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十七章 武圣又何惧

第七十七章 武圣又何惧

    “陶商那小子如何能破城而入?敌人出现,北门守军为何不早报?”

    关羽一脸震怒,腾的跳了起来,下意识的想要去摸自己的美髯,却忽然发现美髯已尽被酒水打湿,摸到的是湿乎乎的一片。

    他那赤色的脸上,顿时涌起一丝愠怒的尴尬,将手狠狠的一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脑海中,突然间跳出了一个念头,仿佛突然间想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身形又是一震,孤傲阴怒的赤脸,骤然间涌上羞恼之色。

    他顾不得多想,提起青龙刀,大步流星的冲下高阶,冲出了大堂之外。

    竖耳倾听,果然听到府外隐约有喊杀之声响起,更有隆隆的铁蹄之声,向着郡府这边逼来。

    关羽阴沉沉的脸,又是一变色,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也顾不得许多,急是披挂衣甲,冲出了府门。

    此时的,大街小巷已是乱成了一团,只见败溃的士卒,正一路从街道的那一头逃来,无不是惶恐之极。

    北门方向,尘雾冲天,鲜血飞扬,一队队的骑兵,正向在这边辗压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陶”字大旗,正引领着数不清的陶军士卒,向着他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当先方向,那一员老将不可挡,开山斧扫过之处,狂斩着人头,多半便是传闻中,陶商军中那个冒充古人名字的老将廉颇。

    关羽这下是彻底看清了,来敌正是琅邪陶军,而且他还震怒的认出,跟随在廉颇之后,那个狂杀己军的小子,正是陶商本人。

    “陶商如何能穿过数百里之距,毫无示警的杀入我城中,傅士仁在哪里?”关羽愤怒的大吼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猜到**分,但孤傲自负如他,还是不愿相信,陶商竟借着送粮为名,瞒过他的耳朵,诈开了城门。

    如果他承认,就代表他承认自己被陶商戏耍。

    堂堂美髯公,温酒斩华雄,名震天下,又怎么可能被陶商这个纨绔子弟所戏耍。

    “禀关将军,是陶军伪装成运粮的民夫混进城中,突然发难夺下了城门,傅将军匆匆率军去阻挡,却被敌军报俘……”败溃而来的一名小校,颤抖着叫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惊雷,当头轰落。

    这一次,关羽残存的自负,彻底的被轰碎,他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事实:

    陶商故意劫了他的粮草,又向他赔礼道歉,故意示弱,就是为了以护粮为借口,名正言顺的派兵混进郯城,出其不意的夺下南门,掩护大军趁势杀入城中。

    种种布局,种种的谋划,了无痕迹,让他不知不觉就落入了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可笑他关羽还自负的以为,陶商是真怕了他,岂不知他竟已被陶商玩弄于股掌之中,竟是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陶商小贼,原来你早算计好要造反,竟敢戏耍本将——”关羽一声愤怒的咆哮,一口钢牙欲碎,丹凤眼暴睁欲裂。

    就在他惊愤的片刻间,仓促迎敌守军,面对着陶军绝对优势下的辗压,如败絮一般,纷纷退溃,根本无从阻挡。

    陶军之中,关羽认出了那张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就在那个阴险狡诈的小子,伪装出一副无能的纨绔子弟样,瞒过了他们所有人的眼睛,一次次的瓦解了他们借刀杀人的计谋。

    现在,那小子竟然又在这关键时刻,狠狠的羞辱了他一把,眼看就要将他自认为打造到固若金汤的郯城夺去。

    美髯公,如何能受这等羞辱!

    “陶商奸贼,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,关某今天正好名正言顺的除掉你,人头拿来——”恼羞成怒的关羽,一声震天长啸,拍马舞刀杀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武道,自信之极,以为何以凭着一己之力,于万军中取陶商的首级。

    只要杀掉贼首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杀红了眼的陶军将士,却毫无畏惧,依旧狂冲,眼见关羽冲来,乌压压一片便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蝼蚁般的东西,也敢挡我关羽的路,找死!”

    关羽眼中极尽不屑,手中青龙刀如铁幕般挥展开来,凌烈的刀锋无坚不摧,在阵阵的惨嚎声中,温热的鲜血漫天狂溅,残肢与折断的兵器四面飞落。

    “武圣关羽的实力,97的武力值,果然不是盖的,貌似很强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关羽血腥狂杀那一幕,陶商心中不由也是微微一震,甚至感觉关羽武道实在太强,自己是否有必要稍退避让。

    退让的念头,一闪而逝,陶商的目光旋即重归坚定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若是身为主将的他一动,全军的斗志很可能受挫,若是关羽趁势反攻,他的军队反倒有败溃的危险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只可进,不可退!

    绝不可退缩!

    陶商决心如铁,剑眉一横,厉声道:“全军不可退缩,得关羽首级者,重赏!”

    在陶商的激励下,将士们鼓起勇气,前赴后继,无畏的堵向关羽。

    “姓关的,听说你温酒斩华雄,武功盖世,老夫廉颇就会一会你的高招。”苍烈的叫声中,廉颇杀到,开山斧斩出一条血路,直奔关羽杀去。

    陶商见廉颇杀到,心中一喜,却忙高声提醒道:“关羽前三刀非同一般,老将军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熟知历史,知关羽无论是杀华雄,还是斩廉颇诛文丑,每每都是在三刀之内速胜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就猜想,关羽必有一套独特的法门,可以将他的武道在前三刀提升至极限,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狂杀中的关羽,听到了陶商的示警之声,却是神色微微一变,显然是惊于陶商竟窥破了他武道的虚实。

    惊讶也只是一瞬,关羽旋即狂烈大笑一声,“冒充古人之名的老匹夫,你就算知本将武道精妙所在又如何,我青龙刀照样取你首级!”

    藐绝天下的狂笑声中,关羽催马舞刀,如一道红色的闪电,撕破乱军,顷刻间如铁塔一般,横在了廉颇面前。

    刹那间,廉颇蓦觉惊涛骇浪般的杀气,疯狂的向他袭卷而来,那杀气之强烈,仿佛竟已干扰到他的精神,压迫得他几乎有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心神震撼时,关羽手中的青龙刀,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,挟着毁天灭地般的狂力,向着廉颇的脖颈割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