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一章 甘做婢女

第八十一章 甘做婢女

    那一声哼吟,娇柔如水,就像是一双小手,在陶商的心头轻轻的一挠,饶的他酥**痒的,心头一阵的荡漾。

    自家妻子花木兰,只有在巫山**之时,才能哼出这样的味道来,怎么可能只被摸了几下手,就春情荡漾了呢。

    而且,木兰成天打打杀杀,一双手又要握兵器,又要风吹雨淋,怎么可能如此光滑如玉。

    就算扁鹊有美手的医方,又怎么可能见效这么快,毕竟扁鹊只是神医,不是神仙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对象甘梅产生情爱,宿主获得8仁爱点,宿主现有仁爱点8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冷不丁的响起系统提示音,把陶商给吓了一大跳,他万没有料到,自己摸的不是木兰,竟然是甘梅。

    他立刻松了手,下意识腾的跳了起来,毫无征兆的就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迎面撞见的,正是那张稚嫩的童颜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起的太猛,甘梅又靠的太近,被这么一吓一撞,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丰腴的身子便仰面朝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甘小姐……”陶商不及多想,急是伸手向她的蛮腰间揽去,想要扶住她。

    谁想到,甘梅仰得太厉害,陶商脚下又被一绊,身子向前倾去,不但没有能拉住甘梅,反而被她带的一起身前跌去。

    然后,两人一上一下,同时倒地。

    所幸地板是木制的,还铺着毯子,但陶商的重量也不轻,这么压着甘梅倒下去,还是压的她“嗯哼”一声喘吟。

    倒地的瞬间,陶商本来及多想,空闲的那只右手,本能的就往最近的跟前一按。

    软软的,弹弹的,就好像是按在了一只巨大的,充满了水的皮球上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舒服啊……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阵荡漾,低头看去,才发现自己的那只爪子,不偏不倚,正好无意间按在了她胸前巨峰上。

    陶商又惊又喜,一时失神,竟没想到要起来,就那么压在甘梅上面,右手保持姿势不动。

    甘梅这才回过神来,被陶商的重量压的喘不过气来,樱桃小嘴大口大口的吐着如兰香气,扑面吹来,搅得陶商心头荡漾,更加不想起来。

    她喘了一口气,却才发现二人正以这样不雅的姿势,紧紧的贴在一起,再向下瞟去,更是骇然发现,陶商那只轻薄的爪子,竟然就按在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惊羞之下,甘梅瞬间云霞满面,脸畔生晕,羞到耳根子都红了,热到发烫。

    “国相,你压倒我了……”惊羞之下,甘梅喘着气,难为情的低声抱怨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清醒过来,猛然意识到自己的举止,似乎颇为不雅,有故意轻薄她之嫌,心中虽不情愿,却也只得把手抽走,赶紧从她身上下来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没事吧,有没有伤到哪里?”陶商倒是从容的紧,把甘梅从地上扶起来,很淡定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。”甘梅低低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脸畔依旧云霞赤染,不敢正视隗商的目光,只顾低头整理衣容,以掩饰内心的娇羞尴尬。

    “甘小姐,你怎么想起来郯城,也不说一声?”陶商笑着转移了话题,以缓解她的尴尬。

    甘梅轻吸了几口气,脸畔红晕稍敛,方是歉然一笑,“先前国相不是下令,命我们甘家进献家酿美酒么,我便奉爹爹之命,前来郯城。适才我进来时,见国相似乎肩膀有不适,我便想为国相揉一揉,谁想却惊动了国相,还请国相恕罪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才想起这档子事,若不是为了“取悦”陈平那酒鬼,他也不会令甘家进献美酒。

    要说这甘梅看着稚嫩,胆量却可比她胸前巨峰,竟敢召呼也不打,就主动为自己捶肩掐背。

    陶商明白后,便笑道:“你甘家的酒确实乃当世好酒,我最近新得一谋士,最喜欢你家的酒,所以才会劳烦你甘家,你们想要什么奖赏,尽管说来。”

    甘梅顿时一脸受宠若惊,忙是将小脸一摇,“国相于我甘家有恩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岂敢望报。”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,我救你之事另当别论。”陶商却把手一摆,“我陶商从不亏欠别人,不赏你点什么,心里堵得慌,你尽管开口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甘梅明眸中流露出几分喜色,便要开口,但话到嘴边,却几次三番又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陶商看出她心有所求却不敢开口,便是大度一笑,“我陶商喜欢快人快语,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,当然,前提是我能办到,不然你跟我要天上的月亮,我可没那个本事给你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甘梅“噗哧”一声给他逗笑了,便也不再顾虑,“既然如此,那民女就厚着脸向国相讨要一下琅邪和东海两郡国的酿酒权,不知国相愿不愿意赏给我甘家。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心想这甘梅看着稚嫩,心下里却也聪明的紧,懂得利用跟自己的良好关系,趁机为他甘家求取酿酒权。

    自陶谦执掌徐州后,为了充盈库府,便将酿酒权收归官有,未得官府批准,私人不得擅自酿酒,刘备当上徐州牧后,也继承了陶谦这一项法令。

    至于甘家的淳酿,他们自己宣称是在法令实施前所酿,但陶商猜测他们多半是私下里暗中酿造。

    一旦甘家获得了两郡国的酿酒权,就意味着两地无论官民,都只能从他们甘家买酒,这就相当于他们垄断了两的酒业,这可是一项利润不菲的卖买。

    甘家原本只是东安一小土豪,倘若能拥有这么一项赚钱的产业,财源滚滚而来,不消数年必可成为琅邪大族。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眼珠子一转,却道:“你的这个请求我可以答应你,不过这卖酒所得的收益,你甘家却得分我三成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陶商背后没有糜家这等有钱的大族支持,如今他兵马扩充迅速,军饷钱粮飞涨,正是用钱的时候,卖酒这样赚钱的买卖,岂能轻易的就送给甘家,当然要从中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甘梅却顿时眉开眼笑,想也不想就点头答应,还连连福身见礼,向陶商感激的道谢。

    “有钱大家一起赚,今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,你也别叫我国相了,听着见外,直接管我叫公子就行了。”陶商笑呵呵的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甘梅稚声叫了他一声,却又浅浅笑道:“那公子也别总称我甘小姐了,和爹爹兄长们一样,都管我叫梅儿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便欣然叫了她一声“梅儿”。

    甘梅顿时笑颜如花,脸上却忽然又泛起了犹豫,轻咬着鲜红的嘴唇,迟疑了片刻,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公子,梅儿不家一个不情之请,不知公子可否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甘梅脸畔又悄生红晕,低下头不敢正视陶商的眼睛,却含着羞意,低低道:“梅儿看公子征战在外,夫人也要上阵杀敌,身边也没个人照顾公子饮食起居,公子若是不嫌弃,梅儿愿跟随公子身边做个婢女,服侍公子,也算报答公子对梅儿的救命之恩,还请公子恩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