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十九章 携手造反

第六十九章 携手造反

    姓张,来自于西边?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。”陶商忽然隐隐有种预感,这个姓张的会是个来历不凡之人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两个商人模样打扮的男子,从容步入了大堂。

    那年长男子三十余岁,古铜色的皮肤,浓眉大眼,英武爽朗,一副北地男儿的气概。

    跟随在他身后,是一个十七八岁年轻人,皮肤白白净净,相貌倒也清爽,只是鼻下横了两道八字胡,显得与他年纪有些不相衬的成熟,看样子应该是随从。

    “久仰陶国相大公,今日难得一见,幸会之至。”年长男子步于阶前,拱手一礼,气度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致意,令左右给他们看座。

    那姓张的男子,跪坐于侧,年轻白净的后生则侍立在侧,一双黑漆漆的眼睛,却时不时的瞄上陶商几眼。

    “听闻你们急着见我,说有什么重要之事,现在人也见了,可以说了吧。”陶商说话时,目光在他二人手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这二人的手掌里,隐约都长着一层老茧,那个位置长老茧的只有两种人,不是庄稼汉,就是经常用兵器的习武之人。

    看这二人的穿着和气度,一看就不象是种地的农夫,必然是习武之人。

    那姓张的一笑,“陶国相果然快人快语,那在下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在下此来的真正目的,是想代我主人和陶国相谈一笔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谈生意?什么生意?”陶商越来越对这二人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瓜分徐州。”姓张的高声道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瓜分徐州!

    好大的口气,这哪里是寻常人敢做的买卖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震,再次审视眼前这人。

    姓张、西边来、奉其主之命、瓜分徐州……

    蓦然间,陶商猜到了**分,便哈哈一笑,“张辽,你好大的胆子啊,竟敢大老远跑到琅邪来诱我造刘玄德的反,你就不怕我把你绑了押送给咱们的州牧大人吗。”

    ‘张文远’三字一出口,阶下那主从二人脸色俱是微变,神色间皆是掠起惊讶之色,显然是没有想到,陶商竟然这么快就识破了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们自称是从西边来,吕布的驻地小沛正好就在琅邪国的西面。

    他又口出狂言,要跟陶商瓜分徐州,眼下最觊觎徐州之人,不是吕布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而此人既然是吕布的部下,吕布麾下之中,姓张的重要人物,除了一个张辽,陶商想不出还有哪一个。

    陶商熟知历史,知道历史上,吕布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,对刘备下了黑手。

    诸般线索一连起来,陶商自然不难识破他的身份来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先陶州牧果然是看走了眼,有这么了得的儿子,不把州牧之位相传,却传给刘玄德这么个外人,当真是可惜啊。”他拐着弯的赞赏陶商,显然等于承认自己就是张辽。

    笑声一收,张辽站了起来,向着陶商再次拱手,郑重道:“不敢欺瞒陶国相,在下正是温侯帐下张辽,今日登门造访,正是奉我家温侯之命,前来联合陶国相,同时举旗反抗刘备,事成之后,两家瓜分徐州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吕布要反刘备了。

    说句掏心窝子的实话,陶商自己也很清楚,以他现在的实力,想要一个人反刘备,还是有点不太现实,毕竟硬实力上的差距是摆在那里的,何况刘备还有糜家、陈家这等徐州大族支持,想要凭八千兵马就掀翻刘备机率不大。

    但陶商熟知历史,知道吕布也心存野心,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捅刘备一刀,所以他才敢谋划着在此时反刘备。

    事实果然如他所料,吕布不但要反刘备,还找上门来,要拉着他一起反。

    “正合我意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一阵,表面上却很平静,反问道:“难得温侯看得起陶某,要拉着我一块造刘玄德的反,不过温侯怎么就这么肯定,我一定会反刘备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明摆着么。”张辽一笑,“公子的弟弟莫名其妙的病故,公子也是被外放海西,被强令去征讨海贼,接着又被调任琅邪国相,去对付泰山贼,然后好端端的袁家又会入侵琅邪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一切必是刘备在暗中操控,想要除掉陶公子这个隐患,刘备都逼迫成这样,陶公子你若还没这个胆色敢反,那我家温侯还真是看走眼了。”

    张辽一席话,听的陶商背上一凉,就感觉到有双锐利深沉的眼睛一直躲在暗处,窥视着他,把他所经历的,所做的一切,都看得无比透彻

    吕布绝没有这等智谋和眼力,那双眼睛的主人必是陈宫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有备而来,事先都已经把我琢磨透了,很好,叫我一起反刘备也可以,那我倒要问一句,事成之后,咱们怎么个瓜分徐州法,这亏本的买卖我可是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再拐弯抹角,打开天窗说亮话,反正他也早有联手吕布之心。

    张辽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便站起身来,在屏上所悬地图前一比划,“很简单,介时温侯由小沛发兵,取道彭城国,直取下邳国。陶公子便由开阳发兵南下,攻取东海治所郯城。事成之后,彭城和下邳两郡国归温侯,琅邪和东海郡归公子。至于南面的广陵郡,多半会被袁术趁机窃取,也就跟我们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思路清晰,分工明确,连广陵郡会被袁术夺走都算计了进来,看来这个陈宫果然不简单,怪不得连智如曹操,都曾几次三番在他的算计下吃鳖。

    “战术上没有问题,不过两家既然是联手,为什么事成之后,温侯可分两郡国,而我只能得到一个东海郡,这么分是不是有些欠公允。”陶商起身立于地图前比划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张辽还没开口,他身后那年轻随从却抢先道:“怎么分是要看谁的拳头硬,我们有精兵九千,骑兵七百,还有精锐的陷阵营,你凭什么想跟我们分一样多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怔,回身看去,却见那随从八字胡上翘,明亮的眼睛不满的盯前他,白白净净的脸上,竟还有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一个随从,竟然还敢对他出言不逊!

    陶商脸色立时一沉,拂手喝道:“本公子跟你主子说话,哪有你插嘴的份,给我滚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