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八章 二爷丧胆

第八十八章 二爷丧胆

    关羽骑的并不是赤兔马,只是一匹普通的幽州马,之所以能追上糜芳,无非是糜芳断了一条胳膊,骑术受到影响,没办法让战马跑快。

    二十余步间,关羽就追上糜芳,大刀毫不留情的就斩向了他眼中的“叛贼”。

    “关云长,休伤我弟!”

    迎面奔来的糜竺惊愕万分,他怎么也想不通,关羽为什么要杀他的弟弟,可惜两人相隔这么远,他救是救不到的,只能声嘶力竭的放声大叫。

    关羽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高举的大刀迟疑下来,举目远去,立时瞧见糜竺正向自己冲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奸商后面还跟着几百号家兵,个个杀气腾腾的向着他扑来,分明是准备对自己不利。

    “不忠不义的奸商,去死吧。”关羽只迟疑一瞬,口中愤怒的一声咆哮,青龙刀毫不留情的挥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啊——”

    糜芳惊恐的哀求声,在瞬间之后嘎然而止,血光四溅中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那颗人头借着前冲的惯性,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,最后不偏不倚的跌落在了糜竺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二弟——”

    糜竺一声沙哑的大叫,急是勒住战马,那颗人头正滚落在他的马前。

    十几步外的关羽也勒住了战刀,染血的刀锋一指糜竺,冷冷道:“糜竺,谁敢背叛大哥,我关羽就杀谁,你的下场,很快就会和糜芳一样。”

    糜竺拾起自家二弟的人头,越看越是悲愤,转眼已是怒到脸庞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他几下用包袱裹了糜芳人头,拔剑朝着关羽一指,怒喝道:“给我杀了姓关的狗贼,谁能斩下他的人头,我糜家重赏百金!”

    糜家到底是天下三大富豪之一,一出手就是百金之钱来悬赏关羽人头。

    重赏激励之下,那五百糜家家兵,瞬间脸就被憋红了血,如发狂的野兽一般,一拥而上,朝着关羽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面对这黑压压的人潮,原本傲怒的关羽,不由赤脸一变,流露出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家兵在他眼中,无非是土鸡瓦狗之徒,他根本就不屑一顾,但这么多的野狗群起围攻,就算是再厉害的狮子也要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糜竺,今天先斩你弟,改天本将再取你这奸商狗头。”关羽丢下一句狠话,好汉不吃眼前亏,拨马望石亭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糜竺哪里容他轻松走脱,一抹眼角老泪,收起丧弟之痛,挟着一腔复杂的怒火,穷追关羽而上。

    石亭一线,一百多陶家军卒,已被杀了个净,没有留下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得胜的孙乾,便令士卒们仔细寻找陶商的尸体,找了半天却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那小贼明明说要在这里跟糜竺会面,却为何不见他的尸体,难道那小子临时改了主意,没有亲自前来?为什么糜芳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孙乾思绪飞转,肿伤未愈的脸上,疑色越来越重,隐隐约约已猜到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东北方向,追杀糜芳的关羽,已飞奔而还,几十步之外,还跟着数百兵马追杀在后,皆是打着糜家的旗号。

    关羽勒马转身,青龙刀一横,喝道:“全军结阵,随本将连糜竺叛贼一并诛灭。”

    两方虽都有兵五百,但关羽所率的却是久经沙场的正规军,他自有信心击溃糜竺那区区五百家兵。

    杀意未尽的刘军士卒,匆忙结阵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,糜芳呢?”拨马近前的孙乾,却焦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逆贼罪该万死,我自然是一刀宰了他。”关羽头也不回的答道。

    孙乾脸色一变,瞧了一眼汹汹杀至,复仇心切的糜家军,想想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糜芳,想想没有陶商的出现,再想想当日帐中,陶商对自己客气的态度……

    蓦然间,孙乾的眼神中闪地一丝悚意,从诸般线索中推测出了什么,张口惊呼道:“大事不好,关将军,我们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冲天而起的杀声,如惊雷轰鸣,打断了孙乾。

    关羽孙乾身形一震,急是回头寻声望去,只见北面那座小土丘上,数百骑兵如神兵天降般,铺天盖地的卷涌下来,从侧翼方向冲着他们辗来。

    一面“陶”字大旗,在铁骑狂流之中,傲然飞舞。

    陶商,那才是陶商所在。

    山丘上,陶商横剑傲立,左右骑士们汹涌而过,冷笑着注视着土丘下惶恐的刘军士。

    显然,关羽和他的部下们根本就没有想到,除了他们之外,还另有一支伏兵也藏在附近,就等着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“关羽,你帮我杀了糜芳,现在该是我好好回报你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狂烈讽刺的冷笑,陶商也拍马提剑,在一众亲兵铁骑的环护下,杀向了敌军。

    廉颇和樊哙二将冲杀而前,一个使斧,一个舞刀,当先撞入了敌群之中。

    战马的冲击力,再加上土丘的居高临下之势,以及他们本身的力量,这般辗压而来,冲击力何其之惊人,瞬息间,便有数不清的敌卒被撞飞,被撕碎。

    三百铁骑紧接着滚滚辗至,只眨眼间,便将惊谎失措的敌卒冲成数截,肆意的辗杀。

    刚刚发生的一幕,很快便又重演,只不过,这一回被蹂躏的对象,却换成了关羽和他的士卒。

    “陶商奸贼的诡计,我竟然又中了那奸贼的诡计!”关羽震惊无比,赤脸愕然变色,猛的瞪向孙乾,一副埋怨责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孙乾则是惶恐失措,一脸的羞愧,不知该怎么回应关羽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废物,你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羽,老夫在此,留下你的首级。”

    关羽正待骂孙乾时,蓦听一声熟悉的暴喝,斜目看去,惊见廉颇手提战斧,杀破乱军,正朝着他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另一个方向,樊哙杀猪刀无人能挡,也在朝着他杀来。

    一个廉颇已经够他喝一壶的,再加上一个樊哙,他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有了前番失利的阴影,关羽残存的傲气立刻瓦解,哪里不敢再恋战,大叫一声“撤退”,拨马拖刀便走。

    一众刘军残兵随之瓦解,四散而溃,孙乾也含着羞愧,跟在关羽的后面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关羽武道绝顶,光凭这点兵马自然是拦不住他,可惜孙乾却没这么好远,才逃出数步,冷不防被斜刺里杀出的一骑刺中后肩,惨叫着栽落马下。

    跌落于马的孙乾,惊恐万分,忍着剧痛朝着远去的关羽大叫:“关将军救我,救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听见了求救声,回头一见孙乾落马,卧蚕眉一凝,便想回马去救。

    只是,欲待回马之时,却见大股的陶军铁骑已合围而至,再想今日自己再为陶商所败,全是因为孙乾所献的狗屁计策,他的一张赤脸之上,不由就涌现出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犹豫了瞬间,关羽冷哼一声,再无回头,只管拨马独自而逃。

    孙乾眼见关羽弃他而逃,又是惊愤又是绝望,拼命的大喊求救,无力的声音却很快被淹没在震天的铁骑声中。

    战斗很快接近尾声,除了十几名必要的活口之外,五百刘军被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随后才至的陶商,一眼便认出了趴在地上,灰头土脸的孙乾。

    他眼中立时闪过一丝兴奋,倒是没有想到,孙乾竟然会跟着关羽一起前来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陶商便策马徐徐上前,居高临下俯视着那羞愧狼狈的残躯,冷笑道:“孙乾,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,我的这道妙计能够成功,还得多谢你不遗余力的帮助,本来想饶你一命,算是给你的报酬,没想到你这么求死心切,自己又送上门来了,你说你是何苦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