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六章 天赐良机

第八十六章 天赐良机

    次日天色一亮,陶商便信守承诺,放孙乾离开,并亲自将其送往了营门之外。

    孙乾拱手告辞,扭头策马狂奔,回望着陶营渐渐远去,直至消失在地平线下,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孙乾,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幸亏上天保佑,让我误打误撞,探听到了那小贼和糜竺的阴谋,我得速速赶回大营,将这十万火急之事,报与主公才……”

    思绪飞转,孙乾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讥讽的冷笑,策马狂奔数里,刘军大营隐约已在前方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中,刘备正皱着眉头干坐,灰白的脸上神情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素来沉稳的刘备,此刻内心中的焦虑不安,也不免显露在了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下邳已被围十日之久,形势无法预料,也不知陈登还能支撑几天。

    淮南方向,原本归败寿春的袁术,在闻知了徐州变乱之后,又再度起兵,沿淮水向广陵郡进发。

    仗打到这个份上,刘备只能集中全力平定陶商和吕布的联手叛乱,已无瑕分兵南下,也只能忍痛割肉,眼睁睁的看到广陵郡落入袁术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帐外亲兵来报,言是孙乾归来了。

    “公祐归来!”刘备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当初孙乾出使袁谭,奉他之命结好袁大公子,并协助袁谭攻打琅邪,以除掉陶商,却因袁谭兵败为陶商所捉,生死一直没有音询。

    数月过去,刘备都以为孙乾已被陶商所杀,却万没想到,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了。

    刘备原本焦虑的思绪,顿起惊奇,忙是令将孙乾传入相见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但见一人风尘仆仆的步入了帐中,刘备举目看去,不是孙乾又会是谁。

    他一见刘备,不由百感交集,上前拜于跟前,愧然道:“乾无能,为贼所擒,今日才来见主公,请主公恕罪。”

    孙乾乃奉刘备之命,出使袁谭,充当其进攻陶商的向导,谋划不成,却反被陶商活捉,自然觉得有愧于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忙是起身上前,将孙乾扶起,“公祐你是奉我之命才会留在袁谭身边,之所以为陶商小贼擒,也皆是因为袁谭无能,连累了你而已,今如今能活着回来,我已经很欣慰,又岂会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刘备的大度,让孙乾甚为感动,当他抬起头来时,已经是感动的眼泪汪汪。

    刘备又好生宽慰了他一番,方才询问他是如何从陶商那里逃出,孙乾不敢隐瞒,只能如实回答,说是陶商主动放归于他。

    “主动放归?那小贼会有这么好心,会主动放了你?”未等刘备开口,关羽便反问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孙乾入帐那一刻起,关羽就对他的归来怀有疑心,不光是关羽,张飞和简雍等文武,皆怀有同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孙乾忙解释道:“那陶商是想借乾之口向主公传话,只要主公答应令他兼领东海两郡国,他就主动退兵回郯城,放主公去救下邳,事后他还会继续奉主公为州牧,所以才会放我回来,以转达他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是忌惮于吕布,不想自损实力,让吕布捡便宜。

    刘备很快就“看破”了陶商的用意,对孙乾的归来,疑心便解。

    “主公,属下回来之前,还无意中刺探到一件至关重要之事,必须要报与主公知晓。”孙乾的神情蓦然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至关重要之事?

    刘备狐疑的看向孙乾,向他点头示意,令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孙乾不敢直言,却向刘备示意屏退左右闲杂人等。

    他这么神神秘秘,刘备疑心更重,便将左右亲兵都屏退,帐中只留下关羽和张飞,还有简雍三个亲信的部下。

    闲人已被屏退,孙乾这才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主公,其实陶商求和退兵之事,只是他掩人耳目的诡计而已,事实是糜竺已经暗中勾结了他,准备反叛主公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刘备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糜竺也要反!

    这震惊的消息,令在场关羽等人,也无不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刘备却只骇然一瞬,却转眼已强行压制,恢得平静,一张脸阴沉如铁。

    倘若在几天之前,孙乾跟他说糜竺要反,他绝对不会相信,但现在吕布和陶商相继造反,徐州人心动荡,形势复杂不明,他这个州牧的位子不稳,这个时候除了他最信任的两个义兄弟,谁要跟着造他的反都不是没有可能

    即使糜竺反叛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下去。”刘备铁青着脸,向着孙乾示意。

    孙乾遂将当日在陶商帐中时,如何的佯装酒醉,又如何暗中偷听到陶商跟糜家信使的对话,糜家如何故意拖延粮草,陶商又如何约定糜竺两日后于苍亭会面之事,不敢有一丝的遗漏,统统一五一十的报知了刘备。

    孙乾的话,刘备一字一句,听的清清楚楚,一张脸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巴子的,怪不得糜竺那厮左拖右拖,粮草迟了数日就是不送到,原来他已经暗中投靠了陶商那小贼,俺早知道无商不奸,糜竺这奸商靠不住。”未等刘备开口,张飞就恼火的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关羽也捋着美髯,冷哼了一声,“商人毕竟是商人,唯利是图,投机取巧才是他们的本性,如今那糜竺见陶商羽翼已丰,兄长又形势不利,倒向那小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事,何况他糜家跟姓陶的还早有婚约,愚弟现在倒是开始怀疑,那陶商屡屡能以弱胜强,说不定就有糜家暗中相助。”

    脸色铁青的刘备,听了义弟这番话,不由身形又是一震,起身踱起步来,脸上的表情是狐疑丛丛,隐隐已有怒色。

    “听关将军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一桩传闻,听说当初那糜家兄妹亲自往海西退婚,这婚没有退成,却反送了陶商三百万钱,这些钱正好成了那小子招兵买马起家的本钱。”简雍也从旁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反正到了这个时候,先前糜家所做的任何有关于陶商的事,都有可能成为糜家早有反意的佐证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本是一脸阴怒的刘备,忽然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那一声叹声中,充满了无奈和委屈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我刘备向来是待人以诚,对糜竺肝胆相照,万分信任,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背叛我,这叫我情何以堪,当真是心痛欲碎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说着还双手捶胸,一副心缢痛的样子,眼角还浸起几抹委屈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主公心慈仁厚,是那糜竺奸滑,眼中只有一个利字,这样的臣子不要也罢,省得以后造成更大的祸患,如今他既然已露出真面目,正好将他和陶商一并除掉便是。”孙乾从旁宽慰道。

    刘备又叹了一声,“眼下糜竺叛乱,粮草被断,军中只余三日之粮,撑不了几天就会军心变乱,莫说是除掉叛贼,只怕是夺回徐州也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连连摇头,不忍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关张二将,虽也个个愤慨,却又都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孙乾的嘴角,却钩起一抹冷绝的诡笑,“主公莫要担心,陶商两日后不是要去苍亭跟糜竺会面吗,咱们便抓住这个时机,派一路轻兵直奔苍亭,一举将陶商击杀,来他个杀贼先杀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刘备无奈的脸一震,深陷的眼眶中,立时闪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关羽也丹凤眼一睁,“公祐言之有理,这正是天赐给咱们除贼的良机,只要陶贼一死,其军必溃,咱们就可以挥师下邳,内外合击灭了吕布,到时候叛乱便可轻易平定,徐州还是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刘备这时已直起了腰,脸上的委屈之色烟销云散,恢复了枭雄气度。

    嘴角微微上扬,刘备猛一拍案,杀机凛凛的喝道:“云长,我就命你率五百精兵,绕过敌军防线,径征苍亭,务必要一举击杀陶商那叛贼,提他的人头前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愚弟遵命!”关羽慨然接令,一身复仇的杀机顿燃。

    孙乾也一拱手,愤然道:“主公,那陶商残暴,没少对乾用刑,我在他手底下可以说是受尽了折磨。乾请跟关将军一同去击杀那叛贼,也算让乾出一口恶气,还请主公恩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就准你所请,你与云长一道去击杀陶商奸贼。”刘备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关羽和孙乾二人,便趁着夜色的掩护,率五百精锐之兵离开大营,直奔几十里外的苍亭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陶军大营。

    就在数里之外,关羽率军悄悄出动之时,陶军大营的偏门也缓缓的被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陶商驱马扶剑,缓缓的步出了营门,身边跟随着樊哙和廉颇两员大将,再往后便是三百铁骑。

    “夫君,此去千万小心。”花木兰立于营门边,神色中尽是关怀。

    陶商淡然一笑,“放心吧,有廉老将军,还有樊哙跟随,不会有事的,安心在营中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陶商已拨马出了营门。

    身后紧跟而过的樊哙,则边啃羊腿,边拍着胸脯道:“主母尽管放一百颗心,有我老樊在,管叫主公少不了一根毛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说到做到,若是他有半点差池,回来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狗。”花木兰一脸凶光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樊哙打了个寒战,一脸惧色,哪里敢再多说,赶紧拨马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五百铁骑无声的远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