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十七章 代 价

第六十七章 代 价

    袁谭竟然还嚣张到要带走甘梅。

    甘梅吓的童颜一变,慌忙看向陶商,紧张的样子好似生怕陶商点头答应,把自己拱手送给这袁大公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当初可是狠狠的戳伤了袁谭的手掌,若是重新的落入他的手里,不被蹂躏至死才怪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皱,脸色顿时也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这回召袁谭前来,只是因为跟袁绍达成了停火协议,好歹在最后时刻,稍稍给袁谭尊严,缓和一下两军敌对的情绪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袁谭的态度竟然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突然间又倨傲狂妄起来,竟嚣张到跟他要甘梅。

    “袁谭,我看你是没搞清楚自己什么身份吧,竟敢跟我要人。”陶商冷冷道,眼眸中已渐渐燃起丝丝愠意。

    袁谭却不以为然,瞟视着他,傲然道:“陶商,你就别给我装了,你不就是畏惧于我父帅大军压境,迫不得已低头向我父求饶了么。你现在乖乖的把这个贱人让我带走,我或许会考虑向父帅美言几句,饶你一命,不然的话,哼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是没搞清楚状况,完全不知这场谈判中,陶商才是上尽上风那一方。

    陶商忽然笑了,看着袁谭那模样,就像看一个无知的小丑在表演一般。

    “国相,如果用民女一条命,能够换来国相和琅邪乡亲的安危,国相就把民女交……交给他吧。”甘梅贝齿紧咬着朱唇,眸中含泪,声音哽咽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震,没想到甘梅竟愿牺牲自己,来挽救他和琅邪士民,这份大义和勇气,着实让陶商对这童颜巨峰的女子,再次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心中一阵的感动过后,陶商淡淡道:“我陶商堂堂七尺男儿,还用不着一个女人牺牲自己来救我,甘小姐,你且宽心吧,我不会把你交给这个杂碎。”

    一身倨傲的袁谭,蓦听陶商这话,不但拒绝他的要求,还敢辱他为“杂碎”,不由脸色立变,怒色顿生。

    “给你三分颜色,你倒是给我开起了染坊,忘了自己阶下囚的身份,见了本国相,还不给我跪下!”陶商不等他发作,陡然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袁谭眼中闪过疑色,未料到陶商会突然翻脸,却以为陶商只是在虚张声势,便仍佯作傲气,冷哼道:“我袁谭什么身份,你也想让我跪你,我配么!”

    “配不配,看的不是身份,是拳头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向左右亲军示意眼神。

    军士会意,上前朝着袁谭的后腿就是重重一脚,踢得他双腿一软,立时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袁谭不禁勃然大怒,急是挣扎欲起,却给几名亲兵按住肩膀,挣扎不起。

    “姓陶的,你疯了吗,我父帅的大军就在北边,你敢这样辱我,我只消一句话,父帅的大军顷刻间就能把你辗碎!”袁谭羞恼大骂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,“袁谭,你就别自作聪明了,你以为我是怕了你袁家么,我告诉你,我之所以会放了你,是因为你父亲巴巴的求着我会面,赔了我三百匹好马,还发誓不会再对我琅邪用兵,我才勉为其难答应他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口,袁谭神色骇然,刹那间被无尽的惊疑所袭据,显然无法相信,自己的父亲,天下第一大诸侯,竟然会对陶商这样的小人物做让步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胡说八道,我父亲是什么身份,我袁家是什么实力,岂会向你让步,绝不会可能——”惊怒的袁谭,厮歇底里的大叫。

    面对着依旧猖狂的袁谭,陶商心头的怒火已如火狂燃,他的忍耐已经超越了限度,达到忍无可忍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不相信是吧,那我就证明给你看,你想要甘梅,老子不但不会给你,还要让你永远都享受不了女人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蓦然间,陶商身上迸射出凛烈的杀机,那强烈的压迫力,竟令袁谭背上感到一丝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猛然一拍案,陶商愤然喝道:“把这姓袁的杂碎,给老子拖下去,阉了他!”

    袁谭骇然大变。

    就连甘梅也童颜变色,稚嫩的脸蛋,顿时浮现羞红之色,好似听到了什么粗鲁之词。

    袁谭作梦也没想到,陶商一怒之下,竟然要阉割了他。

    阉割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无疑是对尊严最沉重的打击,而且,这个男人还是堂堂四世三公的家世,天下第一大诸侯袁绍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这等羞辱,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更狠。

    你袁谭不是狂妄到不把我放在眼里么,不是兽性不减,还公然跟我要甘梅,带回去享乐么。

    那我就直接阉了你,叫你这辈子都没办法再发兽性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个狗东西,你敢碰我,我发誓一定会让你碎尸万段……”惊怒的袁谭狂的吼叫,却连声音都已沙哑变调。

    “还在等什么,把他拖出去阉了,再让扁鹊给他治伤,别让他死了,我可是答应过袁大将军要还他一个活着的儿子,做人不能不讲信用。”陶商挥挥手,语气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左右军卒一拥而上,将袁谭拖着便往走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破口大骂,拼命的挣扎,眼珠子几首都要涨暴出来,却又岂能挣得脱。

    很快袁谭被拖走,喊叫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耳边猛然响起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,然后便彻底归于平静,多半是袁谭挨了一刀,已经直接疼得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那一声杀猪般的叫声,听的甘梅身儿一颤,胸前巨峰波涛起来,衬着她那一脸的惧意,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陶商在,谁也别想再动你一根手指,袁谭那小子想蹂躏你,我就叫他一辈子都碰不了女人。”陶商笑看着甘梅宽慰道。

    那轻声的安慰,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,让甘梅紧张的情绪,不自禁的就镇定了下来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她抬起头来,感激的望向陶商,低低的道了一声:“多谢国相保护之恩,民女若有机会,必会报答国相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对象甘梅感受到宿主关爱,产生仁爱点8,宿主现有仁爱点18。”

    不出所料,果然女人是感性动物,从她们的身上最容易获得仁爱点,不象廉颇这等铁血男儿,想用嘘寒问暖这种小手段从他们身上捞出仁爱点,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袁谭那小子,因为不久前陶商亲手砸断了他的腿,已经搜取了一次残暴点,所以本月之内无法再获取,陶商也就赖得亲自动手阉他。

    不过出了一口恶气,又获得了甘梅的仁爱点,也足够陶商心情畅快一阵了。

    “想感谢我还不容易,陪我喝个痛快便是。”陶商哈哈一笑,举杯豪饮。

    甘梅紧张的心情彻底平伏下,童颜上又绽开笑容,便是举杯相敬。

    几杯酒喝下去,甘梅脸畔渐生微晕,忽又想起什么,便担忧的问道:“那袁大将军毕竟势大,国相现在把他的公子给……那个了,袁谭要是跟袁绍说了,袁绍一怒之下撕毁协议,进攻琅邪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陶商目光远望北面,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冷笑,“不用担心,我赌那袁谭,绝不敢跟袁绍说半个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