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五章 阶下囚的受宠若惊

第八十五章 阶下囚的受宠若惊

    时已入夜,沐口,陶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之内,灯火通明,酒香四溢。

    陶商不着甲胄,神情若有所思,把玩着手中空酒杯,不时瞥一眼案前已摆满酒肉的空案几。

    他在等什么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花木兰步入了书房中,“夫君,孙乾已经带到,就在帐外候着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花木兰还暗向陶商使了个别有意味的眼神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向花木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花木兰会意,退出帐外,很快,孙乾便进入了帐中。

    一脸黯然的孙乾,表情复杂的立在那里,一见着陶商,眼神中就不禁闪过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几个月的监禁生活,孙乾吃了不少苦头,当初被陶商一顿狠揍,打得是皮开肉烂,鼻青脸肿,被关押的时间里,每隔一月又被陶商暴揍一回以搜取残暴点,时至如今左手的骨折还没有痊愈,还在打着绷带。

    经过这样的蹂躏,孙乾先前的那份顽强已经被陶商瓦解,在他的眼中,陶商俨然已暴戾的魔鬼一般,今日突然间召见,孙乾以为自己又要被蹂躏,如何能不生心忌惮。

    “孙从事,快快请坐。”陶商却一反常态,竟是很客气的召呼孙乾。

    孙乾愣了一下,反倒被陶商客气的态度搞得有点不知所措,一脸茫然的勉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亲自给他斟了一杯酒,笑道:“孙从事,之前陶某脾气是大了点,对你有所冒犯,你千万别记在心里,来这一杯敬权当我对你赔罪。”

    说着端起自己的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孙乾却糊涂了,鼻青脸肿的一张残脸上,转眼涌满了惊愕。

    被陶商“虐待”蹂躏已久,孙乾已经习惯性的对陶商产生了恐惧,他作梦也想不到,陶商不但对他这么客气,竟然还给他敬酒赔罪。

    陶商的态度忽然间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反而让他愈加的惶然不知所措,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很僵硬的将那酒饮下。

    陶商却越发热情,连着敬了他几杯。

    几巡酒过,孙乾紧张的情绪因酒意而缓解,精神渐渐放松,禁不住小心翼翼道:“陶公子深夜召孙某前来,又是这等态度,到底有何用意?”

    陶商笑道:“其实是这样的,你也知道,本公子已举兵反刘,不过现在看来,我与刘玄德苦战,最后却让吕布捡了大便宜,这于我于刘玄德都得不偿失。所以我想请你去向刘玄德代我传话,只要他答应让我兼领琅邪和东海两郡国,我就撤兵回郯城,放开一条路让他去救下邳,从此往后两家修好,他依旧可以继续做他的徐州牧。”

    陶商要放他走,去让他给刘备传话?

    孙乾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,愣怔了大半晌方才反应过来,心中不禁一阵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怎么,孙从事难道不愿意?”陶商见他发愣便问道。

    孙乾浑身一震,猛然间清醒过来,忙是笑道:“陶公子终于省悟,重回正道,不与那吕布那三姓家奴同流合污,实在是明智之举,乾岂会不愿传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辛苦孙从事了。”陶商哈哈大笑,继续孙乾尽兴而饮,喝得是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酒过数巡,陶商已有些微醉。

    正当兴头时,花木兰忽然进入大帐,“主公,糜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嘴边,花木兰蓦然闭口,看了一个醉眼迷糊的孙乾,向陶商眼神暗示。

    陶商点了点头,向花木兰示意一眼。

    木兰会意,先行离帐,陶商则瞄向了孙乾。

    孙乾虽也喝了不少酒,但他的头脑还是清醒的,见那二人神神秘秘的,料想必有机密之事,又见陶商转过头来时,便忙作醉意熏熏之状,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“孙从事,你先慢慢喝,我出去叫人再拿几坛好酒来。”陶商凑上近前,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酒……酒……”孙乾舌头都在打结,醉的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放心,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带着一身的酒气晃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孙乾见无旁人在场,便起了刺探之心,遂也起身,蹑手蹑脚的凑到了帐帘,悄悄的瞄出了半个眼睛,竖耳偷听。

    “小的乃糜别驾亲信,特奉我家主人之命前来回复,主人已故意拖延了送给刘玄德粮草的日期,以显示我家主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听得话,孙乾神色立时一变。

    那个跟陶商对话之人,竟然是糜竺的亲信?

    糜竺竟敢跟陶商暗中联络?还声称要延延交付刘备的粮草?这个糜竺,难道想背叛刘备,投奔陶商不成?

    一时之间,孙乾的脑海里涌起了深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糜竺果然是个识时务之人,既然他这么有诚意,那我就答应他的请求,两日后在沐口东北二十里的苍亭跟他会面,亲自接受他的归顺,以表本公子的诚心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语,如一道晴天霹雳,瞬间把偷听的孙乾劈的身形剧变,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孙乾万万不敢相信,糜竺竟然真的见刘备势危,选择背叛刘备,暗中勾结上了陶商。

    “主公被堵在沐口无法救下邳,粮草军需全靠糜家支持,糜家一反,粮草必被掐断,到时候岂非军心大乱……”

    心情震怖的孙乾,脸上是恨怒交加,越想越心惊胆战,既为糜竺的背叛而怒恨,又为刘备的未来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已利用那孙乾向刘备假意示好,以麻痹他,回去告诉你家主人,继续假装忠于刘备,只故意拖延粮草便是。”帐外陶商又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的就尽快回复主人,小的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打发走了糜家的信使,陶商的脸上扬起一抹得意的冷笑,欣然转身回往大帐。

    孙乾吓得是浑身一颤,赶紧将身子缩了回去,重新瘫在了案几上,继续装起了酒醉。

    当陶商回往大帐之时,孙乾已软成了一只泥鳅,趴在案几上眼睛都睁不开,嘴里不断念叨着要喝酒,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。

    陶商那佯醉的眼眸中,悄然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孙从事,让你久等了,来,咱们接着喝。”陶商马上也恢复了醉态,摇摇晃晃的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孙乾被陶商扶了起来,继续被灌酒,继续装醉,心中却暗自冷笑:“姓陶的小贼,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么,老天有眼,让我偷听到了你跟糜竺的阴谋,等我把消息送到玄德公手里,就是我孙乾报你羞辱之仇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盘算着复仇的蓝图,表面上孙乾却佯作大醉,醉得比陶商更厉害。

    又是几巡酒过,孙乾已是醉到不省人事,陶商也醉得差不多了,便命人叫孙乾送回帐中休息,明早再派人送他归往刘备大营。

    被抬走的孙乾,一路上为了把戏演真,还故意撒起了酒疯,偏就是不肯走,叫嚷着要喝个不醉不休,士卒们只好把他强行抬走。

    目送着孙乾被抬走,陶商那一身的酒意旋即消散,转眼形容已如常。

    “夫君,咱们这场戏,骗过了孙乾那厮了吗,”花木兰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孙乾是一定信了,接下来,咱们就要看酒鬼这一条妙计,骗不骗得过刘备了。”陶商嘴角扬起了一抹诡秘的弧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