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超凡兵王 > 第49章 别发疯了,走!

第49章 别发疯了,走!

    中年男人自然便是王凌峰的父亲王凯,听着叶南这般说话,一双原本就阴沉的眼睛中又多了几分怒色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被人给打断了双脚,而且其中有一只脚还是近乎粉碎性骨折,就算治好也要留下后遗症,最大的可能便是跛子,这让王凯怎么不怒火中烧?

    只是他也逼问了儿子事情经过,虽然儿子避重就轻,但是在官场这么多年的他,哪里还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只是纵然是王凌峰犯错,对方对王凌峰施展如此暴烈的惩罚,他也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他也问清楚了,当时的目击者有三个人,两个酒店的服务员以及一个同叶南一起赶到的学生,他当时脑子里便在想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老婆的撒泼,他没有阻止,可是当老婆被打了,他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当着自己的面,打自己的老婆,这不也是打自己的脸吗?

    王凯冷哼道:“年轻人,先不管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,就算万一真是我儿子做错了,那自然也有法律来惩罚他,你有什么资格权利来惩罚他,而且还下手这般狠,致人伤残,如今不仅不思悔改,还变本加厉,再度公然打人,看来这件事情只有让警方来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叶南冷冷一笑:“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王凯冷着脸,对着身后的那个男子说道:“周军,报警,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,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猖狂,竟然敢藐视法律。”

    叶南听着王凯的说法,并没有反驳,只是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叶南身旁的陆涛却轻轻笑道:“王副局长,既然你们要报警,那不如帮我们一并报了吧,我们也可以省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王凯面色微微一变,从头到尾自己并没有表露过自己体制内的身份,可是对方却能一口气叫出自己的职位,而且还一副淡定的样子,不管是叶南,还是陆涛,好像都没有任何紧张……

    这事似乎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王凯摆摆手止住了旁边已经拿出电话的秘书,盯着陆涛道:“帮你们报什么?”

    陆涛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可以报案叶南打伤王凌峰,我们要报案王凌峰意图强奸,你放心,我这个人实诚,叶南打伤王凌峰的事情,我也可以帮你们作证,当然,王凌峰意图强奸宋菲菲的事情,我肯定也不会说假话的。”

    叶南听着陆涛这般说,嘴角忍不住翘起了两分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陆涛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,想用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吗,那可以,你报叶南伤人,我们就报你儿子强奸,要完蛋大家一起完,你想让叶南不好过,我们让你儿子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如果你想息事宁人呢,这事也就这般过去了,你儿子做错事,也受到惩罚,那就这般了了。

    王凯盯着陆涛,眼光中充满了几分审视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陆涛笑嘻嘻的说道:“王副局长,我就是个小生意人,不足挂齿,不过呢,我还是想劝劝王副局长,这事闹大了对你没好处的,教育局副局长的儿子竟然意图强.奸女学生,这事传出去固然对宋佳佳影响很大,可是对你的影响也不小吧,恐怕走到哪里都要被人戳脊梁骨,还会成为别人攻击你的理由吧。”

    稍微停顿了一下,陆涛又指了指叶南:“他是教官,但是他只是兼职而已,他是现役军人,也就是说就算真要审,那些警察也没有权利审他的,能审他的只有军队保卫部门,那里可不是一般人能伸手的地方,你可要考虑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陆涛说到一般人的时候,眼光颇为意味深长,似乎有着几分提醒,又似乎是嘲讽。

    王凯脸色又凝重了两分,陆涛虽然没表明自己的身份,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,还能这般轻松调侃的口气和自己说话,那就说明对方绝对是有所依仗,对方并不怕自己。

    陆涛的话也恰好击中了王凯的心事,确实,一个教育局副局长的儿子,竟然意图强.奸自己的同学,虽然是未遂,可这事已经足够让人把自己的脊梁骨戳断了,甚至可能因此影响自己的仕途,想把自己掀翻下来的人,可不止一两个啊,他们正愁找不到攻击自己的理由呢。

    更何况陆涛所说对方的编制竟然不在学校,而是在军队,是现役军人,这又麻烦了几分。

    如果进了警局,他还可以通过自己的关系网来操作这件事情,把这件事情给改了性质,把黑锅全部砸在叶南身上,可是军队保卫部门,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伸手的地方,军队体系自成一统,他整个教育局副局长的面子人家可未必就会给。

    这事越闹的大,越不受自己控制,那对自己的影响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王凯盯着陆涛,越发觉得这个青年不简单,沉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陆涛也不隐瞒,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叫陆涛,你也不用去查我了,陆安生是我爸,陆建业是我爷爷。”

    陆涛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,王凯还没什么反应,说到陆安生时,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,可是听到陆建业这个名字时,王凯的脸色却是骤然大变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扭转证词,只有扭转证词才能把事情栽赃到叶南身上,可是听到陆涛报出这个名字的一刹那开始,王凯便知道这事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除非自己像陆涛说的,豁出去不管儿子未来不管自己未来,要告叶南伤害罪,或许能够给叶南带来一些损失,可是自己损失绝对更大,更何况当时儿子正在犯罪,叶南是阻止犯罪,最多是阻止犯罪伤害过度。

    这肯定是王凯不能接受的结果,犹豫了几秒钟,王凯恶狠狠的瞪了叶南一眼,转头低声喝道:“走!”

    王凯说走,他妻子却不干了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狠狠的揪了王凯一把,如同受伤的母狮子一般叫道:“王凯,你这个没胆子的怂货,自己的儿子被人都打成残废了,竟然屁都不敢放一个,老娘跟你说,这事你不告,我来告,我要告得倾家荡产,告到他坐牢,那个陆建业是什么东西,竟然让你怕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的脸上再度狠狠的挨了一耳光,她再度被打懵了,因为扇她耳光的人不是叶南,也不是陆涛,而是她的丈夫王凯。

    王凯阴沉着脸,狠狠的盯着中年妇女,狠狠的说道:“别发疯了,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