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三章 大 局

第八十三章 大 局

    是陈平。

    这个酒鬼一面仰头舔着酒葫芦里的最后一滴酒,一面看似在自言自语,分明却在讥讽众将。

    廉颇和臧霸二人,皆有大将风范,被他讽了也就眉头一凝,也不屑于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樊哙却没那么好脾气了,眼珠子立刻冲他一瞪,“臭酒鬼,你说谁目光短浅呢,你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你,这么激动对号入座做什么……”陈平嘴里嘟囔着,舌头伸了出去,又恶心的舔起了酒葫芦。

    樊哙脑子虽然缺根弦,倒也不是傻子,岂听不出陈平在拐着弯的讽自己,顿时两道粗眉凝成了麻绳,一跃跳将起来,朝他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个臭酒鬼,你是不是皮又痒痒了,看我不收拾你。”樊哙嘴里嘴骂骂咧咧,一边还撸起袖子,作势就要动粗。

    陈平立时吓得一哆嗦,赶紧往后躲,嘴里义正严辞道:“君子动手不动口,咱们有话好好说,动粗多有失风度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我就是个粗人,你跟我耍嘴皮子,老子就跟你玩拳头。”樊哙哪管许久,上前一伸手,轻轻松松的就掐住了陈平的脖子,拳头作势就抡将起来。

    陈平一书生,怎挣得过他,眼睛巴巴的望向了陶商求救。

    陶商也乐的让樊哙吓唬吓唬他,好治一治他那张犯贱的嘴,自然不会坐视他真的被揍,当即喝止了樊哙。

    樊哙这才罢手,不情愿的松开他,狠狠瞪他一眼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陈平长吐一口气,手抚着胸口,一脸惊魂难定的样子,一身酒气也被吓走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闹得差不多了,该干点正事了,陈酒鬼,你有什么意见说出来便是,别拐着弯的讽刺大家。”陶商抬手指了指,示意陈平坐下。

    陈平情绪稍稍平伏,下意识的举起酒葫芦想要喝上几口,却发现最后一滴已被他舔干净,只得晃着空葫芦叹息道:“我这一肚子的话,都给那蛮牛吓的忘了,如果现在有一葫甘家陈酿的话,说不定很快就会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酒鬼,又在讨酒喝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无奈,谁让陈平是智谋超凡的奇人,自古以来,但凡奇人必有奇特的癖好,陈平嗜酒如命便是一例。

    “正好前日甘家又送来了几坛好酒,来人啊,去给那酒鬼灌上一葫芦。”

    陈平一听有甘家好酒,两眼顿时放光,赶紧把酒葫芦交给婢女,片刻之后,一葫的好酒又放回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好酒,真是好酒啊,此酒只应天上有,简直是神仙酒啊……”陈平猛灌数口,忍不住啧啧大赞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能摇头一笑,“酒已经喝了,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平咂巴了最后几口,将酒葫芦当宝贝似的揣在怀中,干咳过几声,方不紧不慢道:“吕布是反复无常,将来拿下徐州后,势必要跟我们翻脸,但如果现在我们不出手,坐视刘备兵进下邳,对吕布形成内外夹击之势,吕布必败走彭城,甚至是直接败归小沛,被彻底赶出徐州。”

    灌一口酒,润过嗓子,陈平继续道:“那时候,徐州的造反势力就只剩下我们一路,而刘备挟着先败袁术,再败吕布之威,必然声威大震,士气如虹,到时掉转矛头再来进攻我们的话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陈平不再说去,只冷笑了一声,言下之意却已明了。

    众将沉默了,神情中对陈平的那份不满之意,也减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唇亡齿寒,唇亡齿寒啊……”廉颇捋着白须感叹,口中那四个字,显然也赞同了陈平说法。

    樊哙也不瞪他了,却仍粗着嗓子嚷道:“臭酒鬼,你说了半天,就是想让我们出手帮吕布呗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咱们去拼死阻击刘备,最后两败俱伤,实力大损,到时候吕布拿下下邳,反对咱们捅刀子,咱们拿什么来抵挡吕布?”

    樊哙的话正说到了陶商心坎,所谓唇亡齿寒的道理,他又岂会不知,他之所以不发表看法,就是顾忌着吕布。

    他便微微点头,目光看向陈平,看他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“先败刘备,瓜分徐州,这是咱们举兵造反的根本目,跟吕布翻脸已是后话,必须先建立在赶走刘备的前提之下。”

    再灌一口美酒,陈平的嘴角钩起一抹诡秘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至于提防吕布,咱们可以逼吕布做出让步,把下邳国北面良成、司吾、曲江几县分给我们,这样吕布只能得半个下邳国,实力势必会被削弱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阻击刘备,只有没有脑子的蛮牛,才会只想着去用蛮力血拼,力敌不成,咱们可以智取嘛,何必跟刘备拼消耗。”

    陈平这最后一席话说罢,陶商心中已有主意,决心以大局为重,南下阻击刘备。

    最关键就在于陈平最后一句,听他那意思,似乎有计破刘备的办法,既然不用大损兵力,就能够阻击刘备,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。

    “陈酒鬼,话都让你给说尽了,逼吕布多让几县给我们还成,可这智取刘备,莫非你已有什么妙计了吗?”花木兰却表明怀疑。

    陈平却耸了耸肩,脸上流露出无辜的表情,“平之用计,在于临战随机应变,咱们现在离刘备八竿子远,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着,我怎么可能想到妙计,夫人这是要叫我巧妇作无米之炊嘛。”

    陈平说的似乎也有道理,花木兰无话可说,众将也都望向陶商,军议到现在,有利有弊,也只能由陶商这个主公来做决断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思虑了诸般利弊,再次提起头时,陶商的脸上已只余下决毅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,发兵南下,阻击大耳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,吕布的信使带着刘备的回复,星夜赶回了下邳大营。

    下邳城外,吕布的大军将城池围了个水泄不通,大军已攻城七日,下邳却在陈登镇守下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围营中军大帐中,温侯吕布高坐于上,剑眉深凝,刀削似的一张脸,冷峻霸道,阴沉如铁。

    左右张辽高顺等部将,一个个也皆神情凝重,甚至是谋主陈宫,此刻也眉头凝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刘备的大军在急速逼近,下邳城却久攻不下,他们焉能不为之担忧。

    气氛正沉重时,前往郯城的信使,风尘仆仆的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怎样,那陶商答应出兵了吗?”吕布精神为之一震,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信使便将陶商要求分得司吾等北面数县的条件,小心翼翼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吕布原本振奋的表情,顿时又阴沉起来,鹰目之中,闪烁着丝丝恼火之意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们跟陶商达成的协议,是谁出力多,谁就多分地盘,如今咱们邀陶商出兵阻击刘备,他提出多分些地盘也在情理之中,主公,大局为重,答应了一吧。”张辽第一个站出来劝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吕布还没说话,便听帐外传入一个女子傲怒的声音:“文远叔你糊涂了么,我父帅是什么身份,岂能被陶商那小子要胁,请父帅分我一支兵马,我星夜去取了郯城,摘了陶商那小子的人头给父帅出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