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十二章 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脚

第五十二章 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脚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花木兰嘤咛一声,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,幽幽的睁开了眼睛,薄唇缓缓张开,脸蛋上的紫色已渐渐褪去,隐隐已恢复了几丝血色。

    “木兰,你终于醒了,可吓死为夫了。”陶商一脸惊喜,将花木兰冰冷的双手紧紧握住,温柔的将她小心翼翼扶起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了,怎的方才还好好的喝着酒,却忽然腹痛的紧,痛着痛着就没了知觉?”花木兰眸中尽是茫然,显然不知道自己已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回来。

    陶商遂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,将前因后果,都如实的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花木兰恢复了些许气力,听过陶商的解释,不由怒从心起,咬牙骂道:“这些杂种竟这么卑鄙,打不过夫君你,竟想出这么龌龊的毒计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,咱们有扁鹊这样的神医,就算是死人他都能救活过来,我倒很想看看,袁谭知道他的毒计落空后,会是怎样一种气急败坏的表情。”陶商看向了趴在地上的孙乾,鹰目中毫不掩饰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几步之外,趴在地上的孙乾已经整个人凝固,一张脸定格在了震惊错愕的一瞬,仿佛看到了鬼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个冒充扁鹊的家伙,怎么可能轻易就解了我的毒,姓陶的麾下,不但养了一帮武力高强的游侠,竟然还养了一位神医,这些奇人异士,怎么可能臣服于他这样的纨绔废物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孙乾满脑子都被数不清的“问号”所充斥,匪夷所思的表情中,更是涌动着一丝丝的震怖。

    他对陶商的轻视,正在一寸寸的瓦解,正在被震惊与畏惧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孙乾,看来连老天都在帮我,你现在做何感想?”陶商冷笑道。

    孙乾从震惊错愕中,稍稍的缓过了几分神,强抑住心中的震怖,颤抖着冷哼道:“陶商,你休要得意,就算你的这些走狗没有被毒死又如何,你以为你真能打得过袁家吗,迟早你还是要死在袁大公子手里,迟早——”

    “死鸭子就会嘴硬,很好,我就先留你一条狗命,让你看看到底谁会死在谁的手里。”陶商一挥手,喝令将孙乾拖下去,严加看管。

    孙乾这厮虽然可恶,杀了他却反而便宜了他,倒不如留着让他生不如死,从他身上每月收取残暴点。

    再则孙乾乃刘备心腹,知道许多刘备与臧霸,与袁谭勾结的内幕细节,留着他或许还有用处。

    孙乾被拖走,扁鹊则继续为将官们解毒,一个时辰后,徐盛等二十多位将官,皆已苏醒了过来,余下的就只是多加休养,才能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救回来的那位甘小姐的呢,她还活着吗?”花木兰已经能站起身来,却想起了甘梅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震,这才想起甘梅还躺在后院里,只余不到半天的性命,既然扁鹊被召唤了出来,说不定连她的命也能一起给救了。

    陶商遂令将木兰等人,扶回房中休息,他却带了扁鹊,直奔后院。

    步入房中,转过屏风,走近床榻,陶商再次回到了这位童颜巨峰的“甘皇后”身边。

    那稚嫩如花蕾的容颜,衣衫包裹下,那巨硕无比,形如两个巨型肉包子般的双峰,看得陶商是惊心动魄,禁不住暗暗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怪不得袁谭那家伙,在逃跑这等要命的时刻都要带着她,这等童颜巨峰的美人,世所罕有,只看一眼就能勾起男人的欲念,换作任何一个男人,恐怕都不会舍得把她丢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陶商啊陶商,人家都半死不活,马上就要断气了,你怎么还有闲情琢磨人家的身体,你有没有点同情心啊,至少也等救活之后,再琢磨不迟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猛摇了摇头,屏去了脑子里的杂念,便令扁鹊去给甘梅诊视,瞧瞧能不能救活她。

    扁鹊始终保持着一身道风仙骨的气质,不慌不忙的为甘梅诊查了一番,方才捋着胡须淡淡笑道:“这位甘姑娘箭伤的颇重,眼下只剩下了一口气,不过还有得救,只是需要花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陶商松了口气,这等奇女子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可惜,没想到袁谭和孙乾的毒计,反而救了她一命,不然自己也不会想起要召唤扁鹊来,这样看来,反而是得了好处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竭尽所能,尽力的救治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便安排扁鹊为甘梅治伤,所有官医都听他号令,自己则退出房外,挨个又去探视徐盛等诸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觉已是入夜。

    花木兰等人身体虽还有些虚弱,毒性却已尽解,已经能够聚在一起议事。

    “主公,袁谭虽然败退,但他还有后续一万大军,不可小视。老朽以为,大家伙虽然吃了点苦头,却也得到一个机会,或许可以杀袁谭一个措手不及,一举将其击垮。”廉颇话话中带话,苍老的脸上掠起几分诡色。

    花木兰几人还在茫然,一时领悟不了,陶商的眼眸一转,蓦然间涌现兴奋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传令下去,今日扁鹊解毒之事,务必要保密,谁敢泄露半个字,必军法处置。再给我对外放出风声,就说诸将皆已中毒,不省人事。”陶商干脆利落的连下号令。

    花木兰和徐盛二人,听着陶商一番号令,二人对视一眼,方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廉颇咳了一阵,笑道:“主公随机应变之快,老朽佩服。

    这时,会意的徐盛,却拱手道:“主公这道计谋,固然可以向袁谭示弱,令他主动前来进攻,只是光靠这些障眼法就想完败袁谭,只怕还不够,毕竟,我们兵马数量这个软肋无法解决,想再用上一次的手段击败袁谭一次是没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凝,站起身来,踱步于堂中,思绪翻滚如潮。

    半晌后,陶商脚步停下,转身面对众人时,嘴角已扬起一抹诡绝的冷笑,“既然不够,那我们就再加一把火,烧了袁谭的屁股,来人啊,把臧霸和孙乾给我带上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