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主神崛起 > 第73章 会面(求订阅!)

第73章 会面(求订阅!)

    “奇怪了……此子气运,为何前后竟然大变?并且,血光之灾淡薄,反而富贵之气逼人?”

    徐先生捂着嘴,直到无人处,才低声喃喃着。

    他实际上,便是郡守府养着的一个风水术士,有些异能,能略微望气,但也仅此而已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世家大族,总会养着这样几个人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而这几月,徐先生却是见得整个郡守府内人人面带灰黑之气,乃是大凶之兆,正想找个藉口脱离逃走,不料又见到了此子。

    原本,这李裕的气运,只能算一般。

    但刚才一见,却山根有紫气一闪,乃是大贵之相!

    受此吉气一冲,就连原本府邸内诸人的死气,都是淡薄了几分,不由令他颇为迷惑不解,更增添了几分对天道的敬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完这件大事之后,吴明也没有回去,就在客栈中深居简出,静待二月初二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灵和五年,黄桀兵败,五十万大军土崩瓦解,本人被国师杀于落龙原……”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户纸进来,在屋内映出一片片光斑。

    等待之中,吴明除了每日的修道功课之外,就是手不释卷,看着吴铁虎出外搜集来的乡野志异、怪谈野史,倒也颇为自得。

    而一些历史上的真实,也在字句之中,不经意间,就被揭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是时,天穹怒,血雨降,方圆百里,皆可见白日星现,七杀、破军、贪狼三星大放光明,化为黑龙……”

    一卷残破的古籍上,这一页就特意被吴明用指甲做了痕迹。

    “黄桀本人,就是杀破狼命格,这段倒颇为合理……并且,以此人神通,能击杀他的国师,又当是如何风采?”

    吴明掩上古卷,有些悠然神往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到法师位阶,再上去,便是元神出窍,洞察幽冥的真人,真人再往上,就是天师!

    而这国师,却非是修道位业,而是得了国家敕封的道人!

    当然,得了国师敕封,便是超品,理论上不但可以抽取国家气运修炼,甚至可以操纵龙气,导致国祚断折!

    有着这前提,就导致历代国君,愿意册封国师的相当之少——毕竟,这已经相当于共享神器了!

    而有着如此多限制,一旦成功,好处自然也很多。

    历史上曾经得过这敕封的,至少也是真人位业,而一国气运加身,不仅道业无往不利,甚至就连人仙大成的天师都无法争锋。

    甚至,便连地仙都有着顾忌。

    普通的道人,不至法师,在战场上几乎无法施展道术,但国师却可以视血煞、军气于无物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……我上次兑换的‘太岁镇煞符’,也是国师才能画出来的呢,能压制龙气反噬,果然神异非常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的脸色就有些奇异:“当年……灵帝之死,好像跟册封国师也有些关系,但后来,那位国师果然不负所望,击败黄桀,并且弑杀于落龙原……本人似乎之后也接着陨落了……这就是对社稷有着大功,因为此人乃是玉清一脉的道人,自此以后,天子便敕命玉清为天下道门总管,大修道院,甚至只要入了道籍,就可免赋税徭役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里的一个疑惑也终于解开:

    “我就说……天下神通高手如此多,兵家、萨满巫、蛊师、儒门炼气士、武道高手……为何朝廷对道人如此优待,原来根子在这里……只是如此支出,国祚上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说是这么说,但若能有混个国师的机会,吴明也会狠狠心动一番的。

    黄桀乃是杀破狼命格,出必天下乱,居然都被那位国师硬生生镇压了下去,其中斗争,深不可测,更令人神往。

    “携国家气运,无往不利!”

    吴明喃喃着:“只是纵然得势之时,连地仙都要暂避锋芒,却终非长久之道!”

    这方面,他自己却是深有体会,之前只是沾惹李如壁龙气,依靠修炼,都结下如此大因果,差点就要被反噬到根基尽毁。

    国师身负一朝大运,虽可肆意抽取龙气,但若国家衰败了,其人还跑得了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外面烧爆竹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吴明推开窗户,就感觉到了一股喧嚣。

    春节的热闹还未过去,这时的郡城,又陷入即将到来的二月初二,龙抬头的准备中了。

    不仅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在水域河道上,更是可见几支大的龙舟队伍,日夜操练,口号声、锣鼓声、喝彩声甚嚣尘上。

    “无知就是幸福啊……若你们知道,这到底代表什么,不知道还能不能如此从容?”

    吴明苦笑一声,又是有些恍然:“转眼之间,就到了一月末,龙门之会,转眼及至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脸色忽然一变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右手掐着法诀,隐隐就有风雷之声一闪。

    “阿弟,是我!”

    柔和的女声传来,却是令吴明长出口气,放下了戒备,转过身,看着笑吟吟的吴晴,不由苦笑:“姐姐你可否每次出现都不要这么吓人?”

    “我特意瞒着他人进来的!”

    吴晴穿着道袍,飘然出尘,似谪仙临凡,悠然坐在床榻上,左右打量:“此时郡城危险,你为何还不走?”

    吴明心里一凜。

    从吴晴孤身一人,又不敢泄漏踪迹来看,她必然也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刚才的道法……似是雷法?雷霆乃天地枢纽,阴阳总纲,道法当中,论威力,以雷法为冠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又是汗了一下。

    幸好他刚才还未出手,只是泄漏了一丝雷法气息。

    否则,若是让吴晴知道他已经晋升法师,那更是要好一番麻烦。

    到了法师位阶,根基深藏,识海之中符箓真种纳须弥于芥子,又与吴晴乃是同一位阶,他有意收敛,吴晴还是看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偶然得到一本《五雷掌法》,乃是一位以武入道的散修所创,我觉得颇合胃口,就练了点……姐姐若是想看,我可以将法诀背一遍。”

    这本五雷掌,吴明一开始以为是余少君的兑换,但后来想想以主神殿的小家子气,没可能这种法诀还允许轮回者自学,因此八成是余少君从轮回世界中得到的功法。

    甚至,说不得就是南山真人为了拉拢,赐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罢了!”

    吴晴白了吴明一眼:“我那位密友,你见到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倒是信物已经拿到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拿出手镯,将那日的情形大致讲了讲。

    吴晴听了,却是面色不变,默然片刻,才道:“我这位姐妹,乃是南凤郡郡望武家嫡女,性子高傲而刚强,你若是与之相处,可得多加忍让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里面的‘托孤’味道,更是令吴明眼角一跳。

    又瞥了眼吴晴之气运,见灰黑劫气越发翻滚,似山雨欲来,不由就问:“晴姐你来郡城之后,可有发现劫难来源?或可消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是有了眉目……”

    吴晴眼波流转,刹那间流露的风情,却是足以令任何男人迷醉:“郡望王家,拐弯抹角地找到我,似是有意为我拉红线,与他们家嫡子,王昱相配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!”

    吴明却是惊疑不定,若是王家有意求娶吴晴,那自己岂不成了大舅子?为何还有这劫难,并且,吴晴的劫数,又如何解释?

    “你……答应没有?”

    吴明忐忑问着,猜到或许是吴晴性格刚强,又一心求道,如何愿意嫁为人妇?因此强势拒绝,留下隐患?

    “阿弟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吴晴没有回答,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,却盯在吴明身上。

    吴明立即一个冷颤,这是身体本能的反应,在纨绔子的记忆当中,若是吴晴露出这种表情,那差不多就代表着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因此立即决断:“当然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还真没想到为什么,一时间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见到他这幅模样,吴晴却是噗哧一笑,随着她这一笑,整个房间刹那间严冬回春,百花绽放。

    “姐姐就不逗你了……不过,你有一点说得很对,这次婚事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吴晴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:“那王昱,不过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这次想与我结为道侣,世俗中,却准备让你姐姐做小妾呢!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吴明立即表示愤慨,倒有七八成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……此人修炼的,虽然多番保密,却逃不过我之法眼,乃是《太素阴章》,甚至有着秘法,能吸取女修阴元、命格、气运,增益自身,你觉得……我会做炉鼎么?”

    吴晴冷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吴明却是终于知道,王家为何有着如此敌意了:“简直是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拒绝王家,种祸非小,三日之后,龙门之会便要开启,你速速离开,最好直接去南凤郡……等到尘埃落定,再决定去留!”

    吴晴就肃穆说着,令吴明心里颇有些感动: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记住!越早走越好!”

    话音还在,此女的身影却早已消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