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四章 速战速决之策

第八十四章 速战速决之策

    帐帘掀起,一名少女武将,挟着一身傲气大步进入大帐。

    那少女身着银甲,身后红色的披风猎猎如火,朱唇玉面,目若星辰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,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流星撞入帐中,刹那间令所有人都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吕布一见那少女,刀削的脸立时一沉,喝道:“灵姬,不得对文远出言不逊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正是吕布的女儿,吕灵姬。

    吕灵姬星眸一动,流露出几分不满,“前番女儿随文远叔去郯城跟那小子谈判时,那小子明明实力不行,却还敢跟咱们讨价还价,现在又敢拿出兵之事来要胁父帅,女儿只是看不下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父女连心,他二人都是骄傲自负的性情,吕布本来就心里不爽,今被女儿这番话一煽动,更加觉得恼火。

    吕布阴沉不语,脸上的怒气却愈燃愈烈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沉默不语的谋主陈宫,干咳了几声,终于开口道:“北面司吾几县,皆是下邳富庶之地,今陶商一口气都给要去,咱们即使攻下下邳国,也等于大打了个折扣,到最后得利最多的人,反而成了他陶商,大小姐愤怒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见得陈宫也站在自己这边,吕灵姬一下子又平添几分底气,俏脸一昂,更加自恃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……”陈宫却话锋忽然一转,“如果咱们不答应那小子,他就不肯出兵,刘备的大军就能顺利杀至下邳,到时候和陈登内外夹击,形势对我们就将极其不利,介时若不幸败走,别说半个下邳国,只怕连到手的彭城国也得吐出来,这损失就更大了,所以嘛……”

    陈宫捋着胡须,不再往下说下去,只能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吕布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吕布深吸一口气,“大局为重,速速回复那小子,本侯答应他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吕布也是有大局观的,在几个县和半个下邳郡还有彭城国两者之间,他自然分得出轻重取舍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张辽陈宫皆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吕灵姬则没想到,陈宫竟然会转口赞同向陶商割地,自己的父亲竟然还答应了!

    情急之下,吕灵姬急道:“父帅乃天下第一武将,那小子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奸诈小儿,父帅岂能被他要胁,这要传扬出去,父帅的威名何在。”

    吕布刀削的脸上,却掠起一丝冷傲的不屑,“没有地盘,再大的威名也早晚会烟销云散,那小子敢要胁为父,为父已经记住,有他后悔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宫又一捋八字须,嘴角再次钩起一抹诡笑,“大家不要忘了,刘备的兵马要远多于陶商,就算陶商最后能挡住刘备,也必会兵力大损,到时候咱们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陈宫又是嘿嘿一声冷笑,深陷的眼眶中,闪过丝阴狠之色。

    吕灵姬听出其父口中,隐隐有将来报复的意味,再听陈宫一番解释,这才恍然大悟,亢怒的情绪方始平伏,不再有异议。

    当天吕布便再命信使出兵,前去向陶商回复,请陶商即刻出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,沐水南岸。

    正在行军中的陶商,收到了吕布的亲笔回信,愿意答应多分下邳北面诸县给他。

    吕布的让步早在陶商意料之中,回复一收到,陶商当即下令,五千大军加快行军,直奔沐口而去。

    沐水起源于泰山,自北向南穿越琅邪、东海、下邳,最终汇入徐州最大的水系泗水之中。

    两水交汇之地,名为沐口。

    至于泗水,则发源于兖州,流经下邳城,向南汇入淮河。

    刘备大军北归,必然沿着泗水北上,直趋下邳城,沐口便成了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陶商快马加鞭,星夜兼程南下,早于刘备一天抵达沐口,安营扎寨,设下三重鹿角,摆出一副严守之势。

    一天后,刘备统帅着两万大军,随后赶到沐口一线,见陶商堵住了去路,只得在距陶营七里之地下寨,形成威逼之势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正如陶商预料的那样,急着去解下邳之围的刘备,没有半分犹豫,立营已毕,立刻便对陶军大营发动了猛烈的攻势。

    刘备仗着兵多,不惜士卒生命,不分昼夜的强攻,几次三番险些攻破营墙,若非廉颇指挥得当,营垒险些就要被攻破。

    一连数天的强攻,陶商损兵五百,开始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刘备方面损失也不小,士卒死伤竟两千之众,暂时也停止了疯狂的进攻,令士卒且作休整,并催促糜竺速发粮草往沐口大营。

    陶商也很清楚,刘备的息兵只是暂时的,一则是他的士卒死伤颇重,二来则是因为他从淮南前线带回来的粮草,消耗的已经差不多,他必须要等到糜竺送到的粮草补充完毕,没有粮草之忧后,才会再次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便将面临刘备更加疯狂,更加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一波进攻就损失了五百人,已经超过了陶商的心理底线,他已再经不起这样的损失,必经得想个办法,在尽量减少兵力损失的情况下,能够击败刘备。

    陶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之内,酒香四溢,足足三坛甘家陈酿被摆在案几上,统统都开了封。

    “陈酒鬼,是你提议我发兵阻击刘备,也是你说会有智败刘备之策,现在这酒都给你开了封,你尽管喝个够,喝饱了就给我拿出个破敌妙计来。”陶商手一挥,指着酒坛,用命令的口气道。

    陈平一见美酒就两眼放光,鼻子凑到最个坛口,深深的吸上一口,一副万般陶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主公这么大方,那我就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陈平是说不客气就一点都不客气,毫不顾忌什么文人形象,抱起酒坛就仰面朝天的大灌起来。

    大股大股的酒水,很快就将他打湿成了一只“酒漕鸡”,他却浑然不顾,只顾痛饮,那般样子,好似恨不得变成一只醉猫,就淹死在酒坛子里算完。

    左右臧霸等人,皆以一种嗔目结舌的样,吃惊的看着狂饮的陈平,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就连自诩为吃货的樊哙,也呆呆的看着陈平,忘了自己的手里还攥着半条没有啃完的羊腿。

    不知灌了许久,陈平竟是将三坛美酒,灌了个干干净净,一滴不剩,然后便抱着酒坛,盘膝坐在地上,打起了饱嗝。

    “别人喝酒是喝好,他喝酒却要喝饱,真是名符其实的酒鬼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感慨,却咳了一声,问道:“陈酒鬼,这酒你都喝完了,计策呢?”

    “主……主公,你手里边是不是还扣着……扣着糜芳和孙乾二人呢?”陈平喘着气问道,满肚子的酒憋得他连说话都费劲。

    “都在我手中,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就好,这两个人就是……就是咱们击败刘备的……妙……妙……妙计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