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十八章 巅峰武者对决

第五十八章 巅峰武者对决

    袁谭吓了一跳,猛然回首,却见孙观正挟着一腔怒火,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孙观从臧霸口中得知,这位袁大公子为了保命,竟然不惜牺牲他大哥的性命,却还欺骗他说臧霸是为保其突围才失陷于陶军。

    孙观早对袁谭恨之入骨,今随臧霸兵变,直接就奔着袁谭杀来。

    转眼孙观杀到,袁谭不及多想,只得举枪相迎。

    两骑相撞,二人战成一团,一时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袁谭中军被冲破,臧霸临阵倒戈,撤兵的金声又响起,数重打击之下,袁军斗志已是土崩瓦解,纷纷掉头败退。

    而在右翼方向,徐盛率领的一千陶军,已当先杀至。

    徐盛手舞战刀流光四射,锋芒过处,数不清的敌人毙命于枪下。

    身后陶军将士踏过,一条血路转眼间将敌军彻底击溃。

    正中间处,老将廉颇已撞入敌丛中,斧舞如风,千斤之力四面轰击,一名名惊恐的袁军士卒被撕碎,斧刃过处,数不清的肉块漫空而落。

    袁军不是死就是伤,不是伤就是陷入惶恐,如何能挡住廉颇一冲。

    转眼间,来不及撤退的几千袁军,便被撕成了两半,陷入全面瓦解的态势。

    随后而来的陶商,眼见廉颇怒发神威,看得是热血沸腾,催动将士们不断向前辗杀。

    而在左翼处,花木兰身披着赤艳如火的披风,一头的青丝用一根红色的丝带扎着,风吹过,长发一片火红在飞舞,如一朵风中绽放的带刺玫瑰,一路杀过,将数不清的敌卒刺死。

    左翼军与中路军会合,全面辗杀敌军。

    杀红了眼的陶军将士,斗志更是达到了顶点,齐声狂吼,一路狂杀。

    交战不过多时,一万袁军已是兵败如山倒,全线瓦解崩溃,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横冲直撞的廉颇,一眼于乱军中,瞟见了那面“文”字大旗。

    那破败的大旗下,一员虎熊的敌将,正喝斥着部下,做着顽强的抵抗。

    那员敌将,就是陶商口中,颇为忌惮的河北上将文丑了。

    强敌在前,廉颇胸中战意更烈,长啸一声,拍马向着文丑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乱军中的文丑,很快也发现了廉颇,但见那一员须发皆白的敌将,手中一柄大斧如劈波斩浪一般,无人可挡的杀向自己,武艺着实了得。

    身处败势中的文丑,明知该当撤退,但那强烈的自尊心,却反使他血性大作。

    “听闻陶商麾下有一个冒充廉颇的老卒,武道威不可挡,今天我文丑就会一会你这老匹夫。”

    文丑神威怒发,低啸声中,坐下战马疾射而去,迎着廉颇狂撞上去。

    手中大枪如电,平举于前,狂澜巨浪似的劲气迅速的凝聚,形成一束旋转放射似的涡流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廉颇长啸一声,手中巨大的战斧如磨盘般扫出,掀起一道宽阔的无形斧幕,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力量横推而来。

    两道流光迎面袭至,所过之处,无可阻挡,强烈的劲风竟将周围丈许的士卒如蝼蚁般掀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枪与斧瞬间相撞,金属交鸣之声响彻原野,巨响的余音在所有人的耳鼓中震荡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文丑只觉山崩地裂般的巨力,顺着大枪灌入身体,竟是搅得他气血翻滚。

    “这老匹夫的武力,竟然不在我之下,陶商那小子,竟然能自己栽培出这等强悍的武将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文丑的眼中,瞬间闪过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第一招走过,廉颇同样也感到胸中气血震荡,那强悍之极的冲击力,仿佛沾水的皮鞭,直抽得他血气翻译滚,五腑激荡。

    自被陶商召唤以来,廉颇败臧霸,擒淳于琼,可以说是纵横琅邪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眼下与文丑交手,他才知道陶商为何要提醒他,不可小视这位袁家大将。

    文丑的武力,绝非淳于琼等土鸡瓦狗,93的武力值,竟然在略他廉颇之上。

    心虽有些震动,廉颇却毫无所惧。

    勒住战马,廉颇战斧一指文丑,豪然笑道:“年纪轻轻就有这等武道,了不起,老夫难逢敌手,今日与你战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文丑却虎目一瞪,傲然道:“老家伙,你武道也不弱,可惜不好好在家养老,偏要出来找死,文某就取你老命。”

    文丑暴喝一声,纵马如风,瞬间已如铁塔般横在廉颇跟前,手中大枪挟着刚猛无比的力道,狂刺而出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千万别小看老人。”

    廉颇老当益壮,一声自信的冷笑,手中战斧挥舞而出,再迎强击。

    哐~~

    又是一招交手,斧锋与枪芒上溅起耀眼的火星。

    两人身形均微微一震,胸中气血激荡,五腑涌动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,旋即激战在了一团。

    劲风四扫,刃气冲天,只将周遭地面刮出道道沟痕。

    刃风掀起漫天的尘地,四五丈之内都能被那外散的压迫力所波及,左右激战的两军士卒生恐被误伤,只有本能的向外退缩开来。

    层层叠叠的斧风枪影,如狂澜怒涛一般,一波接一波的攻出,每一招出手都是当世绝顶的武招。

    滚滚战团中,二人尽展生平所学,转眼交手三十余合,却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然而,武将的交手,依仗的不单单是自身武道强弱,更要依仗一股“气势”。

    陶军眼下大胜,气势如虹,廉颇借着得胜军势,越战气势越盛。

    袁军却全线崩溃,势衰已极,让文丑越战越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身边的袁军士卒不是被放倒,就是落荒而逃,要么就是伏地求降,败势已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而陶军士卒却纵横战场,肆意的狂杀,愈战愈勇,喊杀之声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文丑苦战不下,气势渐落下风,心中焦躁,额头悄然已浸出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“廉老将,木兰来助你杀此贼!”清厉的喝声中,花木兰策马舞枪,从斜刺里杀前而来。

    “文子勤,救我——”乱军之中,又传来袁谭的求救声。

    文丑心头一震,偷得空隙寻声望去,惊见袁谭在孙观的攻势下,已被逼得手忙脚乱,而在几步之外,臧霸也杀破乱军,正向袁谭杀去。

    以袁谭的武道,连孙观都斗不过,面对臧霸和孙观的夹攻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形势对文丑来说,已到了最危急的关头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改日文某再取你老命。”

    文丑急于去救袁谭,也顾不得什么颜面,抢攻几招逼退了廉颇。

    接着他跳出战团,拨马便望袁谭方向杀去,口中大喝道:“泰山贼,敢伤我家公子,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