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十六章 关二爷,别得意

第七十六章 关二爷,别得意

    进攻的号角声吹响,震动天地。

    众将拍马而出,六千陶家军将士瞬间热血狂燃,挟着震天的喊杀声从树林中冲出,浩浩荡荡的向着敌城涌去。

    挟着漫天的狂尘,六千步骑大军,转眼便杀至城前。

    城门一线,廉颇已指挥着夺门士卒,将堵在城门处的粮车移走,清空了通往城内的大道。

    陶商奔行之中,大喝道:“樊哙,给我率骑兵当先冲进去,谁敢阻拦就辗平谁!”

    从袁绍那里“坑”来三百匹战马,再加上从辽东购来的两百战马,陶商麾下已有五百铁骑。

    五百铁骑,放在河北根本不值一提,放在徐州却绝对是杀手锏的存在。

    樊哙一得号令,把啃到一半的羊腿一扔,热血狂燃,双目充满血丝,兴奋到将自己的衣甲撕了,赤出了一股钢筋般的肌肉。

    “骑兵将士们,跟老子冲进城去,宰光关羽的小猪崽子,给我杀——”赤膀的樊哙,扛着硕大的杀猪刀,如野兽般咆哮,加速冲出。

    身后的五百铁骑,如黑色的狂潮般,汹涌的随他向城门涌去。

    正自苦战的郯城守军,不但没有防备护粮军会兵变,更没有想到,城外竟然还伏有大股兵马。

    惊觉时已晚。

    樊哙率领着五百铁骑,挟着天崩地裂的隆隆巨响,践起漫天烟尘,势如破竹般踏过吊桥,涌入了郯城北门。

    樊哙当先杀入,杀猪刀带着血雾狂斩而出,竟是将一名迎而来的敌卒,一刀掀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未等那惨叫的敌将落地,樊哙一声暴喝,手中刀锋刷刷连扫数下。

    数道鲜血飞上半空,那倒霉的敌卒,竟被瞬间砍成了十七八块,血淋淋的肉块四面八方洒落。

    樊哙这从杀猪中领悟出来的刀法,残忍之极,将那些看到的守军,无不吓得目瞪口呆,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几天不见,这吃货的杀猪刀法又变强了……”跟随杀入的陶商,看到樊哙如此狠辣手段时,不由也暗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樊哙铁骑开路,陶商在花木兰的保护下,与臧霸率步军主力杀入,再加上廉颇的内里外合,城门一线的近七百守军,转眼间已被杀得血流成河,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城楼上,那面“关”字大旗,很快就被斩落,“陶”字的大旗被高高树起,宣示城门陷落。

    这座东海郡的治所,号称被关羽打造到坚不可摧的铁壁,就这样被陶商轻松踏破。

    “城门已经拿下,樊哙,廉老将军,随我去杀关羽。”

    陶商还嫌不够,挥斥着大军,辗杀惊慌失措的敌军,沿着大街一路向着城中心位置的东海郡郡府杀去。

    方杀出三十余步,迎面赶到了几百兵马,领军之将,正是傅士仁。

    正自巡城的傅士仁,听闻运粮队抵达,还以为是陶商信守承诺,将所劫的三万石军粮送到,丝毫没有疑心,便下令北门守军开门放行,他自己则慢悠悠的从西面过来,准备清点粮草。

    半道上时,傅士仁却忽然听到北门方向杀声大作,心中起疑匆忙加快赶来。

    未及抵达北门时,他却骇然撞见了大批陶军,如潮水般迎面而来,一面“陶”大字,耀武扬威的飞扬在前。

    陶商造反袭城!

    刹那间,傅士仁骇然惊变,他万万没有想到,前几日还对他行贿,一副笑脸的陶商,竟然突然造反,且还不可思议的破城而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小子如何破城而入的?”

    “猪崽子,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一声狂烈的暴喝,打破傅士仁的惊魂,只见一身血染的樊哙,手提着一柄血淋淋的杀猪刀,斩出一条血路来,直取傅士仁而至。

    “樊哙,下手轻点,我要活的。”在后督战的陶商,大叫着提醒。

    傅士仁是三四流的武将,庸碌无能且又贪财,这种货色陶商当然不屑于收降,但却可以留着活口,充当他收取残暴点的“提款机”。

    声音未落,樊哙已杀入敌丛中,徐州兵如浪而开,樊哙闪电一般杀至傅士仁近前,手中杀猪刀挟着狂涛之力,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傅士仁大惊失色,急是举刀相迎,刀才举过一半,樊哙的杀猪刀就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巨响声中,傅士仁一声惨叫,连人带刀被樊哙拍飞出去,重重的摔落于地。

    紧跟而上的陶商,稍稍勒马,俯视着趴在地上的傅士仁,冷笑道:“傅士仁,你以为我会做亏本买卖,一盒珍珠换一座城,老子是赚大了,还真得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傅士仁这才恍然惊醒,知道自己中了陶商的诡计,无意中做了陶商诈取郯城的邦凶。

    又羞又愧之下,傅士仁歇厮底里的大骂道:“陶商,你个卑鄙无耻的奸贼,关将军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自己贪财还怪别人,老子让你骂。”陶商呸了他一口,直接驱马从傅士仁的身上踏过。

    只听“咔嚓嚓”一声脆响,傅士仁的两条腿便被战马无情的踏碎,痛得他如杀猪般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宿主对傅士仁实施残暴,获得残暴点7,宿主现有残暴点7。”

    陶商收取了残暴点,喝令亲军将傅士仁绑了,头也不回,跟在樊哙后面,催动着廉颇步军,继续向郡府腹地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郡府。

    大堂中,关羽正高坐于上,一面小酌着美酒,一面欣赏着手中那道战报,赤色的脸上,涌动着丝丝的得意。

    那是来自于淮南前线,最新送到的捷报。

    刘备率徐州军的主力,在盱眙一线跟袁术对峙数月之久,就在几天前终于大败袁术,逼得袁术撤兵而去,败归寿春。

    袁术的威胁,终于被消除。

    自他的大哥刘备坐上这徐州牧之后,袁术的进攻就成了刘备所面临的第一个重大危机,好在刘备撑下来了。

    挟着大破袁术之威班师而归,刘备的威望必将大增,将更得徐州士民的支持,这州牧的位子自然也就坐得更稳了。

    他三兄弟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关羽焉能不为之欣慰得意。

    心情愉悦之下,关羽自少不了小酌几杯,以为庆祝。

    “等大哥班师归来后,就可以对陶商那小子动手了,到时以大哥的威望,看谁还敢再有诽议,那小子劫军粮之事,正好可以当作是对他动刀的借口,真是天助大哥啊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把玩着酒杯,越想越赤色的脸越加得意,不由哈哈大笑,纵酒豪饮。

    正饮得畅快时,一名斥候匆匆而入,拜于醉意微熏的关羽面前,惊叫道:“禀关将军,北门急报,陶商率数千兵马突然杀到,已夺下了北门,正向郡府这边杀来。”

    咣铛~~

    关羽那已经送到嘴边的酒杯,脱手惊落,酒水将飘飘美髯尽皆打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