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十八章 关二爷也有怕的时候

第七十八章 关二爷也有怕的时候

    “千万别小瞧老人,我这老头子就接你一刀。”

    廉颇浑然无惧,深吸一口气,开山斧擎起,手臂青筋爆涨,用尽全力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耳欲聋的金属撞击,火星飞溅如星。

    关羽那一刀,蕴藏着无坚不摧的狂力,竟已超越了97点武力值应该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交手瞬间,看的陶商是心中一揪,着实替廉颇捏了把汗,实怕他被关羽真给一刀秒了,自己损失了一员武力92的大将,那才真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陶商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这一刀挡下的一瞬,廉颇确觉双臂一麻,海潮般的力量,汹涌的双臂灌入体内,疯生的撞击他的五内。

    “他这一刀果然超乎寻常的强,若非是主公事先提醒,我只怕一时大意,已被他一刀轰下马去了。”

    廉颇心是暗自庆幸,重咳了几声,急提一口气,强行压制住了汹涌的血气,勒马转身,以待应战关羽的回身再击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,关羽狂烈孤傲的赤脸上,已尽被惊奇所染。

    这个冒充古人的老匹夫,竟然接下了他这神鬼难敌的一刀!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要知他这一刀,可是连华雄这样的大将,都要被秒杀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的力量果然很强,可惜我提醒过你,不要小看我这老头子。”廉颇勒马,横斧,冷笑着傲对关羽。

    廉颇一席讽刺,如刺扎一般,深深的刺痛关羽骄傲的自尊。

    枣红色的脸在抽动,紧握青龙刀的双手,关节在咯咯作响,关羽蓦的一声低吼,那巨塔般的身躯再度狂射而出,瞬间又撞至了廉颇跟前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,竟敢羞辱我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闷雷般的暴喝,关羽手中的青龙刀,斩破空气的阻隔,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一记“辟波斩浪”,狂轰向廉颇。

    适才那第一刀,关羽只用了七成的力道,却拿不下廉颇。

    今廉颇一番,深深激怒了他,这第二招使出,雷霆千斤之力,已是十成之力。

    一刀交手过后,廉颇信心大增,对关羽的实力已有分寸,自己的武道虽然逊于关羽,但也非质的差别,自信能够挡得住关羽。

    自信狂烈之下,廉颇威势大作,猿臂翻飞,后中开山斧再度袭出,一式“雷击五岳”,挟着撼山之力,迎击而出。

    哐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声金铁激鸣,隆隆的巨响震得廉颇耳膜隐隐刺痛,兵器上传来的巨力更是撞得他刚刚压下的气血,再度激荡翻滚起来,禁不住又大咳几声。

    这一刀的力道,比方才还强上三分,廉颇隐约感觉到,自己内脏在此重击之下,多半已受了些许震伤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刀更强,可惜依然杀不了老夫,关羽,你就这点能耐吗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自信的大笑声中,廉颇强提一口气,半屈的双臂奋力一推,硬是将关羽手中青龙刀荡开。

    关羽一张赤脸,瞬间惊骇到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自斩华雄之后,他可谓一战成名,死于他刀下的敌将不计其数,还从未有人能撑过第二招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冒充廉颇的老匹夫,竟然能神奇般挡下自己十成之力的第二刀!

    那惊奇便化为滚滚怒涛,关羽只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,气到长髯乱舞,眼珠子几乎都要气炸出来。

    一声暴雷般的怒啸,青龙刀再斩而出,卷着猎猎的杀气,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廉颇当头劈至。

    第三刀,挟着排山倒海的力道呼啸而至,这才是最强的一击。

    廉颇傲然无惧,一声暴喝,用尽生平之力,擎起手中的开山斧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两股狂澜怒涛般的气流,电光火石的一瞬相撞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千斤之力直撞而来,廉颇的虎口迸裂,而由手臂灌入体内的巨力,再度搅动着他的五腑六脏翻涌激荡。

    第三刀的力量,已超乎廉颇想象的强悍,但却依旧给他接下。

    反震之力弹向关羽,竟也令他身形微微一震,握刀的双手也隐隐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然后,关羽的赤脸,就变成了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这老匹夫,竟然接下了我的第三刀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惊骇无限,随后恼羞成怒,整个人几如失去理性的野兽,猿臂再度挥出,层层叠叠的刀影,四面八方的向着廉颇攻去。

    廉颇来不及思索,舞动着手中开山斧舞出,从容的应对关羽的狂暴攻势。

    七八招走过,廉颇很明显的感觉到,来自于关羽青龙刀上的压力正在变弱。

    似乎三刀之后,关羽的力量已是强弩之末,正在不知不觉的衰退。

    转眼二十招走过,廉颇已完全感觉不到压迫感,尽管虎口迸裂,内腑轻微的受创,但他已能从容的应对关羽的攻击。

    甚至还能抽得三五招的空隙,转守为攻。

    “主公所说果然不错,关羽武道的精华就在前三刀,三刀一过,他就变成了凡人。”

    廉颇猛然省悟,看穿关羽前三刀力道虽刚猛之极,但对体力的损耗却极大,那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支撑他,一直这么不顾一切的消耗力量,故是三刀一过,刀上的力量便在不断的减退。

    “主公武道微末,却想不到竟能看穿关羽武道虚实,这份眼力,当真是了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廉颇心中暗自为陶商的眼力所惊奇,斗志渐渐大涨,手中开山斧挟着绵绵不绝的力道反击而出。

    周围的陶军将士们,迅速的便从四面八方围上前来支援廉颇,关羽左右的士卒却越战越少,纷纷败溃下去。

    杀不了廉颇,己军又败,关羽情知自己今天想杀陶商已是作梦,再这般跟这老匹夫缠斗下去,纵然自己武道超凡,也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明知是时候该撤了,但关羽却又放不下面子,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正当进退两难时,前方处,又一股陶军杀至,当先一次正是泰山军首领臧霸。

    陶商正愁着廉颇战不下关羽,眼见臧霸杀到,精神陡然一震,大喝道:“臧宣高,你不是要杀刘备么,他的帮凶关羽就在眼前,还不快去助廉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臧霸恨刘备入骨,今见着其义弟关羽,自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,眼珠瞬间充血,大骂一声:“关羽,你们卑鄙的三兄弟,老子今天先杀你,再杀刘备那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怒喝声中,臧霸拍马舞枪,斜刺里杀出,直扑关羽。

    关羽残存的犹豫,被臧霸这么一喝,瞬间给震碎。

    臧霸的武道他很清楚,若是搁在平时,他根本不放在眼里,但现在再加上一个廉颇,二人联手,自己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“陶商奸贼,你敢反我大哥,简直是自寻死路,他日我必亲手取你首级……”关羽发过几句狠,也顾不得什么颜面,急攻几招,晃出一个破绽,勒马跳出战团望南面逃去。

    众陶军将士见神将般的关羽,竟然败溃而逃,信心无不大受鼓舞,士气大盛。

    左右尚自顽抗的守军们,眼见他们神威的关将军,竟然被陶商吓走,残存的士气则是土崩解瓦,呼啦啦的跪倒于地,纷纷的向陶商拜跪求降。

    望着遍地伏跪的降卒,陶商嘴角扬起了一抹痛快欣慰的笑容,脑海里也响起魅力值上升的系统提示音。

    关羽败走,郯城终于落入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想必此刻的吕布,也早已发兵,奇袭了下邳。

    远望着败逃的关羽身影,陶商扬起一抹怒火宣泄过后,才会独有的痛快笑意, “大耳贼,我倒是真想看看,你得知我爆了你的菊花后,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