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七章 借刀杀人,我也会

第八十七章 借刀杀人,我也会

    两日后,苍亭。

    北面那一片小山丘上,陶商匍匐在草丛间,一双鹰目一动不动的盯着大道尽头那一座小小的石亭。

    那是他跟糜竺约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日过正午,离约定之时还有不到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骑斥侯从东北面飞奔而归,爬上山丘来到陶商跟前,拱手道:“禀主公,东北面已经发现糜家的队伍,大概有五百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糜家果然是有钱,出一趟门光私兵就带出五百多号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感慨,挥手喝了一声“再探再报”。

    斥侯飞奔而去,陶商的目光移向了西南面,糜竺已经准时出现,他布下的诱饵差不多也该提前到了。

    果然,西北面大道的尽头,很快出现了一队人马,打着他“陶”字的旗号,一路向着石亭这边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队一百多人的队伍,便从陶商的眼皮子底下经过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越过众人,目光落在了众军环护,骑着高头大马的那名年轻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断了一只手臂,正是被他监禁数月之久的糜芳。

    相隔虽有数百步,陶商却仿佛能够看到,此刻糜芳的脸上,正洋溢着何等迫不及待,却又暗自得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队伍抵达石亭,遂是停止前进。

    糜芳立于石亭中,举目遥望着东北方向,目光中溢洋着一丝飞鸟出笼般的期盼。

    就在两天前,陶商在中军大帐中热情的召待了他,声称已跟糜家达成协议,他大哥糜家将延后对刘备供应粮草,做为回报,他将得到自由,被放归糜家,糜竺还会前来这里亲自接他回朐县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对我所做的一切,我糜芳死也不会忘记,你很快就会知道,放我走是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,我一定会鼓动大哥全力支持玄德公,早晚要把你碎尸万段……”糜芳暗暗咬牙,拳头攥的咔咔作响,眼中悄燃着恨意。

    被陶商监禁的几个月来,他不但被陶商斩了一臂,还被陶商每隔一月就没来由的痛揍一顿,可谓是受尽了羞辱折磨。

    身为糜家二公子,养尊处优已久,何曾受到过这样的苦,此刻的糜芳已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陶商的魔爪,早日所仇雪恨。

    他却浑然不知,就在不远处的那座小山丘上,他切齿的仇人,正是冷冷的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就在他思绪澎湃,胸中酝酿着种种复仇计划时,蓦然间,身后方向响起的喊杀之声,打断了他的神思。

    糜芳身形一震,急是转身寻声望去,但见石亭南面的树林之中,竟突然间杀出了一队兵马,卷着遮天的尘雾,挟着震天的杀声,向着他所在方向,狂扑而来。

    糜芳脸色立变。

    陶商不是说好了要放他走么,怎的这里会突然间杀出一路伏兵,难道说陶商那小子突然反悔,竟想要杀了他不成?

    这也不对啊,身边这些护送他的士卒,都是陶商的人马,陶商要想杀他,只消派一骑传令兵便可,又何必这般兴师动众。

    糜芳转眼满脸茫然,望着汹汹杀至的兵马,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。

    山丘之上,匍匐的陶商,看着那骤然杀出的伏兵,却不由的笑了,口中喃喃道:“陈酒鬼啊陈酒鬼,你92的智谋果然不是盖的,看来这一石二鸟之计是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压根就没想要跟糜竺会面,糜竺也根本没有打算要归降陶商,当日中军大帐之外,孙乾自以为偷听到的那段机密对话,只不过是陶商故意演给他看的一出戏而已。

    糜竺是什么人,那可是天下第一大投机商人,他又岂会为了保住区区一个弟弟的性命,就在刘备还握有两万雄兵,徐州战事没有明了之前,就选择投靠陶商呢。

    陶商只不过是用放归糜芳做条件,换取糜竺延后供应刘备粮草的日期而已。

    糜竺估算着刘备的粮草还能支撑几日,晚送几天粮草也不至于影响到大局,且能换回自己弟弟一条命,这买卖还算有得赚,自然是痛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为救弟弟一条命,就公然延误军粮运送,这等以私废公之举,糜竺当然不敢向刘备直言,只好以粮草筹备未齐为由,希望能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他却不料,他的拖延举动,反而佐证了孙乾偷听到的“事实”,让刘备深信糜竺已反,才会用孙乾之计,派兵前来袭杀“陶商”。

    刘备作梦也想不到,他成了陶商借刀杀人的工具,借他之手杀掉糜芳。

    一旦刘备认定糜竺叛变,又杀了他的亲弟弟,无论糜竺是出于愤怒,还是出于害怕,他都只能被逼背叛刘备,投靠陶商。

    而刘备的大军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垮,就是靠着糜家供给粮草,一旦糜竺彻底停掉粮草供应,刘备的两万大军不出数日,必然不战自溃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陶商不但保存了实力,又成功阻击了刘备,还羸得了糜家徐州巨富归顺于自己,不正是一石二鸟。

    至于糜芳,陶商把他折磨成那样,知他必深恨自己,怎么还会让这么个隐患活着,这次借着刘备之手,既可除掉糜芳,又不会遭糜家怨恨,对他来说,简直是一箭三雕。

    陶商不得不说,陈平此计简直是妙到了极点,也不枉他花费了90的残暴点,还有那么多的甘家美酒。

    在他讽刺的目光视下,五百刘军滚滚杀至,冲在最前面的,正是老对手关羽,跟在关羽后面的则是孙乾。

    此刻,这二人皆以为陶商就在那一百多人当中,皆挟着无尽的复仇怒火,纵后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用戏耍般的诡计,诈取郯城,杀得堂堂美髯公弃城狼狈而逃,威名可谓扫地,这份莫大的羞辱,关羽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今日,他是抱着复仇的雄心而来,誓杀关羽。

    至于孙乾,好歹也是一介名士,几个月来却被陶商暴揍了数次,这等羞辱他如何能忘,今日随关羽杀来,自然也要一雪耻辱。

    两人率领着五百精锐的刘军,转眼汹涌杀至,如虎入羊群一般,杀了那一百陶军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百陶军便被杀得鬼哭狼嚎,死伤大半,余者哪里还敢再抵抗,纷纷四散溃逃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,是我,我是糜芳!”

    糜芳却激动的放声大叫,他认出了关羽,以为这是自家哥安排的兵马,是害怕陶商临时变卦反悔,才特意请了关羽前来相救。

    此时的关羽,青龙刀已染血无数,正在乱军之中狂杀。

    他刀下已杀十余名敌卒,环顾四扫,却并没有发现陶商的身影,这让他颇为不爽。

    “陶商奸贼人在何处,为什么没看到他,难道这小子已经跑了不成?”关羽一双丹凤眼,四面八方的乱扫,寻找着陶商的身影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他却猛然听到了有人在喊他。

    回首寻声望去,关羽一眼便认出,十步之外,那位糜家二公子糜芳。

    不见糜芳便罢,关羽一认出他,顿时勃然大怒,更加认定糜家反了刘备,不然失踪已久的糜芳,怎么会出现在陶商跟糜竺会面的队伍中。

    “不忠不义的奸商,我大哥待你糜家不薄,你们竟然敢反叛,关某今日就取你狗头。”勃然大怒的关羽,丹凤眼怒睁,一声暴喝,拍马舞刀杀向糜芳。

    糜芳当场就傻眼了,心想这是咋回事,咱们不是自己人么,怎的抡起刀子,二话不说就要砍我,这是哪根筋不对了。

    不明真相的糜芳,急是大叫:“云长将军,我是糜芳,糜竺的弟弟啊。”

    “糜家人统统都该死,本将杀的就是你这个叛贼!”

    关羽暴喝如雷,手起刀落斩下一记首级,那人头划过半分,直接跌落在了糜芳的脚下,把他吓的倒退三步,腿一软,险些就没能站稳。

    惊恐茫然之下,糜芳也顾不得许多,当然是逃命要紧,随手拉住一匹无人站马,趁着无人看管时,策马夺命向着东北大道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关羽哪里肯定他走脱,催马直追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,先别追他,我觉得有点不对劲!”孙乾到底智谋胜于关羽,觉察到事情有异,张口大叫想要叫住关羽。

    杀红了眼的关羽,根本听不到他的叫声,杀破乱军,转眼已追出十几步远。

    前方处,一队兵马挡住了糜芳的去路,仔细一看,似乎是打着自家的的旗号。

    糜芳大喜,以为是大哥糜竺到了,急是大叫道:“大哥救我啊,我是糜芳,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七八十步外,糜竺正还一脸狐疑,盯着石亭附近乱战的场面,那里本应该是陶商跟他约定会面,放归糜芳的地点,却不知为何竟起了一场厮杀。

    糜竺正警惕之时,忽然间两骑一前一后,向着自己这边奔来,前边那人似乎还在冲他这边喊叫着什么“大哥”。

    “是二公子!”身边的管家糜贵眼尖,激劫的大叫。

    糜竺身形一震,仔细一看,来者果然是自己的二弟糜芳。

    “快,快去接应二弟。”惊喜不已的糜竺,想也不多想,急是策马率领着一众糜家私兵,向着糜芳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便在他刚要庆幸,自家弟弟能逃脱陶商的魔掌,活着回来见他之时,糜竺一张惊喜的脸,瞬息间却骇然惊变。

    视野中,二十步外,一员红脸武将飞也似的从后追到糜芳身后,相隔半个马身,手中血淋淋的大刀,呼啸着已向糜芳的脑袋砍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