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十一章 召唤神医

第五十一章 召唤神医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我打开英魂名单,调出我能够召唤的古代神医英魂。”陶商集中意念,向系统精灵下令。

    那首领医官不是说了,只有华佗在场,才能救木兰他们的命,华佗医术是神,但古往今来,神医可不止华佗一位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扣除转换消耗值,宿主最终可获得56残暴点,经过筛选处理,宿主可召唤神医扁鹊英魂,其各项数值为统帅30,武力29,智谋50,政治40。”

    扁鹊啊,那可是春秋战国时的神医,医术之高明,似乎还在华佗之上,陶商记得他上学语文课本里,好象就有一篇关于扁鹊的文章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扁鹊消耗残暴点这么少,我早应该召唤出来,随时带在身边,防患于未然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阵兴奋,看着扁鹊那低价的数据,有种白捡了个便宜的兴奋,想也不想就向系统精灵命令道:“还等什么,把仁爱点统统都转化成残暴点,然后给我把扁鹊召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仁爱点转化完毕,宿主现有残暴点56,无法召唤扁鹊英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陶商大吃一惊,当场就火了,“不能召唤你把他调出来干什么,你坑爹啊,扁鹊最高一项智谋也不过50,我有56个残暴点,为什么不能召唤?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扁鹊存在隐藏属性‘神医’,宿主想召唤扁鹊,除所需残暴点之外,还需额外消耗3点魅力值。”

    隐藏属性?

    还要消耗魅力值?

    陶商顿时就郁闷了,如果这个系统精灵是个实体站在他面前的话,此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,把那坑爹的家伙按在地上一顿暴打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再黑点吗,老子辛辛苦苦打了半天仗,死了多少个弟兄,好不容易才挣到3个魅力点,尼玛你召个医生,就全都给拿回去了,你奸商啊。”陶商极度不爽,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黑,这是维持系统平衡,具有隐藏属性的英魂,往往具有改变局势的能力,如果系统允许随便召唤,极其容易破坏系统平衡,导致系统崩溃,从科学角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给我打住,别给我再普及你的平衡,我都听了几百遍,都快听吐了。”陶商没好气的打断了系统精灵的长篇大论,无奈道:“你的系统你做主,要扣魅力值就扣吧,别废话,赶紧把扁鹊给我召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点不爽,但若能召唤出千古神医,救了木兰他们,挽回眼下的危机也算大赚了一笔,况且神医也不是一次性消费品,以后带在身边总归还有用处。

    至于那3个宝贵的魅力点,大不了以后再挣就是了,陶商嘴上不愿承认,心里边却很清楚这笔买卖他是赚到了的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仁爱点全部转换完毕,宿主现有仁爱点0,残暴点56,魅力值60,召唤英魂后,宿主将余残暴点6,魅力值57。召唤即将开始,请宿主为英魂选择肉身。”

    陶商深吸了一口气,环视一眼众人,将那名医官首领,召至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跪下吧,本相有话跟你说。”陶商命令道。

    那医官首领一脸茫然,还以为陶商要怪罪他救治无功,顿时面露慌色,忐忑不安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便伸出一只手,按在了他的头顶上,郑重其事道:“本相坚信,以你的医术,足以救活这些人,本相现在为你改名‘扁鹊’,希望你鼓起信心,以扁鹊般的神奇医术,救治这些中毒之人。”

    医官首领越发糊涂,不明白自家主公,为何会突然说这样的话,还要为自己改名扁鹊。

    正当中心中茫然,开口想要说话时,蓦然间便僵固在了原地,瞬间石化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请宿主保持与肉身接触,否则召唤将失败,现在开始载入英魂,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又响起系统精灵熟悉的倒数声,陶商就那么一动不动的,在一双双不解的眼神注视下,死死的按着肉身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二……一……载入完毕,恭喜宿主英魂召唤成功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。

    陶商松了一口气,收回手来,再次审视那具原本平庸的肉身,立刻就看出来,他的气质已经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原先那不自信的表情,已是烟销云散,取而代之的,则是云淡风轻,自信从容的气势。

    只见他缓缓站起来,双眸中闪烁着仁慈之光,轻轻掸了掸衣袍上的灰渍,微微一拱手,淡淡道:“扁鹊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看那自信的气度,看那眼中的仁慈之光,果然是一代神医扁鹊上身成功。

    陶商心中一喜,当即令道:“扁鹊,主母和众将官的毒就交给你了,别让本相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稍作片刻,且看属下略施手段。”扁鹊自信的回应,潇洒的一个转身,挟着一身道风仙骨般的气质,走向了已昏过去的花木兰。

    他先是为花木兰搭脉,诊查了一番她的诸项体征,然后又将那有毒之酒拿来,细细的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大堂中一片安静,所有人都以怀疑的眼神,注视着这个被陶商赐名“扁鹊”的医官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以为你给他改个名,他就真有扁鹊的医术,能起死回生了吗,笑话,真是天大的笑话啊,哈哈哈——”奄奄一息的孙乾,又哈哈大笑,肆意的嘲讽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!别吵!”陶商看着他就厌恶,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孙乾嘴上,踹了他满嘴的泥巴。

    大堂中重新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扁鹊做完了所有的检查,向陶商拱手道:“禀主公,鹊已诊查完毕,主母和诸位将官的毒并不难治,鹊只需略施针灸之术,再开一剂解毒的方子,喂他们服下,相信不出一个时辰,便可解毒。”

    陶商长松了一口气,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落下,兴奋道:“那还等什么,赶快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扁鹊遂是提笔写下一方,令其他医官依方配制解毒药,扁鹊则取出金针,先从花木兰开始,为其用针镇毒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孙乾又缓过了劲来,抹干净嘴上的鲜血,以一种看笑话讽的刺目光,冷眼看着扁鹊,仿佛在等着看这个“冒牌”扁鹊牛皮吹破,花木兰毒发身亡后,陶商那痛彻心扉的痛苦之状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转眼一个时辰已过。

    孙乾看着看着,那讽刺得意的表情,却忽然间如潮褪去,转眼间,一张惨不忍睹的脸,便被无尽的惊愕所袭据。

    花木兰醒过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