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十五章 成功君主必备神器

第五十五章 成功君主必备神器

    “人家才刚刚捡回一条命,这么乱动心思不太厚道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暗暗责备过自己,深吸一口气,屏弃杂念,从容步入房中,微微笑道:“甘小姐,我适才已问过扁鹊神医,他说了,你的伤已无性命之忧,只消多休息几日就可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陶国相救民女一命。”甘第一见是陶商来了,童颜上立时涌满了感激,挣扎着撑起身子来,想要拜谢。

    “甘小姐你伤势未愈,躺着别动。”陶商几步上前,想要将她按下。

    这时甘梅已经撑起了半边身子,怎奈身子还虚弱,没什么力气,手臂一软,嘤咛一声,身子就向榻外软了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眼急手快,一步冲了上去,匆忙伸手相扶。

    这一扶不要紧,他一只手是扶住了甘梅的腰,另一手却无意识的扶到了甘梅那半边巨硕无比的傲峰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感觉自己的手,仿佛陷入了一团巨大无比的面团中,竟是深深的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舒服……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对象甘梅产生情爱,宿主获得仁爱点10,宿主现有仁爱点10。”

    脑海里突如其来响起的提示音,反倒把陶商从瞬息间的失神中叫醒,他这才发觉自己正以一个很“轻薄”的姿势,扶着人家甘梅。

    再低头一看甘梅,却见那张稚嫩的童颜,已是晕色如霞,羞意浓浓,如水的明眸中,流淌着丝丝缕缕的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陶国相……”甘梅见他不动,颤声提醒,却不敢正眼看他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彻底清醒过来,另一只手赶紧从巨峰上抽走,轻轻的扶着她侧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甘小姐不必客气,你是琅邪子民,我身为琅邪国相,救你是应该的。”陶商干咳几声,很快恢复了从容淡然。

    甘梅脸上红潮渐褪,剧烈起伏的双峰,波动也慢慢变缓,羞意稍祛,方柔声细语道:“如果不是陶国相,民女即使不死在那袁谭手中,也会被他掳走,不知要被他如何**,陶国相对民女的恩情,民女没齿难忘,若有机会,就算做牛做马也要报答陶国相。”

    做牛做马?

    这么独特的奇女子,又是历史上的刘备的“甘皇后”,怎么舍得让你做牛做马呢。

    陶商看着一脸感恩的甘梅,耳听着她言辞恳切的报恩之言,忽然想到,如果娶了这甘梅,会不会象花木兰那样,也会获得联姻附加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陶商立刻集中意念,向系统精灵命令道: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甘梅的数据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甘梅统帅20,武力23,智谋35,政治30。”

    看完甘梅的数据表,陶商就没那么兴奋了。

    她的各项数据都这么低,没一项是超过70的,按照系统的设定,陶商就算是娶了她,也无法获得联姻附加值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她还是没有花木兰性价比高啊,不过就算没有联姻附加值,至少多了个获得仁爱点的渠道,而且,这样童颜巨峰的奇女子,感觉一定很**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对象甘梅虽然四维均低于70,却拥有隐藏属性‘幸运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连甘梅也有隐藏属性,还是什么幸运,幸运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一个君主最终能否成就霸业,首先要确保他有足够的运气,不被流矢、暗箭等意外所杀,或者在失败逃跑时,成功机率会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汉高祖刘邦,本来会在鸿门宴被项羽杀死,在之后的几次危难中,也差点丧命,最后却都奇迹般的存活下来,就是因为他的妻子吕雉拥有隐藏属性‘幸运’,刘邦因此拥有远好于常人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听完系统精灵这番解释,陶商顿时又重新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明白,为什么历史上的刘备屡战屡逃,从最北边老家幽州,一路逃了大半个天下,一直逃到了最南边的荆州,几次险象环生,最终竟然神奇般的活下来了,还建立了蜀汉帝国。

    原来赶情是刘备娶了甘梅,有“幸运”这个联姻附加属性加持,才能遁术超强,跟顽强的小强一样,怎么打都打不死。

    至于历史上的曹操、李世民,朱元璋这样的牛逼存在,传闻也几次死里逃生,恐怕也都跟他们娶了拥有“幸运”属性的老婆有关吧。

    这个“幸运”属性,还真是神器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甘梅对我这么感恩,如果趁机提出纳她为妾的话应该不成问题,到时候气运加身,就更多了一层保险了,嗯,就这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跟拥有隐藏属性的女子联姻,需消耗15点魅力值,宿主魅力值将下降到45,介时将有极大可能造成廉颇和臧霸忠诚度下降,请宿主慎重考虑。”

    陶商脑子里边正兴奋着呢,突然间被系统精灵泼了一头的冷水。

    “靠,又要消耗魅力值,而且还要15个,你也太黑了吧,你知道我赚15点魅力值得有多难吗?”陶商火了,用意念向系统精灵狂吼。

    “基于系统平衡原则,这样的设定是必须的,宿主也可以不经由系统,自行与对象甘梅进行联姻,只是不会获得联姻附加属性。”

    平衡啊,又是这坑爹的平衡原则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羸了。”陶商无奈的叹了一声气。

    榻上的甘梅,眼见陶商一会发呆,一会又兴奋的暗笑,这会又叹起了气,不禁瞧得睫毛眨动,一脸奇色,小声的问道:“陶国相,你怎么了,是民女哪里说错话,若你不高兴了吗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外堂响起了花木兰的声音:“夫君,斥候急报,袁谭的一万大军已至十五里外,我们该按计划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袁谭已到!

    陶商所有的杂念,瞬间消散,精神立刻警觉起来,轻吸一口气,向她淡淡笑道:“你怎么会惹到我呢,我刚才正在想着怎么收拾袁谭,你且好好休息吧,等我把袁谭那杂碎捉来让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下意识的伸出手来,在甘梅那云霞未褪的稚嫩俏脸上,轻轻的抚了一抚,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这般亲昵的举动,顿时令甘梅微红的脸畔,再添几分晕色,心跳陡然又加剧起来。

    当她回过神来时,陶商年轻的身影,已经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陶国相又要跟袁谭开战了么,那个袁谭势力极大,不知这一次,陶国相会不会是他的对手……”甘梅那红酥酥的脸蛋上,悄然添了几分担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