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十一章 又到召唤时

第七十一章 又到召唤时

    陶商对刘备心怀不臣,这是众所周知之事,在场众将,其实他们的心里也早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虽如此,今天陶商亲口说出来时,他们心情还是为之激荡。

    毕竟,这可是造反啊。

    刘备身为徐州牧,手握数万雄兵,又有州中大族支持,还得到了许昌朝廷的正式策封,既名正义顺,又实力雄厚。

    陶商这么揭竿而起,就等于彻底跟刘备撕破了脸皮,再没有退路,只能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到时候,刘备也就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,再也不用顾忌遭人非议,可以堂而皇之的率军来攻打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这是要以一州之力,跟整个徐州开战。

    “这徐州本是我陶家的基业,当年先父念在刘备仁厚,才在临去之前,将州牧之位传给了他,谁料刘备却是个伪君子,先是毒害了我弟陶应,接着又不择手段,几次三番想借他人之手除掉我,我陶商一忍再忍,如今已忍无可忍,决心反了刘备,夺回属于我陶家的基业,尔等可愿追随。”

    陶商向众将历数了刘备的不义,自然是要获得他们的绝对支持,才有把握跟刘备一战。

    徐盛乃海贼出身,陶商起家几百人马里,有一半都是海贼出身。

    臧霸则为泰山降军的代表,数量达几千之从,更是一股不可获缺的力量。

    廉颇有统帅之风,在军中深得士卒爱戴,虽无自己的嫡系兵马,但却极有影响力。

    至于樊哙,虽说纯一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武夫,但为人豪爽,不拘小节,平时跟士卒们吃酒喝肉打成一片,也颇得士卒们的爱戴,在军中影响力虽不如廉颇,却也不可忽视。

    除了花木兰是自己的夫人,忠诚度为一百,其所统的一千亲卫军,会绝对追随自己之外,其余徐盛几将,忠诚度都各有高低,且都有着自己的思想,对于这些人,陶商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敢保证,他们一定会跟着自己造反。

    “刘备这背后捅刀的伪君子,我早就想把他碎尸万段,主公要反他,我臧霸没什么废话可说,誓死追随便是。”臧霸毫不犹豫的叫道。

    臧霸跟刘备有仇,他的表态自在陶商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主公,咱反了刘备,玩命去攻郯城,有什么好处吗?”樊哙很直白的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“咱们现在只有一郡的肉让你吃,到时灭了刘备,夺了徐州,有一州的肉让你吃,你说有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啥好说的,反他娘的了。”樊哙这吃货,一听有肉吃,两眼直冒谗光。

    四员大将中,已有两员表态支持,只余下廉颇和徐盛。

    这两人可不比樊哙那样脑袋大脖子粗,想用眼前的小利来诱他们铁了心跟着自己反是不够的,以他们的智谋,更看重的是自己的前途未来,必须得给他们来点硬通货才行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好消息我忘了告诉你们,温侯吕布的使者已经来秘密拜见过我,我已跟温侯约定联手反刘,功成之后瓜分徐州。”

    陶商岂看不透徐盛和廉颇的心思,当即又抛出了吕布这枚重磅炸弹。

    刘备实力强大,跟着陶商造反的成功机率,要远小于击败袁谭,一旦失败就可能是身死名灭。

    眼下突然多出了吕布这个实力强大的外援,两家联手造反,成功的机率自然是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“盛愿追随主公,反他娘的了。”徐盛果然信心大作,慷慨的表态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目光落在了廉颇身上,“廉老将军,你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——”廉颇喘咳了一阵,缓缓抬起头来,拱手道:“主公对老朽有知遇之恩,主公要反刘备,老朽自当追随于左右。”

    四员大将,无论是出于何种考虑,如今皆已慨然表明了态度,愿随陶商造反。

    得到了他四人的支持,陶商信心更增。

    再次环视众将,鹰目中迸射出凛烈的怒意,长剑愤然出鞘,陶商愤然道:“刘备不义,我决意率尔等起兵反抗,我们并肩一战,大业功成之日,我陶商发誓与尔等共享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荣华富贵,这才是乱世之中,让天下豪杰追随的真正硬通货。

    陶商共享富贵的誓言发出,声如惊雷。

    “誓死追随公子,杀刘备,夺徐州!”大堂之中,众将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望着激昂的众将,陶商热血沸腾,心中是长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他被刘备压制这么久,几番险些被其逼入绝境,今日终于宣布反了刘备,把隐藏在心底的怒火,统统都宣泄了出来,岂能不大呼过瘾痛快。

    造反之计已定,陶商当即做出布署,令徐盛连夜返回北面的姑幕城,提防着青州的袁熙。

    袁绍虽然为大局撤走主力,但心中必已深恨于他,一旦他跟刘备开战,难保袁绍不会趁机以偏师进攻琅邪,背后捅上他一刀,北面还是得留兵防范。

    北面安排下去,接下来陶商唯一要考虑的,就是如何能赶在刘备回师之下,迅速攻下郯城,把东海郡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“据老朽所知,郯城的四千州兵,皆是关羽亲自训练出来的精兵,且此人颇有些用兵韬略,郯城布防极得守城之妙,我们想凭八千兵马速破郯城,只怕没那么容易。”廉颇比划着地图道。

    陶商凝视着地图上“郯城”二字,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出奇兵,杀他个措手不及,奇袭拿下郯城。”

    这奇兵二字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是很难。

    关羽实力,岂非臧霸和袁谭可比,郯城的防务可以说是天衣无缝,想用对付袁谭那套办法来破郯城,显然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陶商与众将琢磨了许久,不光是他自己,纵然是廉颇这样智勇双全的老将,竟也想不出一个速破郯城的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陶商一拍脑门,突然间算是明白了,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,对付这种大阵仗,他和他的阵营智谋已经不太够用。

    “看来光靠自己这颗脑袋,就是烧焦了也想不出条妙计,智谋不够,不得不召一员谋士英魂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