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十章 踢你个狗吃屎

第五十章 踢你个狗吃屎

    徐盛和花木兰他们,突然间痛昏死过去?

    陶商吃了一惊,也顾不得将死的甘梅,三步并作两步就大步奔回了正堂。

    “哎哟,痛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,怎么回事,痛得要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被鬼上身了吗,怎么突然间这么痛啊。”

    正堂中,众将们已经东倒四歪的瘫倒在了地上,一个个哭天喊地的嚎叫,有许多人已昏倒过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怎么会突然这样?

    “木兰!”陶商从愣怔中清醒,几步扑到了花木兰身边,将她扶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却见原本活蹦乱跳的花木兰,此刻已是昏死过去,脸色苍白如纸,斗大的汗珠刷刷的从额头上滚下去,嘴唇都有些发紫。

    再看徐盛,情况也差不多,也是嘴唇发丝,脸色惨白,而且比花木兰看起来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再环视大堂,只见大大小小的将校们,凡是参加了这场庆功宴的军官们,统统都是同一副症状,只是轻重缓急有所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唯有廉颇却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此时的廉颇依旧风烛残年的样子,但却没有半点病痛之状,正深皱着眉头,察看着突发病状的同僚们。

    “廉老将军,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我才离开了一会功夫,大家伙为什么就变成了这副样子?”陶商冲着廉颇喝问道。

    廉颇走上前来,将一碗未饮尽的残酒端在了陶商面前,沉声道:“所有在场的人都突然发病,唯有老朽无事,而且看他们的症状,应该是中了毒,毒就在这酒中。”

    酒中有毒!?

    陶商看了一眼那碗酒,再环扫一眼众将,联想起诸般线索,蓦然间省悟。

    腹痛,嘴唇发紫,这跟中毒的迹象很像,除了参与宴会的将官们之外,负责侍奉的士卒们却屁事没有,就说明这毒在饮食之中。

    廉颇滴酒不沾,所有人当中只有他没饮酒,而适才陶商自己因为甘梅之事提前离开,也没有动酒杯,现在又只有他二人无事,就说明这毒正是下在酒中。

    “谁有这么大能耐,竟然能瞒过所有人耳目,在这么多的酒坛中同时下毒?”陶商一脸狐疑。

    廉颇干咳几声,喘息着道:“这些酒坛就堆积在堂中,谁能有本事当着这么多人的眼睛,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酒中下毒,所以老朽怀疑,是酒中事先就已被下了毒。”

    “事先被下了毒,莫非……”陶商眼眸一动,蓦然想到什么,急喝道:“速传医官,为夫人和众将官解毒,再把孙乾那厮给我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营中七八名医官,迅速赶到现场,为众人治毒。

    片刻后,灰头土脸的孙乾,跟着被押解了进来。

    步入大堂,孙乾看着四周的乱象,嘴角不禁微微上扬,钩起了一抹暗自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细微变化,又岂逃得过陶商的眼睛,更加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陶商便先按下怒火,沉声喝道:“孙乾,你这个老匹夫,你老实交待,是不是奉了刘备之命,暗中跟袁谭勾结,想要借袁家之手害我?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还需要多此一问么。”孙乾依旧是一张老好人的笑脸,却又道:“不过我要阐明一点,玄德公并非是‘勾结’袁家,而是联合袁氏,共同剿灭了你这个徐州祸患。”

    孙乾终于承认,却还要为刘备脸上贴金,非要把“勾结”,说成是“联合”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仁义的刘玄德,我先父将州牧之位传给了他,他不知感恩,却几次三番,不择手段的要置我于死地,甚至不惜勾结外敌,他还真是够仁义啊。”陶商讽刺道。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讽刺,孙乾却无丝毫愧色,反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之势,高声道:“仁有大仁小仁,义有大义小义,你处心积虑,深藏不露,留着你早晚会祸起萧墙,到时徐州内乱一起,不知有多士民要遭殃。玄德公胸怀大仁大义,为了一州士民的安危,自然要牺牲小仁小义,要将你提前除掉,而今看你的诸般表现,玄德公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,你确实是个大祸……”

    孙乾洋洋酒酒一番话,公然美化刘备的所作所为,把陶商听的是怒火中烧,越听越来气,不等他把话说完,便一跃而起,大步下阶。

    “祸你奶奶的奶奶!”

    孙乾一个“祸”字尚不及出口,陶商口中一声怒骂,飞起一脚便狠狠的踢在了孙乾的脸上。

    孙乾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脸上瞬间添了一道鞋印,腾空而起,被踢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三步之外,摔了一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陶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,一个箭步又冲过去,大脚板抡将起来,一脚接一脚的朝着孙乾身上脸上狠狠踩去。

    “老子让你奶奶的玩文字游戏,你们他奶奶的一帮伪君子,先咬定老子是祸患,没完没了的想害死老子,幸亏老子够聪明,每次都挫败了你们的阴谋,你们这帮伪君子自己把琅邪搅得死了那么多人,你他奶奶的还好意思放马后炮,吹捧刘备的决定的是英明的,英明你娘的小菊花,老子明明是被你们逼的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边踢边骂,把这几个月来积压在心底的怒火,统统都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士卒们,甚至是廉颇都看傻了眼,没想到陶商竟会这般暴粗口,还如此的残暴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,说打就打,说骂就骂,倒也算是真性情……”惊愕之余,廉颇却微微点头,流露出些许欣赏。

    也不知踢了多久,陶商把愤怒宣泄一空,总算是痛快了许多,方才停脚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孙乾,这几十脚下去,已被踢得是鼻青脸肿,满身是血,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宿主对孙乾实施残暴,获得残暴点10,宿主现有现暴点10.”

    脑海中果然及时响起了系统提示音,又从孙乾的身上搜取到了残暴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被痛揍的孙乾,却反而讽刺般的大笑起来,嘴里喷着血嘲笑道:“陶商,你就算打死我也没用,你的将官皆已中毒,无人能替你领兵,到时候袁大公子大军复来,你依旧难逃一死,你终究也不是玄德公的对手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果然是袁谭在酒中下肚。”陶商验证了自己的猜测,气愤之下,又狠狠踢了孙乾几脚。

    孙乾却吐着血,得意的狂笑道:“袁谭哪有这等智谋,还不是我灵机一动,料定你必会用这些遗弃的酒来庆功,便在撤出东安之前,先在酒中下毒,没想到你果真中计,真是天要亡你啊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,没想这孙乾如此狠毒,明着打不过自己,竟用下毒的下作手段。

    陶商怒从心起,拔剑在手,作势就要杀孙乾。

    “主公,是我们一时疏忽,中了他们的毒计,事已至此,杀了他也没用,留他一条狗命,将来或许还有用处。”廉颇及时上前劝道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压住怒气,长剑归鞘,将那医官首领叫来,问他救治情况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此毒毒性太过猛烈,我等医术不济,只怕无力回天啊,除非华神医在此,否则谁也救不活主母和诸位将官。”医官首领满头大汗,惭愧的答道。

    他这回答如惊雷轰落,轰得陶商身形猛然一震,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孙乾,听到医官所言,却喘着气大笑起来,仿佛自己阴谋得逞,等着看陶商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华佗,若是华佗这个神医在的话就好了,可惜根本没有时间去找他,难道我要看着木兰他们活生生被毒死却无能为力吗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暗暗咬牙,眼眸中燃烧着愤慨与不甘。

    蓦然间,他那愤怒的眼神中,却闪过一丝恍然省悟的精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