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十八章 叫你哑巴吃黄连

第六十八章 叫你哑巴吃黄连

    昏昏沉沉,也不知昏睡了多久,袁谭终于幽幽转醒。

    环视一眼四周,袁谭发现自己已身在一辆马车之中,晨光透过车帘照在他的脸上,有些刺眼,外面已经天亮。

    袁谭微微动了动,想要坐起身来,突然下体传来一阵的痛楚。

    那痛楚刺激着他的头脑猛然清醒,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在作梦,那一定是场噩梦,不可能是真的……”袁谭喃喃自语,不断的安慰着自己,颤抖的手缓缓向着裆下摸去。

    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一记惊雷,轰落头顶。

    刹那间,袁谭头目眩晕,几乎又要晕死过去,万念俱灰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悲愤、羞耻的痛楚感觉,如万箭穿心般,四面八方的扎向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袁谭终于清醒认识到,自己已变成了一个阉人。

    四世三公的高贵出身,名满天下的袁绍之子,竟然被那些卑贱的狗贼,实施了阉刑,变成了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废人!

    一瞬间,他当真想一头撞死在车上算了,还有什么脸活着在这世上。

    但他却终究下不了决心,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,自杀这种事,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便只好忍着裆下的楚痛,沉陷在自杀还是苟活的纠结中,一路向着高密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日过正午,高密城已近,前方已可以看见袁军连营。

    离自己家的大营越近,袁谭心头的羞耻之心就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他这个样子,还怎么去面对袁绍,面对袁家的那些文武部众,面对天下人。

    袁绍是绝不会把袁家的基业,交给他这么一个阉人,他将彻底失去储嗣的继承权,从此成为兄弟们眼中的笑柄,眼看着袁家继承人的位子,落在袁尚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,不能让人知道我被阉了,袁家基业是我的,我绝不能让给袁尚,我要活着,亲手把陶商那狗贼碎尸万段,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……

    袁谭咬牙切齿,心中把陶商骂了无数遍,终于是打消了残存的自杀念头,决定苟活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马车进入了袁营,激动的袁军将官士卒们,纷纷赶来迎接。

    袁谭只好紧咬牙关,忍着裆下的痛苦,佯装笑脸的走下车,前去大帐见袁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帐中,袁绍正高坐于上,不动声色的看着手中兵书。

    帐前一众文武们,都在焦虑的等着袁谭的归来,担心陶商会食言而肥,得了战马却不放人。

    唯有袁绍,却不动如山,丝毫没有丁点担忧。

    “主公,大公子回来啦,大公子平安回来啦。”大帐外,响起了亲兵惊喜的叫声。

    大帐中,众文武顷刻间陷入欢腾之中,个个喜不自胜,皆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瞬间,袁绍苍老的脸上,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激动,端着书简的手也微微一抖。

    那激动只一闪即逝,旋即,袁绍便又恢复如常,依旧坐观兵书,没有一丝动容。

    片刻后,袁谭瘸着腿走入帐中。

    “儿拜见父亲大人。”袁谭低着头,一脸愧色,不敢正视袁绍。

    袁绍也不理他,仿佛没有觉察到他的存在,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兵书,直到把最后一卷看完,方才缓缓的放下竹简,冷冷的瞟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令你坐镇青州,你不得我号令,擅自入侵徐州,损兵折将不说,还被区区一个寒门之徒所俘,丢尽我了袁家的脸,你还好意思回来吗!”袁绍怒瞪着袁谭,毫不留情的当着众人的面斥责他。

    “儿有罪,有辱袁家之名,儿……”袁谭又是羞愧,又是委屈,眼角竟还泛起了泪珠子。

    袁绍看他这副样子,气就不打一处来,喝道:“怎么,你做了错事,连累得我放着幽州内乱不去进攻公孙瓒,却跑到青州来救你,被那些臭小子羞辱,我教训你几句还有错了吗?”

    袁谭吓了一跳,赶紧收了眼泪,扑嗵便跪伏在了地上,不断说着“儿知罪”。

    “罢了,你既已知道教训,就起来吧。”袁绍到底还是慈父,嘴上责怪几句也就罢了,又岂会真治袁谭的罪。

    袁谭这才松了一口气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垂首不敢正视袁绍。

    袁绍见袁谭腿脚不利索,便问他腿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袁谭不敢说是被陶商砸断,只谎称自己是作战时,摔下了马,摔断了腿。

    “你被俘之后,陶商那小子有没有对你怎样?”袁绍的语气已经温和起来,渐渐充满了慈父般的关怀。

    袁谭身形猛然一震,低垂着的头,下意识的向着裆下那里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被阉害的瞬间,那恐怖之极的画面,无法克制的涌现在脑海中,令他浑身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怎么,莫非陶商那小子,竟然还敢慢怠你?”袁绍的脸色立刻阴了起来。

    袁谭一咬牙,强行稳住心神,抬起头来,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那小子畏于父帅之威,怎么敢动儿呢,儿虽然被俘,他却对儿客气的紧,不敢有半分慢怠。”

    “量他也不敢。”袁绍捋着长须一声冷哼,苍老的脸上掠过几分自傲。

    袁绍的这番表现,很显然是怒气已消,对他已经不再那么生气。

    袁谭见状,脸上立时燃起狰狞的复仇之火,拱手道:“儿既已平安归来,父帅就没必要再有所顾忌,儿请父帅即刻发兵南下,儿愿为前锋再战那小子,这一次儿必将那小子的人头斩下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已跟那小子达成协议,你是想让为父背信弃义吗?”袁绍瞪着他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袁谭忙是摇头,却道:“对君子才要讲信义,那姓陶的小子阴谋奸诈,卑鄙无耻,跟这种小人根本不用讲什么信义。”

    左右高览等不少袁家将领,皆附合袁谭,激昂的向袁绍请战。

    袁绍手一抬,压下了众将的激愤,方高声道:“陶商蔑视我袁家,老夫早晚会收拾他,但你们记住,公孙瓒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,老夫岂会因一时之怒,就错过了击灭公孙,一统河北的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袁绍的态度已经很明白,激昂的众将们,立时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可是父帅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咽不下这口气,还要再劝,袁绍却将脸一沉,不容质疑的喝道:“够了!老夫教了你多少次,成大事者,凡事当以大局为重,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。你即刻就随老夫班师,回邺城好好养伤,好好的反省,青州由你二弟接替你主持大局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教训的是,儿遵命。”袁谭被呛了一鼻子灰,只能默默的退下,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袁绍便叫众人退下,为班师回冀州做准备。

    袁谭一瘸一拐的步出大帐,裆下之痛再难受,咧起了嘴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我袁谭活下去的唯一目的,就是杀了你,陶商,你给我等着,终有一天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姑幕,陶军大营。

    两日后,斥候传来消息,袁绍如约撤兵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,细作又传回详细的情报,袁绍留其二子袁熙率军一万,代替袁谭坐镇青州,自率大军匆忙的赶回了冀州。

    一切正如陶商所料,袁绍为了击灭公孙瓒,只能强咽下这口恶气,退兵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留下来的袁熙,其实力比袁谭还要弱,有他那个大哥做前车之辙,料想他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来自于北面的威胁,终于解除,虽然是暂时的,但现在陶商终于可以抽身南下,准备去跟刘备翻脸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袁绍大军撤走后数日,陶商便留徐盛率一千兵马守姑幕,镇守北面,自率七千余步骑兵马开始南下。

    是日黄昏,陶商率军回往了治所开阳城,准备让士卒稍作休整,再跟刘备开战。

    还往国相府,陶商屁股还没坐稳,亲兵便入内禀报,称府外有一姓张的男子,自称是从西边而来,有重要之事想要求见陶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