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十七章 一念之间

第五十七章 一念之间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臧霸走的时候忠诚度不是还有30么,怎么才几天功夫,就降成了0,这也降得太谱了,坐滑梯啊。”陶商大吃一惊,冲着系统咆哮。

    “对象臧霸投降宿主时,有被迫成份在内,因此忠诚度存在虚高。宿主不经巩固就放走臧霸,宿主对其威慑力消失,所以对象忠诚度迅速下降。”

    听完系统精灵的解释,陶商有点傻眼了,完全没有想到,忠诚度还有这样的窍门在里边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指望着臧霸临阵能给袁谭反戈一击,所以他才敢大胆的以弱敌强,敢跟袁谭进行决战。

    照目前这形势,臧霸忠诚度已经意外的降到了零,也就是说叛与不叛只在一念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臧霸背叛了他,那这场战役他是必输无异,恐怕这里就是他的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就算我临阵退缩,袁谭趁势掩杀,我这几千辛苦凑起来的兵马,也统统得覆没不可,到时候还是死路一条,老子就赌他娘的一回!”

    陶商暗暗一咬牙,眼神中已再无顾虑,只余下决死一战的誓死决毅。

    “徐盛何在!”决意已下,陶商一声暴喝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。”徐盛慨然应道。

    陶商长剑向右一指,厉声道:“我命你率一千兵马出击,迎击敌军右翼高览所部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徐盛得令,挟着一身热血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如铁,再喝道:“花木兰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……不!末将在!”花木兰横枪在手,冷艳的脸上杀机如火。

    “我命你率一千兵马,从左侧进攻,只许进,不许退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。”花木兰跃马提枪,直奔斜阵而去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锐利的目光,陶商射向了风烛残年的廉颇,厉喝道:“廉颇听令,我命你率两百骑兵,两千步军正面出击,给我冲垮文丑的前军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廉颇咳了一阵,方喘着气道:“是生是死,今天老朽就为主公你杀个痛快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廉颇苍目陡然一凝,仿佛瞬间被打了鸡血一般,杀气熊熊而起,拍马提斧,直奔前军而去。

    战鼓声起,喊杀冲天。

    那震天动地的杀声中,蕴含着陶军将士,对入侵之敌积蓄已久的愤怒,终于在这一刻可以尽情的宣泄。

    决战之时已到。

    “杀尽敌寇——”

    前军处,廉颇挥斧怒喝,当先纵马杀出阵去。

    蓄势已久的两千步骑将士,隆然而动,两千轻骑如一道巨大的利箭,向着迎面两倍的袁军扑去。

    左右两翼,“花”字和“徐”字的战旗,突然间被树起,花木兰和徐盛二人,各统一千精锐之士,挟着熊熊的怒火,向着敌人杀去。

    陶商已孤注一掷,拿出了他所有的家底,先发制人向袁军发动全面冲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敌阵中,当袁谭看到陶军竟抢先裂阵发动攻击,不由眼神微微一变,现出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紧接着,袁谭就看到,陶军两翼竟然出现了“花”字和“徐”的将旗,分明是花木兰和徐盛二将领兵。

    花木兰和徐盛不是都被毒酒毒死了吗,怎么还可能出现在这里领兵。

    袁谭的脑海中,瞬间迸出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旋即,却被他的自信击碎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袁谭不屑道:“陶贼只是虚张声势而已,不必在意,全军裂阵,给我迎上去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袁军阵中的鼓战立刻变化,由平缓变为急促。

    前军文丑大枪一挥,四千前军轰然裂阵,也加速呐喊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左翼的高览也几乎在同时间裂阵,两千精锐决堤的洪流,汹涌无比的袭卷而出。

    袁谭志在必得的目光,转向了右翼的臧霸所部,只等着臧霸也裂阵冲锋,他的一万大军就可以全面辗压,一举击垮垂死挣扎的陶商。

    右翼处,臧霸的刀疤脸已阴沉如铁,紧握大枪的手,骨节咯咯作响,几欲碎裂。

    “大哥,袁谭的号令已经发出,咱们到底要帮谁啊?”身边的孙观,焦虑不安的催问道。

    臧霸看了一眼“陶”字大旗,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东安城中所经历的一切,孙乾的字字句句都回荡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怒火渐起。

    再回头看一眼那面耀武扬威,高高在上的“袁”字大将,他很快回想起,自己在袁营之中,所受到的种种轻视。

    还有,前番一战,袁谭是如何为了保住自己性命,牺牲他的画面。

    随后,怒火便狂燃到极点,如熊熊岩浆,喷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刘备那伪君子背信弃义,想要害我,袁家上下都视我为贼寇,瞧不起我,我臧霸铁铮铮一条汉子,岂能再为他们卖命,全军转向,随我杀了袁谭!”

    臧霸决意已下,一声狂烈咆哮,拨马转身,直奔袁谭中军杀去。

    孙观唯臧霸之命是从,更无半点犹豫,挥纵着两千泰山军,临阵倒戈,追随着臧霸,突然改向中军杀去。

    形势突变!

    正在冲锋的一千袁军中军士卒,万万没有料到,他们的右翼友军,竟会临阵倒戈,突然间就向他们杀来。

    措不及防之下,袁军根不来不及转向应对,甚至还没缓过神来时,就被臧霸挥军杀至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一千中军便被击破了阵形,被杀得血流成河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倒戈的臧霸,看着自己气势昂势的中军,顷刻间土崩瓦解,袁谭整个人已石化在了马上。

    脸上的优雅与高贵,从容和自信已灰飞湮灭,残存的只有无尽的骇然与惊怖。

    “臧霸,竟然会临阵倒戈!怎么会这样,他怎么敢这样?”

    袁谭已彻底被震撼,蓦然间才明白,自己再次中了陶商的诡诈,竟被陶商和臧霸二人玩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陶商的部将根本就没有被毒酒毒死,臧霸也早已投降陶商,前番归来,种种所说所为,只不过是为了羸得他的信任,让他误以为自己毒计已成,全无忌惮的挥军将来跟陶商决战。

    而陶商,便在这关键时刻,令臧霸给他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的诡计!

    “我的毒酒之计,怎么可能被识破,臧霸那狗贼,怎敢这般戏耍我?”

    袁谭整个人已石化僵硬,脑子被震骇和不可思议所充斥,失魂落魄,竟已完全失了分寸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的陶商,眼见臧霸如约发动,终于长松了一口气,年轻的脸上,掠起一抹欣慰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这一次稍有失算,实在是凶险万分,成败只在臧霸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不过,臧霸最终还是选择了忠于他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敌军已乱,不趁势破敌,更待何时,给我活捉袁谭!”陶商兴奋如狂,大喝一声,率领着仅有的几百亲兵,也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已倾军而出,他要用血与火还报袁谭对他的入侵和轻视。

    “活捉袁谭——”

    “活捉袁谭——”

    四千将士斗志大增,豪烈的吼声回荡在天地之间,直令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僵化凝固的袁谭,被这震天的吼声震醒,残存的意志已是土崩瓦解,只余无尽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撤退,全军撤退——”精神崩溃的袁谭一声沙哑大吼,拨马便想走。

    “袁谭,你逃不了,把命留下!”

    怒啸声中,一将杀破乱军,直奔袁谭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