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十九章 骂我夫人的下场

第五十九章 骂我夫人的下场

    文丑飞马而来,从侧后直奔孙观。

    手中一杆大枪如电刺出,掀起狂澜怒涛般的力道,卷起血腥的尾尘,直取后背。

    正压迫袁谭的孙观,蓦觉身后杀气袭来,急是回马转身。

    抬头时,蓦见文丑已如铁塔般撞来,那一枪快如闪电,势如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孙观心中一慌,不及多想,只能倾尽全力回枪相挡。

    哐——

    一声金属嗡鸣,一道鲜血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文丑的枪锋,轻松的突破了孙观的战刀防御,刺穿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孙观的武力值只有70,不过是当世二流武将,文丑93的武力值,却位列当世绝顶。

    两人武道相差太远,只一招间,文丑便秒杀孙观。

    大枪一收,斗大的血窟窿赫然现出,大股大股的鲜血往外翻涌,孙观捂着胸口闷哼一声,便是栽倒于马上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“文丑,敢杀我兄弟,我要你命!”臧霸眼见孙观被秒杀,咆哮怒吼着拍马赶到。

    手中大枪疾舞如风,层层叠叠的枪影如狂风暴雨般,无情的轰向文丑,每一枪皆用尽全力,要为孙观报仇。

    “叛贼,也敢在本将面前逞狂,我就一并取你狗命。”文丑却将臧霸的狂攻之势视若无物,冷哼一声,枪锋一抖,反手挥荡而去。

    锵锵锵!

    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中,文丑只单手持枪,轻轻松松就化解了臧霸最强的一轮狂攻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双手一握战枪,反手一式“怒荡千军”,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染血的枪锋疾射而,快如雷霆一般,瞬间便穿过强弩之末的臧霸枪势,狠狠戳中了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臧霸一声痛哼,肩头鲜血已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80的武力值,不出五合,竟已被文丑所伤。

    这一幕,正在狂奔赶来的陶商,看得是清清楚楚,既揪心臧霸的生死,又惊羡于文丑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几招间,轻松的杀孙观,伤臧霸,这等强横的武力,怪不得可以跟颜良并称河北双雄!

    “这样牛逼的人物,武力比廉颇还厉害,若能招到我麾下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缺人才的陶商,看着文丑就像看一道稀有的美味佳肴,两眼竟是冒出了“谗光”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意识到,文丑收入麾下可能性极低,再迟一步,臧霸倒是极有可能死于文丑枪下。

    陶商猛然清醒,大喝道:“廉老将军,给我救下臧霸!”

    不用他提醒,廉颇已杀破乱军,追至了文丑身后,臂上青筋暴涨,手中开山斧挟着碎岳的力道,一招“泰山压顶”,狂轰而下。

    文丑正欲取臧霸性命,惊觉廉颇袭来,眉头一皱,只得回枪一横,倾力相当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震天的激鸣中,两具身躯皆是剧烈一震,气血翻滚激荡。

    “文丑,老子跟你拼了!”臧霸见援手杀手,精神振作,疯了一般,不要命的招式狂轰向文丑。

    廉颇也威风抖擞,撼天碎地的斧式,如漫天袭落的惊雷般,铺天盖地轰向文丑。

    文丑的威势就此被压制,在二人的夹攻下,转眼陷入全面的被动,根本再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助我一臂之力,我们杀出重围。”情急之下,素来自恃的文丑,也只能大叫着向袁谭求救。

    廉颇武力跟他不相上下,再加上一个臧霸,他必败无疑,唯有袁谭出手才能助他击破对手攻势,他主臣二人才能双双逃走。

    逃过一劫的袁谭,正欲挺枪上前相助文丑,忽然间眼眸一转,一咬牙转身便走,头也不回的叫道:“文丑,速速撤退,我们在前面会合。”

    袁谭吓破了胆,竟抛下文丑独自逃走。

    “想溜,没那么容易,木兰,给我拿下他。”从后追至的陶商,厉声大叫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花木兰已从斜向袭来,手纵银枪,借着战马狂冲之力,运起生平力道,直击袁谭。

    袁谭只顾着狂奔,哪想到斜刺里会再杀出花木兰,惊觉之时那一袭火红之影已撞面前,惊恐的袁谭不及多想,几乎是本能的抬枪相挡。

    哐——

    猎猎的金属激鸣声中,袁谭大枪脱手而落,整个人凌空而起,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竟——”

    半空中的袁谭,“竟然”二字未及出口,花木兰已策马追至,硕大的枪杆自上而下,朝着袁谭的肚子就狠狠的轰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”的一声沉闷撞击声,袁谭一声惨叫,口吐着白沫被从半空击落,重重撞在了地上,紧跟着又是“咔咔”脆响,不知肋骨撞断了几根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你竟敢伤我,你个贱人……”

    撞落地的袁谭,痛的连爬都爬不起来,却仍满嘴喷着唾沫星子,万般恼羞的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堂堂四世三公的家世,名满天下的袁绍之子,自打娘胎出来时就养尊处优,何曾有人动过他一根毛。

    如今他却被花木兰一介女流,打得骨头不知断了几根,这等羞辱,这等伤害,深深的刺激到了袁谭的尊严,竟令他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此时,陶商已率领着一往亲军,从后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耳听着袁谭骂自家妻子,陶商就气不打一处来,翻身下马,随手夺过亲兵手中铁锤,抡将起来,朝着袁谭的左腿就狠狠的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骨头断折的脆响,袁谭的左边小腿,应声被砸断。

    然后,战场上便响起一声杀猪般的嚎声,袁谭抱着那条断腿,撕心裂肺的嚎叫,原地打起了滚。

    “让你敢骂我夫人,你再给骂一句试试,你骂一句我就砸你一锤子,你想再断条腿还是断胳膊,尽管开口。”陶商把铁锤在袁谭身上比划着,随时准备再下狠手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”

    袁谭痛到要死,愤怒到就要吐血,却被陶商狠辣的手段吓到,憋到嘴边的污言秽语,却偏偏不敢再出口。

    “滴……系统扫描宿主对袁谭实施残暴,获得10残暴点,宿主现有残暴点16。”脑海里响起了熟悉的系统提示音,残暴点又到手。

    十几步外,正自苦战的文丑,一眼瞥见袁谭落马,残存的战意旋即跌落谷地。

    情知大势已去,再见必死无疑,文丑只能暗叹一声,强攻几招逼退廉颇和臧霸,拨马望着东北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臧霸和廉颇欲再追,陶商见臧霸浑身是血,伤得不轻,廉颇也气息连喘,体力大耗,这等状态再强行追下去也没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虽是走了一个文丑,但此役大破袁军余下一万兵马,活捉袁谭,已经完成了既定目标,收获丰厚之极。

    “穷寇莫追,鸣金收兵吧。”陶商果断下令,目光射向打滚的袁谭,“把袁大公子给我拖回城去,该是跟他好好谈谈心的时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