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十章 自食其毒

第六十章 自食其毒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获得决战胜利,魅力值上升2点,宿主现有魅力值62。”

    辛辛苦苦大战一场,杀的倒是痛快,才获得了2点魅力值,这系统也够抠门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击败袁谭这种不平的对手,能够获2个魅力值,已经算是不错,陶商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    押解着袁谭,挟在大胜之威,一路还往东安城。

    一路上打扫战场,斩敌近三千之众,俘获两千袁军,缴获的兵器旗鼓堆积如山,几乎可以武装一支五千人的军队。

    陶商听着部将的汇报,愈加的意气风发,已经开始筹谋着掉转兵锋,跟刘备算总账的计划。

    大军入城,径归县府。

    方才踏进大堂,臧霸身子一晃,再也支撑不住,当场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宣高!”陶商赶紧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他细一看,陶商才发现,臧霸全身上下竟然被文丑刺了有七八枪,有几处还刺极深,也难为他竟硬撑着不说,一直撑到了回城。

    “主公,老臧我怕是撑不住了,等哪天你要是杀了刘备,别忘了给我烧柱,告诉我一声,我死也就瞑目了。”臧霸气息奄奄,连话都快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我军能胜,全是你的功劳,放心吧,咱们有神医扁鹊,你死不了的,等你伤好了,咱们一块宰了刘备。”

    陶商宽慰了他几句,当即令将臧霸抬下去,传扁鹊速去为他救治。

    “幸亏提前召唤了扁鹊,要不然这么一员大将,就这么白白的死了,那我可亏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暗自庆幸着,大步坐回上首,喝令将袁谭带上来。

    此时已近傍晚,火把照亮整个厅堂,陶商高坐于上,花木兰率亲卫雁排两翼,徐盛等险些被袁谭毒酒害死的将官们,皆列于侧。

    片刻后,几名亲军将折了一条腿的袁大公子,像拖死猪一样,粗鲁的拖了上来,狠狠扔在阶前。

    袁谭铁青着脸,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,忍着腿折之腿,用单腿支撑起身体,怨恨的目光,狠狠的向陶商瞪去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如刃,也冷冷的射向袁谭。

    四目相撞。

    从陶商眼中发出的,那令人窒息般的杀机,令袁谭感到了一阵的寒意,身子禁不住的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瞬间,袁谭有种如芒在背的错觉,不敢正面相对,下意识的将目光移了开来。

    陶商就那么冷冷的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出身高贵,四世三公的袁家大公子。

    轻视他,瞧不起他,以为能像掐死一只蚂蚁般,轻松灭了他的狂妄之徒。

    无故入侵他的地盘,攻掠他的城池,荼毒他的子民的可恶侵略者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自恃高贵的家伙,却以失败者的身份,一身残躯的站在他的阶下,战战兢兢的连看不不敢看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一个字,爽!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痛快的笑,一言不发,尽情的欣赏袁谭紧张不安的失败者嘴脸。

    袁谭则颤巍巍的立在那里,表情充满怨恨,脸色狰狞可怖,却不敢正视陶商的目光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袁家大公子虽然还硬撑着气势,心里边却害怕得紧。

    “我说袁大公子,你以为你可以轻松的弄死我,现在落到这步田地,不知你作何感想。”陶商终于开口,冷笑着讽刺道。

    袁谭脸色愈加铁青,遭受到这般言语上的“羞辱”,恨得他是咬牙切齿,羞愤满腔。

    冷哼过一声,袁谭再次强撑起胆色,昂起高贵的头,不屑的瞟向高坐于上的陶商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承认我是小看了你,但你要知道,你击败的仅仅只是我袁谭,而非我袁家这棵参天大树,你可知道,得罪了我袁家,得罪了我父帅,你会是什么下场吗!”

    袁谭没有求饶,反而是仗着袁家的庞大实力,竟然公然的威胁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左将徐盛诸将,无不盛怒,皆恨不得冲下去,将这自以为尊贵之徒,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。”陶商却也不怒,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袁谭冷哼一声,声调提出了八度,“你还不明白吗,你的实力跟我袁家比起来,只不过是沧海一粟,你若是敢动我,我父亲一怒之下,大军兵发琅邪,灭了你简直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袁谭见陶商不怒,还以为被他唬住,对他袁家实力有所忌惮,神情气势开始愈加嚣然起来。

    花木兰按剑在手,冷艳的脸上,怒火顿燃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的有点怕怕了呢。”陶商嘴巴一缩,故作畏惧状。

    袁谭神情越发的傲然起来,抽出丝帕拭了拭脸上血渍,冷笑道:“不过你也不用害怕,只要你能放了我,我自会收兵还青州,说服我父帅不会再对琅邪用兵,算是对你识相的奖励,你看怎样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是想得美,竟然妄想让陶商放了他。

    “夫君,让我宰了这个嚣张的杂种,把他剁成肉片喂狗。”花木兰忍无可忍,愤怒的骂道。

    徐盛等诸将官们,个个也怒不可遏,眼珠子都在喷血。

    袁谭身形一震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表情又变得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摆手,制止了花木兰的冲动,轻声喝道:“来人啊,把酒给我袁大公子拿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左右亲兵很快将一坛酒拿来。

    这酒都给自己拿上来了,分明是要化敌为友,陶商这般举动,无疑是被他给唬住了。

    袁谭心中暗喜,脸上慌意顿消,表情立时又得意起来,笑道:“陶商,你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,早知如此,当初又何必跟我作对,早些归降了我,我保你在我袁家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以为是的袁谭,陶商嘴角掠起讽刺的冷笑,“袁大公子,这是你当日留下的一坛毒酒,现下我就用它来好好款待款待你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袁谭脸色骇然惊变,万万没有想到,看着陶商不动声色,一副笑脸,竟然动了杀心,要用毒酒弄死他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疯了吗,你敢杀我,我父亲岂会饶得了你,你好好想清楚!”袁谭急是沙哑的大叫,连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动于衷,目向徐盛,冷冷道:“文向,就劳烦你动手,把这坛好酒给咱们高贵的袁大公子灌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徐盛巴不得如此,痛快的一声答应,兴奋的就跳下堂前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喝令左右军士,把惶恐的袁谭按住,再把他的嘴巴给撬开。

    袁谭手脚被束缚住,嘴巴被强行撬得大张,只能“唔唔”的乱哼哼,拼命的挣扎扭动,脸色吓得苍白如纸,斗大的汗珠子刷刷从额头上往下滚,连眼珠子都快吓得弹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杂碎,这毒酒把老子痛得死去活来,差点就没命,今天就让你也尝尝那滋味。”

    徐盛骂了一声,酒坛子提起,悬在袁谭的脸上往下一倾,大股大股的酒水便倾泻而出,汹涌的灌向了袁谭的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