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十五章 逼袁绍让步

第六十五章 逼袁绍让步

    “敢动我主试试。”廉颇也不甘示弱,开山斧一横。

    文丑见死敌挑衅,怒火更烈,大枪一指廉颇,骂道:“老东西,前番饶你一命,今天我文丑连你和这小子一块宰了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千万别在老夫面前逞狂,那些逞狂之徒,都死在了老夫大斧下,你就是下一个。”廉颇也不是吃素的,拨马上前一步,挡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两员当世绝顶的武将,隔着几步之遥破口对骂,剑拔弩张,作势就要冲上来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说话,笑看他二人对骂,倒要看看袁绍会做作反应。

    “文丑,先退下。”袁绍终于强按下怒火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文丑不敢不听令,只得恨恨的瞪了廉颇一眼,拨马退在袁绍身后,一肚子的窝火。

    “老将军,也退下去喘口气吧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陶商这才跟着出言喝止。

    廉颇方是退在身后,战斧紧握于手,凝神戒备。

    袁绍脸上怒气已被压制,重新又恢复了王者霸气,昂首盯着陶商,冷冷道:“陶商,你的胆量当真是不凡,可惜你不愿归降于老夫,你可知道,就算今日老夫答应了你的条件,暂时退兵,将来待老夫一统河北后,还是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只淡淡一笑,“将来之事,将来再说不迟,何况未来难料,说不定将来不等你来找我麻烦,我陶商反倒会主动去邺城登门造访。”

    狂言!

    陶商的言辞之中,毫不掩饰他的雄心壮志,竟是暗示有朝一日,他会率军杀到邺城,要袁绍的好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袁绍放声狂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不屑,那般表情,就好像是一个成年人,听到了孩童吹牛之后,当作是笑话来听。

    “老夫年轻之时,也曾像你这样狂,可惜,不是谁都有狂的资本。”袁绍收敛笑容,一脸不以为然,“老夫就给你三百匹战马,就当是给你这个晚辈的见面礼,老夫倒要看看,你能不能撑到将来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袁绍之言分明是在暗示,陶商实力终究太过弱小,只怕还不等他一统河北,前来复仇之时,就已经被周围的大诸侯们吞掉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多谢袁大将军这份礼了,就冲着你这句话,我陶商也一定会撑到我们再会之时。那咱们就一言为定,战马送到我大营之时,就是我放令公子之日,告辞。”陶商笑对袁绍的轻视讽刺,一身从容自信不改。

    条件谈妥,陶商也懒得再废话,拨马转身,在廉颇的保保护下,徐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袁绍驻马于原地,注视着那年轻的身影,就这样“羞辱”过他,然后从他的眼皮子底下,从容的扬长而出。

    拳头暗暗紧握,眼神中之中,涌动着丝愤恨杀意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小子如此猖狂,太不把主公放在眼里,难道就这样放他走吗?”文丑拨马近前,愤愤不平道。

    袁绍却冷哼一声,“小不忍乱大谋,为了跟一个小人物怄气就破坏了大局,不值得,将来自有收拾他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瞟视陶商一眼,袁绍拨马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文丑干瞪着陶商和廉颇,空有一腔怒火却无可奈何,只能恨恨的一叹,追随袁绍而上。

    陶商回归本阵,率军径归姑幕大营。

    眼见袁绍已远去,并没有派兵来追,廉颇暗松了口气,却是干咳着问道:“主公,老朽有一事不明,主公何以相信,袁绍一定会让步,咱们放了袁谭的,他又一定会退兵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袁绍有两个优点。”陶商头也不回道。

    两个优点?

    廉颇苍老的脸上,面露疑色,一时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个优点,便是袁绍此人,志在天下,但凡有这样雄心壮志的人,凡事都会以大局为重,绝不会因个人私怨,就坏了大局。眼下幽州内乱,正是袁绍灭了公孙瓒的大好时机,所以我料定,像他这样志在天下的人,定然不会为跟我这样的小人物斗气,就耽误了他一统河北的大计。”

    陶商虽在智谋值上跟廉颇不相上下,甚至还要弱于廉颇,但身为穿越者,他不但有“英魂召唤”这个外挂,还拥有对历史先知这个神器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天下的形势,对于袁绍这等诸侯的性情志向,都摸得一清二楚,正因如此,他才能看得比廉颇更远更深。

    一番话说得廉颇若有所悟,连连点头,却又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何必又要放了袁谭,何如将他握在手中做人质,反正袁绍也不敢来攻,还不如多一层保障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涉及到袁绍的第二个优点了,他是一个难得的好父亲。”陶商淡淡一笑,“袁绍此人爱子如命,咱们若是不肯放袁谭,他就算不会进攻咱们,必也会分重兵屯于边界,对咱们形成威逼之时,到时候,我们又如何抽兵南下,去对付刘备呢?”

    一席话,一句反问,令廉颇彻底省悟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主公掌握全局的能力,竟然强到这般地步,老朽自愧不如啊。”廉颇一腔的感叹,苍老的脸上,涌动着敬佩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对象廉颇,对宿主产生强烈敬佩,忠诚度提升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里又响起了那令人爽快的提示音,陶商心情畅快,哈哈大笑,策马扬鞭,直奔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正如陶商预计的那样,袁绍还是如约将三百匹战马,送到了陶军大营中。

    袁绍守信,陶商自然也不会违背承诺,当即回复,计点战马数量无误之后,最迟明早就会放出袁谭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袁家的使者,陶商便传令把监于姑幕城中的袁谭,带到中军帐来。

    亲兵领兵而去,前脚刚出,后脚又一名亲兵入内,报称后方东安诸县乡绅们,组织了劳军团队,来到大营前来慰劳将士,那位被陶商所救的甘梅甘小姐,也一道随军而来,目下正在帐外求见陶商。

    甘梅?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名字,陶商的脑海中,立刻便浮现出那张孩般稚嫩的脸,那挺拔傲人的巨峰,那如玉般雪白的肌肤……

    “快传她进来。”陶商精神一振,想也不想的挥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