鲜血一股股的往外翻涌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你竟敢伤我,我要你的命!”惊怒的袁谭,万没有想到甘梅这个弱女子,竟然敢愤起反抗,甚至还敢这样重伤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四世三公的名门公子,你就是个无耻之徒,呸!”甘梅嗔骂了他一句,将血淋淋的簪子一扔,夺过缰绳强行勒住了战马。

    被一个女人所伤,接着又被羞辱怒斥,堂堂袁家大公子,何曾受到过这般窝囊气,袁谭瞬间被激得怒发冲冠,气到甚至连手掌的痛疼也浑然忘了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我要你的命!“袁谭拨剑在手,当即准备勒马回身,去斩杀甘梅。

    袁谭方自回头,蓦然瞧见身后陶商已率军追近,倘若他回身去杀甘梅,杀是杀得了,势必要被陶商追上,陷入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“可恨,陶商,我是不会把那小贱人留给你享受的!”袁谭暗骂一声,不敢拨马回身追杀甘梅,却卸下弓箭在手,一面拨马继续前行,一面反身一箭射出。

    一箭破空而去,直奔甘梅后心。

    甘梅只顾着逃跑,哪料到身后会有冷箭袭来,只顾驱马狂奔。

    正面追来的陶商,蓦见一名“女童”迎面而来,正自奇时,抬头猛的撞见袁谭竟然要放箭射杀那女童,想也不想,大喝一声“小心”。

    咫尺间,箭锋已至,甘梅被陶商这么一喝,吓得身儿猛的一震,向旁偏了三分。

    正是这一偏,本是指向她后心的利箭,偏过她要害分毫,射入了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一声凄婉的惨叫,甘悔吃痛万分,一时痛得头晕目眩,双腿夹不住马腹,顺势向旁栽去。

    关键之时,陶商正好策马而至,两骑相交时,他及时一伸手,将身子歪斜的甘梅,接到了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再想追击时,却因这片刻的耽搁,袁谭已逃出三十步之远,这样的距离,再想追也追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袁谭,算你无耻,连女人都能用来做挡箭牌,这回就饶你一条狗命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暗骂几句,勒住了胯下战马,停止追击,低头向怀中那“女童”看去,只看一眼,却瞬间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洁白如玉,宛若含苞待放花蕾般的孩童之脸,让人一看便会以为这脸的主人纯真无暇,稚气未脱,却又是个美人胚子,长大后必绝美双。

    然而,再往下看,陶商却看到了两座如同耸立入云的巨峰,其挺拔,其高耸,甚至让陶商怀疑,她若是站立起来,低头之时,是否能看到了自己的双脚。

    “童颜巨峰啊……”陶商的脑海中,瞬间迸出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样的女人,只会出现在穿越前那个时代的爱情动作片中,却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一千八百年前的汉代撞见,这不禁让陶商有点怀疑,是否是那个坑爹的系统良心发现,给自己悄悄的安排了福利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……你是谁?”怀中的甘梅颤栗喘息着,几乎用哼吟的腔调的问道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疼痛中苏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,那个男人还正眼神异样的盯着自己,不禁羞意大作,惨白的脸庞竟也染上了一层酥红的晕色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意识到,怀中这女子还受了箭伤,看箭锋的位置似乎还伤得不轻,自己这个时候胡思乱想,显然有点不太厚道。

    “我乃琅邪国相陶商。”陶商将她身体侧放,尽量避免触动伤口。

    “陶商?你就是那个赶走泰山寇的陶大公子?”甘梅一声惊呼,虚弱的眼神中,闪过一丝受宠若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正是我。”陶商微微点头,“不知姑娘芳名,那袁谭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“民女甘梅,本乃东安甘家女儿,谁想今晚那东安县令为讨好袁谭,以我家人做要胁,逼我去服侍袁谭,后来那袁谭被国相你打得败逃,想要把民女一并掳走,适才我用簪子扎伤了他,想要趁机逃走,谁想他竟会对民女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早听说袁谭好色,自打下青州以后就极是骄奢,四处搜刮美女供其享乐,搅得青州士民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让陶商没想到的是,袁谭竟然这么猴急,刚刚才打了败仗,方自逃到东安,就忙着要强掳民女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“甘梅,她说她的名字叫甘梅,莫非她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鄙视袁谭之余,蓦然间想起了这个甘梅的身份,她不就是历史上刘备的甘夫人,阿斗的亲娘,蜀汉的那位甘皇后么。

    他记得刘备在当徐州牧时,纳了两位夫人,一个就是那糜贞,另一个便甘氏。

    传闻这甘氏肌肤如玉,整个人如玉雕琢而成,如今怀中甘梅肤色如雪,岂不就跟玉人一般,不是她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刘备,你的一位夫人因为跟我有婚约,不能嫁给你,你的另一位夫人又被我救,现在就躺在我怀里,这可真是讽刺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这边冷笑感慨时,怀中的甘氏却因气息消耗,伤口太过疼痛,已经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救人要紧,先回东安再说。”陶商神思收敛,急是拨马而回,这样原奇女子若就这般香销玉陨了,实在是可惜,非得救活她不可。

    策马奔回战场,此时战斗已结束,袁谭的几百亲兵已被杀了个精光,臧霸也被五花大绑,竟然被生擒。

    陶商这倒是奇了,要知木兰的武力并非臧霸对手,怎这般轻易就把他活捉。

    再看徐盛也在,陶商便明白这必是他与木兰联手,将臧霸拿下。

    “臧霸,你跟我作对这么久,现在终于落在我手中,还有什么话说。”陶商俯视着灰头土脸的俘虏,冷冷质问道。

    臧霸瞪了他一眼,胸膛一挺,长叹一声道:“陶商,你用兵如神,我臧霸落在你手里也无话可说,要杀要剐,随你的便。”

    “想死,没那么容易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摆手下令将臧霸押解回城,再作处置。

    臧霸便被一众亲兵,连拖带扛,押往东安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们在拼死拼活,你却还有闲情掳了一个美人,你真是好雅兴啊,哼……”花木兰瞧见了他怀中的甘梅,染血的俏丽顿生几分妒色,小嘴一扁,不满的讽刺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