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十二章 一朵奇葩

第七十二章 一朵奇葩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我把所有的仁爱点都转换成残暴点,我要召谋士英魂。”陶商集中意念,向系统精灵下令道。

    几天前一个月期限一到,陶商就把糜芳、淳于琼几个“提款机”,挨个又蹂躏了一番,搜取了不少残暴,再加上先前攒的点数,估摸着至少应该能凑够90左右的残暴点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转换完毕,扣除转换消耗点,宿主现有90残暴点,仁爱点0。”系统精灵熟悉的声音,响起在了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90个残暴点,把忠诚度为0以上,我能召唤的谋士英魂,统统都给我调出来。”陶商再次下令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已调出名单,请宿主选择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中,立刻像电子显示屏一样,拉出了一长串的名单,可召唤的英魂数量,比原来魅力值低的时候,增加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周朝开国第一功臣姜子牙,韬略家、军事家、政治家,统帅100,武力65,智谋100,政治90……”

    一看到姜子牙的数据,陶商就两眼放光,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统帅和智谋双百,政治只差10点就满值,就连最差的武力值都有65,大概是因为年纪太大的原因,这等华丽的数据,放眼古今只怕都区指可数。

    这么牛逼的数据,怪不得历代都公认他是儒、法、兵诸家的源祖,被尊为百家宗师。

    陶商便想这要是把姜子牙给召唤出来的话,他简直就可以宣称,子牙在手,天下我有,什么诸葛亮、贾诩之类的当世绝顶谋士,估计都得靠边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初始忠诚度-30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段数据,如一瓢冷水浇在了他的头上,毫不留情的浇灭了他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这也难怪啊,姜子牙在河边吊了几十年的鱼,一门心思的等着吊周文王这条大鱼,周文王那是什么人,那是历朝历代尊崇的圣人啊,我要是以50多点魅力值,就能把姜子牙给召了,那才见鬼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子牙只能跳过,继续往下浏览,陶商的目光,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上:

    陈平。

    西汉开国功臣,谋略家,统帅60,武力50,智谋92,政治80,初始忠诚度10。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陈平啊,陶商对他的历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。

    鸿门宴后刘备被困咸阳,正是陈平设计,骗得项羽放了刘邦,之后的楚汉战争中,陈平屡献奇计,几次救刘邦于危难之中。

    陈平最著名的杰作,当属白登之围,陈平献计贿赂匈奴单于的老婆,才使刘邦能从三十万匈奴铁骑的包围之下脱困。

    92点的智谋,足以当得起陈平的履历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有80点的政治,这在陶商阵营中已经是最高,放眼当世也是不低的存在。

    打仗打的就是经济,打得就是国力,治国光靠武力和智谋远远不够,更需要的就是政治能力,若召唤陈平的话,不光能给他出谋策划,还能为他处理政务,一举两得,这笔买卖绝对不亏本。

    “就陈平了,我要召唤他的英魂。”陶商当机立断,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请宿主选择合适肉身。”

    陶商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眉头紧锁的诸将,忽然一拍脑门,“我差点忘了,演武堂前不久还开设了文贤馆,里面招了几个资质不错的文生,其中一人我看着颇有才华,不如把他叫来,或许能想出一道妙计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抬起头,狐疑的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尽管廉颇樊哙这些人,统统都是讲武堂出身,但他们的英魂却跟里边的人没有半毛关系,自然对此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名文生被召至堂前,陶商装模作样的考察了他一番,表示非常满意,便令他跪在了自己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已考量过,你已学有所成,也该是站出来担起重任的时候了,本公子现在为你改名陈平,望你能像汉朝开国功臣陈平那样,奇计百出,辅佐我陶商成就大业。”

    嘴里念叨过一番障眼之词后,陶商一本正经的,把手按在了那文生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开始载入英魂,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七……”

    那文生顿时双目呆滞,身形僵硬的跪在了原地,一动不动像一俱凝固了的雕像一般。

    一双双狐疑的眼睛注视下,系统倒数完毕,那具身躯蓦然一震,整个人又重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气度,已与刚才判若两人,很显然,召唤已经成功,站在陶商面前的,不再是那个不名一文的文生,而是大名鼎鼎,智谋可比当世郭嘉、贾诩之流的陈平。

    让陶商有些意外的却是,他从陈平的眼神中,并没有看到智谋之士那种深邃的目光,相反却看到了些许醉意。

    陶商且按下疑心,问道:“陈平,我要造刘备的反,奇袭关羽镇守的郯城,你可有什么速胜的妙计?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好久没有喝酒了,这脑子糊涂得紧,哪里想的出什么妙计啊。”陈平身子晃了几晃,眼中的醉意更重,竟像个喝高了的醉鬼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一怔,这什么情况,一被召唤出来就讨酒喝,别人是喝多了脑子糊涂,他却吵着不喝酒才脑子糊涂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视,皆是狐疑。

    樊哙却已不耐烦,大步上前,一把就掐住了陈平的后颈,叫道:“主公叫你想妙计,你磨叽什么,信不信我揍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你这粗鲁的匹夫,快放开我。”陈平一脸厌恶的嚷嚷,手脚扑腾着想挣脱,可惜小鸡仔似的身子板,又岂挣得脱樊哙的虎掌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对象陈平情绪出现波动,忠度诚有下降可能。”

    脑子里冷不丁的响起系统提示音,陶商吓了一跳,要知陈平忠诚度本来就只有10点,这要是一下降成了负值,自己岂不是白浪费了90点的残暴点。

    “樊哙,休得无礼!”陶商当即喝止。

    樊哙这才松了口,骂骂咧咧的退了下去,陈平则理着衣容,嘴里也嘟囔着“粗鲁匹夫”,没好气的反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想出破敌妙计,我又岂会吝啬几坛好酒,来人啊,把甘家进献剩下的那坛好酒给他拿下来。”陶商又下令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坛好酒便摆在了陈平面前,塞子一拔淳香的酒气顿时洋溢出来。

    一闻到酒香之气,陈平就像那闻到肉香的猫儿一般,馋虫立时就被勾了起来,两眼都放光。

    陈平口水一吞,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,一杯接一杯的就豪饮起来,全然不顾什么仪态,完全一副嗜酒如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喝到最后,他竟干脆把酒坛举起来,仰头大口的往嘴里灌,形容粗野放纵,哪里还有半点文人的优雅气质。

    “好酒啊,很久没有喝到这么好的酒了,痛快啊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陈平爽朗的大笑着,酒水从嘴边溅出,打湿了身上的衣衫,他竟也全然不顾。 “好个癫狂的臭酒鬼……”

    左右的诸将看着他这夸张的豪饮相,无不是面面相觑,皆是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对象陈平忠诚度上升2,现有忠诚度12。”

    陶商算是明白了,原来这个陈平,竟然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先是樊哙这个吃货,又来了个陈平是酒鬼,刘邦的身边都是些什么奇葩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