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十二章 天下第一大诸侯

第六十二章 天下第一大诸侯

    陶商收降臧霸,大败袁军,生擒袁谭,赫赫功绩威震徐州。

    他用一场大胜,再次深深的震撼了徐州士民,在他们的心中,又添了一份沉甸甸的份量。

    受到震动的不仅仅是徐州一地,消息很快就遍传青州,接着又传入了冀州。

    河北震动。

    堂堂袁绍大公子,手握两万雄兵,有文丑此等上将为辅,挟着新夺青州的威势南下,却在小小一个琅邪折戟,兵败被俘。

    而生擒他的,更非什么名满天下之辈,竟然只是陶谦一个不名一文的儿子。

    袁氏之名,就这样被陶商这个无名之辈,沉重的打击了一回。

    如此不可思议的战绩,如何能不叫两州士民震动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邺城,更是令这座冀州的首府,陷入了哗议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两万大军,竟然被那个陶什么的几千兵马打败了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陶商陶谦的儿子,陶谦就是因为他无能,才把徐州牧的位子传给刘玄德,现在看起来,这个陶商一点都不像是无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人说袁公一直不喜欢大公子,所以才会把他外放青州,只把三公子带在身边,这回大公子败给一个无名之辈,只怕在袁公面前要更加失势了。”

    “袁公刚打了胜仗,还没来得及庆祝,大公子就吃了败仗,还被人家生擒获,真是丢人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邺城的大街小巷子,人人都在风议着这场实力悬殊,但结果却大出意外的战争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宿之间,陶商这个原本陌生的名字,便成了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邺城士民对陶商的议论,竟是盖过了刚刚获胜的袁绍,成了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平民百姓,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主题。

    两天后,袁绍班师还往邺城。

    就在十天前,袁绍刚刚击败了令人头疼的黑山军,同时收到消息,被公孙瓒所杀的幽州牧刘虞旧部,相继举旗反叛,袁绍正打算趁着这个机会,再次北攻公孙瓒。。

    就在袁绍踌躇满志之时,他却意外的收到了青州兵败,长子袁谭被俘的惊人的战报。

    为此,袁绍不得不暂延了北上用兵计划,匆匆忙忙的赶回了邺城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,正堂。

    袁绍端坐于上,俯视着手中那道最新的情况,喜怒不形于色,看不出他心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堂下,那些文臣武将们却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支持三公子袁尚一派的审配等河北士人,自然是都在责怪袁谭轻敌,兵败被俘,破坏了大局,有辱袁家门风。

    支持袁谭的郭图等汝颍士人们,则在极力的替袁谭开脱,甚至不惜把袁谭的兵败被擒,归咎于文丑高览等部将的不用命。

    两派人争执不下,甚至是吵得面红耳赤,袁绍却一言不发,任由他们争吵。

    似乎,他在有意纵容两派的敌对。

    吵了半晌,袁绍将手中帛书,往案几上一扔,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堂中,众幕僚立刻闭嘴,顿时雅雀无声。

    袁绍眉头微微一皱,沉声道:“显思竟败于一个无名小卒手中,还兵败被擒,实在是有辱我袁家威名,活该他受此一难。”

    袁绍话中,责备之意已是明显。

    审配等河北士人,无不暗自得意,多是一副看笑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他再怎么犯错,也是我袁绍的儿子,我岂能坐视不顾。”袁绍忽然话锋一转,“我已决定,趁着公孙瓒无暇南顾时,亲自率军去一趟青州,把显思解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原本失落的汝颍士人们,听得袁绍此言,无不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“主公,眼下幽州内乱,公孙瓒后院起火,这正是咱们大举北伐,南北夹击一举击灭公孙瓒之时,此等天赐良机,主公怎能不顾大局,却反要去青州呢。”

    纵然是袁尚一派的人也知道,袁绍素来最顾念骨肉亲情,听得袁绍要去救袁谭,便无人敢劝,唯有田丰站了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袁绍脸色立时一沉,不悦道:“显思纵然再有不是,也是我袁绍的血脉骨肉,我若置他的生死于不顾,岂非形同禽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主公,大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再说了!”

    袁绍一挥手,喝断了欲要再劝的田丰,一脸决然道:“我意已决,先救显思,再北上灭公孙瓒,就这么决定了,明日我就率军出发。”

    田丰无奈,也只能暗自叹惜。

    大军休整一晚,次日,袁绍便率领着两万大军,昼夜兼程赶往青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姑幕城北,大营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都是咱们的细作,从冀州青州送来的情报,你看看吧。”花木兰抱着一堆帛书,兴冲冲的步入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夫人你念便是,我听着,来,坐到这里念。”陶商抬头笑望向她,拍了拍自己的大腿。

    花木兰脸畔顿生微晕,白了他一眼,笑嗔道:“又不正经了,这里这可是中军大帐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夫妻情趣,又没外人,害什么羞。”陶商一笑,伸手将花木兰拉向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花木兰嘴上虽然抱怨,身子还是半推半拒的被他拉过去,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她便只好按下羞意,嗔怨了陶商几句,将那一封封帛书情报拆开,一一念给他听。

    耳听着那一封封密报,陶商目光沉静如水,心中却渐起波澜,眼神中不觉闪烁出几分年少轻狂的得意。

    他不光在徐州,在冀州一带也安插着不少眼线,随时留心着天下各地的形势,这些眼线们便将“敌控区”士民对他生擒袁谭的反应,以密报的形势送来。

    花木兰念出的这些情报,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:

    天下震惊。

    陶商,那个曾经不名一文,陶谦的废物儿子,如今正随着生擒袁家大公子这件“壮举”,声名遍传天下,令那些不知道他的人,第一次听到他的威名,让那些轻视他的人,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这正是陶商想要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名气,在这个乱世之中,也是极重要的一项资本。

    “现在天下人都知道你的威名了,我看谁还敢再小瞧我的夫君。”花木兰看着那些情报,不禁也为陶商深深的自豪,冷艳的脸庞间,尽是欣慰的笑意。

    妻子的开心和自豪,让陶商更加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成就感,心情畅快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青州急报。”正当这时,徐盛神色凝重,匆匆步入大帐中。

    他一入帐,正好撞见花木兰坐在陶商腿上,夫妻二人亲昵的样子,顿时尴尬,赶紧把头低了下去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花木兰脸蛋顿是一红,忙是从陶商腿上起身,尴尬埋怨的白了陶商一眼。

    陶商却是一脸从容,淡淡一笑,摆手道:“有什么急事,说吧。”

    徐盛干咳了几声,方拱手道:“青州细作急报,袁绍已亲率两万大军进入北海国,三日之内便将进抵高密一切。”

    袁绍亲统大军前来!

    这个消息,着实惊人,令花木兰也是身儿一震,脸上羞晕之色立消,眼中掠起惊异。

    陶商却丝毫不为所动,仿佛早有所料,只冷笑道:“早听说袁绍是个慈父,最疼爱儿子,果然名不虚传,很好,那我就会一会大名鼎鼎的袁本初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