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十六章 还在嚣张

第六十六章 还在嚣张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一袭雪白倩影盈盈而入。

    “甘梅拜见国相。”甘梅双膝一屈,福身见礼,动作虽小,胸前巨峰却是波涛跌宕。

    陶商看着心头一震,不觉稍有失神,竟忘了让她免礼。

    甘梅见陶商迟迟不出身,便微微抬起头来,浅浅笑道:“国相看什么呢,难道一别几日,国相就不认识民女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认识,怎么会不认识呢。”陶商蓦然清醒,收敛心神,拂手道:“甘小姐你不在东安养伤,怎会想起来前线劳军,也不怕坏了身子,快快免礼吧。”

    甘梅这才直起身来,稚嫩的玉容间浮现感激之色,“国相的救命之恩,民女念念不敢望,前日听闻国相在前线御敌,民女心中记挂,又做不了什么,便跟着乡中的劳军队伍,一块来前线慰劳将士。民女特带了我甘家家酿的好酒,来敬献国相,为国相解解乏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甘梅一拍手,令属下家下,将几坛好酒抬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又是酒,不会是毒酒吧。”陶商半开玩笑似的说道,却也是想起前车之辙,心中难免多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甘梅却俏脸一变,嘟着小嘴不悦道:“国相说什么呢,国相于民女有救民之恩,民女报答还来不及,岂敢做那种恩将仇报之事。”

    为自明清白,甘梅当场打开一坛酒,自斟了一樽,仰头灌尽。

    残余的酒水,从她的唇边滑落,丝丝缕缕的顺着香颈淌落,汇入了两峰间的深沟之中,打湿胸前白色的衣衫,若隐若现,更加的动人。

    酒饮下,甘梅无事,这酒自然也就无事。

    陶商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强烈,便歉意的一笑,“甘小姐误会了,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,难得你这么有心,我就好好尝尝你甘家的好酒。”

    甘梅玉容上这才重绽笑容,不等左右军士动手,便亲自斟了一樽,婀娜移步近前,纤纤玉手款款奉于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她已如此之近,只隔了一道案几,丝丝缕缕的体香,杂糅着阵阵酒香,扑面而来,搅得陶商心头涟漪顿起,不觉身子就燥热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你妹的,比毒酒还更要人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就那么盯着甘梅,伸手去接酒杯,却不想手伸的太远,没有摸到酒杯,却摸到了她一双娇嫩的玉手。

    “国相……”

    甘梅一声娇呼,像触电似的,身儿一颤,双手本能的往回一收,那酒杯脱手跌落在了案几上,酒水溅了陶商一身。

    脸畔生晕的甘梅,愣怔了一下,方才意识到自己失手做了错事,忙是从袖中抽出丝帕来,红着脸跪至陶商的跟前,手忙脚乱的为他擦起了衣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甘梅嘴里不停的道着歉,也没多想,只顾着埋头为陶商擦衣衫,从上边一直擦到往下边,不知不觉中,不小心……

    陶商身子一抖擞,打了个冷战,脑海里瞬间迸出了俩字:

    舒服啊……

    甘梅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刹那间羞得面红耳赤,急是将手抽了回来,尴尬的跪在陶商膝前,一时又羞又慌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袁谭已经带到。”正当这时,亲兵入帐禀报。

    这一声禀报,打断了陶商的神游,也打破了这略显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本是脸色羞红的甘梅,听得袁谭来了,本能的就产生了畏惧,忙是站起身来,“国相有正事,民女就不打扰了,民女先避一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客人,他是我的阶下囚,有什么好回避的,给我坐下。”陶商却拦住了她,令左右给她看座。

    甘梅无奈,只好跪坐在了陶商的旁边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袁谭在几名亲兵的押解下,一瘸一拐的进入了帐中。

    先前被陶商一顿灌酒威吓后,袁谭已经老实了不少,这次再见陶商,虽仍铁青着一张脸,却不敢太过倨傲。

    紧接着,袁谭就瞧见,陶商的身边,还跪坐着一个神色不安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女子童颜巨峰,不是甘梅,还能是谁!

    蓦然间,袁谭脸色一变,目光中迸射出淫邪和恨怒夹杂之色。

    那童颜巨峰的奇特身体,对于袁谭这种好美之徒,自然是求之不得,当日被陶商坏了好事,没能够一享美人,今日再见,袁谭岂能不生冲动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美人,当日却用簪子,狠狠的戳伤了袁谭的手,此仇袁谭又岂能忘记。

    甘梅撞见了袁谭的眼神,身儿又是一颤,低头不敢正视,神色间也不禁流露出慌张之意。

    当是刺伤袁谭,仅仅也只是一时之勇罢了。

    对于甘梅来说,袁大公子依旧高高在上的世族公子,这种悬殊的身份地位,让她本能的就会对袁谭有一种畏惧感。

    哪怕她明明知道,袁谭已是陶商的阶下囚,却也无法克制那份惧意。

    袁谭虽恨不得当场扑上去,把甘梅给生吞活剥了,但碍于陶商之威,却只能隐忍下去。

    狠狠的瞪过甘梅一眼,袁谭深吸一口气,目光转向陶商,冷冷道:“陶商,你把我叫来,又想耍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给袁大公子松绑,看座。”陶商一摆手,这回倒是很客气。

    袁谭被松了绑,又是被看座,难得受到几分礼遇,一时间满腹狐疑,摸不透陶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袁谭忍不住又问。

    陶商自饮一杯酒,方淡淡道:“袁大公子,我今日请你来,只是想告诉你,我和令尊已经见过面,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,明天我就会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放我离开?

    袁谭先是一刻愣怔,思绪飞转,蓦然间眼前一亮,终于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我父帅到了,吓的你不得不放我,陶商,你终究还是怕了我袁家了吧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放声大笑起来,重新又恢复了那份贵公子的骄傲与狂劲,只以为陶商是被袁绍威势所吓,才不得不客气的待他。

    显然不知道那场会面中,他的父亲袁绍,如何被陶商压制,不得已才做出让步。

    笑声嘎然而止,袁谭冷哼了一声,淫邪的目光瞟向甘梅,冷笑道:“本公子当然是要走的,我还要你把这贱人交给我,我要带她一起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