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二章 帮还是不帮

第八十二章 帮还是不帮

    陶商顿时就愣住了,甘梅的请求着实让他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甘家虽然算不得什么豪门大族,但好歹也算是一县土豪,甘梅绝对也配得起大家闺秀四个字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千金,竟然甘愿做他的婢女,为他做端茶倒水这等粗活。

    不过陶商也不笨,只稍稍愣怔,转眼就明白了甘梅用意。

    她留在自己的身边,就能跟他这个琅邪国相进一步拉进关系,为她甘家巩固和自己这个靠山的亲密度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,陶商还是相信,她所说的报恩是出自于真心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她要是想为家族攀高枝,当初直接顺从的投入袁谭的怀抱不是更好,毕竟跟袁家这棵参天大树相比,他陶商连大树底下的一根小草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辛苦梅儿你了。”陶商也不虚伪客气,痛快的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男人,有这样一个童颜巨峰,让人眼谗的名女子,巴巴求着你要留在身边甘做你的婢女,他这要是都拒绝了,还配是男人么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,梅儿必尽心尽力的伺候公子。”甘梅当然喜出望外,又是一番感激。

    陶商却把手一抬,“先别急着谢我,这件事还得征得夫人点头,毕竟这是家中之事,我不能不尊重她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陶商话音方落,却见花木兰巡府院归来,正巧回到了堂中。

    迎面一见甘梅也在,还跟陶商有说有笑的,花木兰秀眉顿时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甘梅瞧见花木兰到了,忙收敛笑意,赶紧步下阶来,向着她福身一礼,很乖巧的说道:“梅儿见过夫人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只微微点头致意,目光却看向陶商,用眼神问他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陶商便笑道:“夫人你回来的正好,梅儿她刚刚把甘家的美酒送到,适才还求着为夫想留在府中,服侍我们饮食起居,以报我救命之恩。为夫想你又要统领亲军,又要主持内府,实在是辛苦,便想留她在府中做个女管家,为夫人你分担些家务,不知夫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身为女人,眼瞧着自家丈夫,想留这么一个勾人的少女在府中,虽说名义上是婢女,她又岂能不生几分嫉妒。

    但花木兰也不是那种俗气的妒妇,心中虽然不情愿,却又识得大体,不能不答应。

    她便平伏下心中那一丝妒意,淡淡道:“夫君身边也确实需要个体贴的人照顾,木兰打打打杀杀,保护夫君还行,家务事确实有些力不从心,我看她倒也是个心灵手巧的人,既然夫君有这个意思,把她留下来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陶商暗松了一口气,不由在心里赞赏木兰识大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,梅儿一定会用心照顾公子和夫人。”甘梅也如释重负,忙是向木兰道谢。

    陶商便叫她先去安顿入住,甘梅便告退,迈着盈盈步伐而去。

    目送着那丰腴迷人的身影远去,陶商的嘴角,不禁扬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花木兰瞧他那神情,看出了他几分心思,秀鼻中便轻声一哼,“夫君看来很喜欢这个梅,儿,看这小妮子也对夫君有意,夫君何不顺水推舟,直接纳了她为妾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怔,惊奇的看向木兰,“夫人竟然劝我主动纳妾,夫人你就不吃醋吗?”

    花木兰咬了咬嘴唇,却是轻声一叹,“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天经地义之事,我这个做正妻的若是阻拦,岂非有违妇道。况且夫君眼下也是一方诸侯,正需要多纳几个妾室,为陶家早些开枝散叶,木兰心里边就算有些不痛快,还是识得大体的。”

    木兰这一番话,听的陶商是心中热乎乎的,感动的不行,这样相貌绝美,白天上得了杀场,夜晚滚得了床单,还能压制自己的醋意,这么识大体,主动劝夫君纳妾的好妻子,上哪里去找。

    “木兰啊,能娶到你这样贤惠的妻子,真是我陶商祖上积了八辈子的福份啊。”陶商紧紧握住妻子的手,“我才刚刚娶了木兰你没几个月,这么快就又纳妾,岂对得起木兰你对我的好,这纳妾的事也不急在一时,先放一放吧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听着心中也是一阵感动,冷艳的脸上不禁浮现出几分欣慰,“夫君能有这份心意,木兰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木兰却不知,陶商说不急于纳甘梅,一方面是想留给花木兰更多的时间,来独享自己这个丈夫的雨露之情,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他觉着现在就纳了甘梅,实在有些划不来。

    甘梅是有隐藏属性的特殊女子,想要迎娶她的话,就必须付出十几点的魅力值,不然就没办法获得联姻附加属性。

    一旦魅力值一降,部将们的忠诚度势必要跟着下降,别的人不说,陈平才刚刚召唤出来没多久,忠诚度本来就只有那么点,这要是一不小心降成了负数,叛变自己投靠了别的诸侯,损失90多残暴点还是其次,平白给对手送了这么一员牛逼的谋士,那才是最可怕的损失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没娶花木兰之前,摸个腰,亲个嘴什么的,很容易就能获得仁爱点,但成婚洞房之后,男女间的那点新鲜感就骤然下降,现在别说是亲嘴,就算是翻云覆雨也很难让木兰产生仁爱点了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急着纳了甘梅,还不如先留着,保持点新鲜感,从她身上多收取些仁爱点才是王道,才陈平的忠诚度再升高点,自己再多打几场胜仗,多得几点魅力值,再纳她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对了,差点忘了正事!”

    花木兰从夫妻恩爱中突然惊醒,忙道:“吕布刚刚派了信使来,想请咱们发兵南下,往泗水阻拦刘备的援兵,为他争取时间夺取下邳,廉老将军他们都在前堂商议,让我来请夫君你速去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吕布这家伙,当初联手的时候叫的狂,拿下下邳易如反掌,现在可好,刘备大军都快要回来了,下邳却还没拿下来,只能派人来求他出手。

    “当初狂得很,觉的拳头比我大,现在却想利用我去跟刘备大军死磕,帮你争取时间,吕布,你以为我傻么,会做这亏本的买买……”陶商冷笑一声,直奔前堂而去。

    前堂中,廉颇、臧霸、樊哙等文武众将皆已齐集,除了陈平那酒鬼,躲在一旁闲饮之外,大家伙都聚在地图前议论。

    陶商一到,便叫众人各抒己见,议一议要不要出兵帮吕布。

    包括廉颇在内,众将的意见出奇的一致:

    不出兵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刘备大军两万,实力强大,以现有兵力对阻击刘备,势必将是一场恶战,即使成功必也损失不小,既得不到什么实际好处,却反帮了吕布夺下邳。

    以吕布的那劣迹斑斑的履历,击败刘备这个共同的敌人之后,多半会对他们动手,而己军本来就弱于吕布军,又在阻击刘备的战斗在受损,到时候怎可能挡得住吕布的兵锋,辛苦一场,反倒等于为吕布作了嫁衣。

    考虑到利弊如此,大家伙自然都不赞成出兵帮吕布。

    陶商听取众将意见,一时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一帮子目光短浅的俗人,也就只能看到眼前的蝇头小利了……”角落那边,忽然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讽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