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十五章 约定之日

第七十五章 约定之日

    开阳城距离郯城并不远,傅士仁拿着陶商送给他的珍珠,一路南下,不消数日便返回郯城。

    郡治大堂,关羽高坐于上,依旧手观兵书,双目半阖,听取着傅士仁的汇报。

    傅士仁态度小心翼翼,在关羽面前他可不敢半点倨傲。

    他宣称自己赶往琅邪国后,做了很详细的调查,最后证明劫粮事件纯属误会,起因皆是因为镇守即丘的樊哙收到情报,误以为是一队黄巾余寇运粮经过,所以才派兵劫了粮草。

    至于陶商方面,得知此事之后,已经提前对樊哙做了严厉的训斥,并承诺尽快将劫走的粮草,派人如数的送往郯城。

    关羽不傻,傅士仁所说的这个理由,他打心底里不相信。

    徐州一带的黄巾贼早几年就已被肃清,残留的也多是些不成气候的草寇,小打小闹劫劫过往商贩还凑合,岂敢光天化日之下,押着三万石粮草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运粮队打着的可是官军的旗号,樊哙就算脑袋再缺根筋,也不至于变成了瞎子,连谁家旗号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关羽私下里猜想,陶商这小子多半是击败了袁家,自信心有点暴涨,故意授意樊哙这么做,目的就是想试探一下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粮草既然要了回来,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,无论陶商是有心还是无心,等大哥得胜归来后,总归是要收拾那小子的。

    “陶商见到你之后,是什么态度?”关羽眼不离兵书,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傅士仁忙是一笑,“那陶商得知末将是奉关将军之命前去问罪时,神色慌张的紧,对末将的态度也十分客气,还再三叮嘱末将要向关将军问好,一定要解释清楚这是场误会,请关将军息怒。”

    傅士仁也算厚道,既然拿了陶商的好处,干脆就再附赠他几句好话,而且自动过滤了陶商先给他下马威的事。

    “哼,打狗也得看主人,量那小子也不敢对你不敬。”关羽嘴角微微上翘,丹凤眼中掠过一丝自傲的得意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傅士仁就是他的一条狗,陶商对傅士仁态度不敬,就是对他关羽不敬。

    美髯公生平最恨的就是旁人对他不敬。

    所幸那陶商还算识趣,傅士仁的回答让关羽很满意,他便微微摆手道:“你先下去吧,待那小子把粮草送到,你即刻安排人手送往淮南前线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傅士仁暗松口气,匆忙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关羽放下手中书箭,丹凤眼微微睁开,暗黑色的瞳孔中,映射出阴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约定之日。

    郯城西北的密林中,六千陶军步骑将士,已经潜伏了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一双双虎狼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里许外的郯城,盯着那面“关”字大旗,热血涌动,跃跃欲战。

    斜阳已深,一支运粮的车队徐徐的从眼前大道经过,百余辆粮车,七百民夫,三百护粮士兵,一路缓缓的向着郯城驶去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陶商身形微微一动,双眸中迸射出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身边的花木兰,还有樊哙,精神也跟着紧绷起来,士卒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兵器,暗流般缓缓流淌的杀气,突然间变得汹涌起来。

    一片紧张的气氛中,却唯有醉眼朦胧的陈平,倒骑在马上,高举着葫芦灌酒,浑然不关心自己所献的妙计是否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廉老将军,成功在此一举,就看你的了……”陶商目光凝视着粮队,落在了那一袭渐渐远去的苍老身躯上。

    劫了那三万石粮草,就是为设计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,可以让自己的兵马,扮作是运粮民夫,堂而皇之的接近郯城北门。

    至于贿赂傅士仁,故意表现了对关羽的敬畏,则是抓住关羽骄傲的性格,有意向他示弱,令其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以廉颇率一千伪装成民夫的士卒,出其不意夺取城门,陶商再率大军趁势杀入城中,杀关羽一个措手不及,一举拿下郯城,这正是陈平的计策。

    此计的关键,就在于运粮队能否顺利夺门。

    这种考验演技,又有点冒险的差事,樊哙这个一根筋当然不能胜任,花木兰一女流,容易被认出,陶商又是主公会有风险,自然只有智勇双全的廉颇去担当重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天色更暗。

    一百多车粮草已从眼皮子底下通过,离郯城已经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左右将士们的情绪越发焦躁,皆在担心廉颇他们会不会被识破,计策就此破产。

    唯有陶商,却面色沉静如水,鹰目中始终保持着自信。

    陈平92点智谋所出的妙计,若连一个关羽都糊弄不过去,那他也真是浪得虚名了,又怎可能辅佐刘邦成就帝业。

    陶商相信陈平的智谋,更深信廉颇随机应变的能力。

    一双双紧张的眼睛注视下,粮车离郯城北门,已接近两百步,这已经进入守军的警戒范围。

    很快,尘土飞扬而起,数骑斥侯飞奔而至,奔向了迎面而来的粮车队。

    粮车队停了下来,相隔虽有数百步远,陶商却甚至能够听到斥侯的喝斥和盘问声。

    陶商的拳头暗暗握紧,神经也不由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斥侯飞奔归城,粮车队重新上路,继续向着城门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吊桥徐徐放下,城门缓缓打开,这座东海郡的治所,已经向他畅开了怀抱。

    毫无提防。

    陶商暗松了口气,年轻的脸上,已经开始燃烧起凛烈如狂的杀机。

    终于粮车队驶过吊桥,穿过城门,顺利的进入郯城。

    当半数粮车进入城门,正好将大门卡住之时,老将廉颇突然间从粮袋下抽出自己的大斧,一跃上马,战斧一横,大叫道:“随本将杀进城去,夺下城门!”

    啸声如雷,杀气凛然。

    廉颇如电光一般射出,直奔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一千扮作民夫的陶军精锐士卒,一呼百应,纷纷拔出暗藏的兵器,杀声震天,如洪流一般涌过吊桥,追随着廉颇而上。

    城上的守军眼见如此形势,这时才觉察到中了计策,急是想将城门关闭。

    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城门被粮车卡住,又岂能关得上。

    廉颇一马当先,战斧横扫而出,斧头将城门左右数名敌卒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城内城外,千余陶军士卒同时发动,将城门一线的守军杀了个措手不及,转眼间便尸横遍地。

    廉颇纵马舞斧,大斧所过一命不留,如巍巍铁塔一般屹立于城门一线,战斧似车轮般卷出,将抢上前来,试图夺门的敌卒,统统都杀尽。

    “城门已夺,速发信号!”狂杀中的廉颇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得令的信旗官,急将藏于粮车中的将旗夺过,几步冲到吊桥上,向着北面狂摇战旗。

    残阳下,那一面“廉”字大旗,迎风猎猎飞舞,宣示着城门已经拒住。

    树林之中,陶商看看清清楚,瞬间杀机暴涨,拔剑在手,指着敌城厉声大喝道:“全军出击,给我夺郯城,杀关羽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