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读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主神崛起 > 第85章 大局(1100订加)

第85章 大局(1100订加)

    时间稍微往前。

    就在白蛟成功登临河伯之位,更击伤城隍的时候,府城之内,也是风云突变。

    郡兵营内,李裕见着众校尉群情激涌,有着挟裹上司之意,再看到刑巨冰冷的目光注视过来,心里就是一寒。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刑巨身边的一名亲兵,立即以刀柄击地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若本官要依命而行,你等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刑巨眯着眼睛,就是问着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第一个开口的卫将大急,又见着支持自己的人甚多,所谓法不责众,就有恃无恐道:“为何要做此亲者痛?仇者快之事?当今大争之事,唯有投靠明主,方可保全自身家族,乃至封妻荫子,恕标下直言,郡守李震,却非可靠之人!”

    伴随着话语,外面营帐一阵骚乱,隐隐有着甲胄拖地之声包裹而来。

    “哦,那在你看来,何人才是明主呢?”

    刑巨面无表情,继续问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郡望王公了!”

    这卫将回答得毫不犹豫,更是一拍手,两排甲士就汹涌而入:“大人还是顺应天命的好!”

    “果然反心不加掩盖了!”刑巨大声道:“的确是该当顺应天命,给我杀!”

    呛!

    长刀出鞘,一颗人头就飞起。

    那卫将的头颅在地上滚了几滚,瞪大双眼,犹自不能置信。

    满堂校尉,几乎都被这变故惊呆了,默默做不得声。

    “来啊……将这些人,全部拿下!”

    杀了卫将之后,刑巨却是冷喝着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众多甲士上前,立即将之前出声,支援这卫将的校尉抓起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这些校尉俱是面如死灰,才发现冲进来的并非预备的亲信,反而是刑巨的手下!

    “来人!传我号令,将这首级传示各营,有骚动者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刑巨发号施令,脸上就有着凛然之色。

    此令一下,立即就有士卒抱了头出去,外面喧哗隐隐,带着喊杀声,令李裕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来,贤婿稍等,待杀平不服,我立即出兵去救亲家!”

    刑巨哈哈大笑,面上桀骜之色一闪。

    而李裕电光火石之间,却是明白了过来:‘此人威福自用,视兵权为自家之物,王家如此渗透,自然犯了大忌!’

    并且,李家乃是书香门第,纵然得了一郡,说不得也只能更加倚重刑巨。

    但若王家上位,第一件事便是要去了刑巨的兵权,说不得还要刀斧加身,因此,做出这个选择,却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虽心里这么想着,但李裕好歹历练出来了,当即就是跪下,一脸的感激涕零:“多谢岳父大人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见此,刑巨眼里光芒一闪,又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郡守府外围。

    此时的攻防,也是进入了最为白热化的阶段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内应呢?为何还不开门?”

    王肃见着自己的人一**冲上,又被箭雨、乱枪刺下,倒在郡守府门墙之前,脸上就是大急。

    “李震早有准备,先是杀了我们的几个暗子,震慑诸人……又打乱排班,互相监督,一时攻之不下!”

    旁边一名青衫文士,似是谋主的人,就说着。

    “等不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肃抬起头,看着天色。

    刚才一阵暴雨,这时雨过天晴,阳光洒落,他心里却是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:“去调攻城器械来!传命下去,谁能攻破此府,立即赏银千两!”

    底下私兵,立即大胜应和,士气一震,纷纷冲上。

    而王肃看着,却是又将文士叫到身前:“你下去准备火油等物,实在不行,便一把火将这里烧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谋主倒退两步,惊骇无比,不说这郡守府内的户籍、田亩文书都对统治极为重要,就是活活烧死一郡太守,这也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吧?

    便是节度使桀骜,诸侯崛起,也不过驱逐原本官吏,最多赐下白绫毒酒,谓之‘不以刀斧加身,不见血死’。

    但现在,将郡守与太守府一起烧成灰烬?

    “这实在太过……恐怕仕林舆论上……”谋主就迟疑说着。

    “实在等不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肃眼中似有着血丝,抓着文士的胳膊,“立即去办!”

    这杀气与冷色,令文士心里一惊,知道再有忤逆,当即就有杀身之祸,只能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正想下去,一名家将飞奔而来,在王肃前跪下:“家主……大事不好,片刻之前传来消息,龙门大会事败……同时,家族宗庙里面,几个神主牌位也是……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惊天消息,令王肃一阵头晕目眩:“那……王昱,吾儿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家将还未说完,另外一骑却是快马而来,匆忙在王肃面前禀告道:“郡兵大变……我们的人都被杀了,现在正在肃清,即将出营,指挥使是刑巨,李裕也在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王肃听着,一张口,想说些什么,鲜血却是直喷而出。

    若说听到前面消息,他还有着破釜沉舟,直接攻下郡守府打算的话,现在却是什么念头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家主……若等到刑巨弹压完了郡兵赶来,立即便是大祸临头啊!”

    文士听了大惊,连忙道:“当此之际,还是速速远走为上!”

    “李裕小儿,老夫便是做了鬼,也不会放过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肃指天大骂,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郡望之家,怎么是说搬就搬的,不说族人与收藏的金银,最根本的田产,却是完全无法迁走。

    若无这个根基,纵然将族人尽数迁移了,家业也只会渐渐衰败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!我家有着城隍守护,阴德绵长,又有大计……考虑周全,百年谋划,为何至于如此田地?”

    王肃咬着牙,两行老泪却是直流而下。

    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走吧!”

    文士却是急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王肃到底非常人,悲愤过后,却是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早在事前,为防万一,我家老母与几个幼子,还有一些宗族嫡系,都被秘密安置在城外,此时正好发出信号,通知他们速速离开,避祸远走!”

    “老夫却要留在这里,为他们吸引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王肃说着,牙缝中就抽着冷气:“并且……老夫就是死了,也要拉上李震陪葬!”

    呜呜!

    便在此时,嘹亮的军号声传来,似是死神的脚步,越发迫近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王肃挥挥手,当即就有几个心腹家将,虎目含泪,带着几个重要人物,叩首而别。

    一支小小的马队,飞快从城门离开,旋即闻讯赶来的郡兵,立即接手了城防,开始封锁全城,镇压余孽。

    一场惨烈的巷战,立即在郡守府之前展开……

    平安五年,二月初二。

    郡望王家造反,攻打郡守府,欲控制郡城。

    刑巨发兵镇压,王家兵卒大败,死伤无数,家主王肃当场阵亡,李震也是重伤,若晚一步,便是十死无生之局。

    事后,李裕以代理郡丞的身份,代父主事,先是将王家满门下狱,又抄了大宅,获得金银田亩无数。

    并且,一口气免掉了楚凤郡之下,四个与王家走得颇近的县令职务。

    虽然小有骚乱,但郡兵立即出马,转瞬平之。

    凭借着这雷霆处置的手段,到了月中,整个楚凤郡秩序便恢复了正常,只是又似有着一些不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百骑兵,在旷野上疾驰,带起阵阵沙尘,如同巨龙一般,来到楚凤郡边界之外。

    当先的首领一挥手,这批骑兵顿时停下,不说动作如一,也是令行禁止,可见不凡。

    “小姐?”

    数骑上了一个小小的山坡,就见着一名穿着儒衫,作文士打扮,骑着红色骏马,英姿勃发的女子,望着楚凤郡方向,注目良久,又化为一声喟然长叹:

    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!”

    若是吴晴在此,必然会认得,这位女将,赫然是她的闺中密友,之前准备托孤,又在霸下桥上,见过吴明一面的少女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,这女子哪里还有一丝柔弱之态?

    坐骑不断嘶鸣,神骏非凡,乃是名马‘赤鸿飞电’,据传有着一丝天马之血统,名贵非常。

    而这女子淡然处之其上,自然而然便有一股运筹于帷幄之中,决断于千里之外的超凡气质。

    “王家真乃废物!”

    男装文士打扮的少女叹息一声:“传令下去,我们撤军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几骑立即退下,少女转过身,脸上却终于浮现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原本,王家乃是郡望,又暗谋良久,无论怎样都应该拖延一段时日,甚至两虎相争,兵连祸结,经年累月,也是有着可能。

    那时候,自己自然可以从容调遣大军,一举而下,建立无双之名望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是被飞快平定,不说铁板一块,却也没有多少破绽好取,强打硬攻,却是两边都未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“此事有着可疑,当派人查之!”

    少女揉揉秀眉,玉容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疲倦之色:“回去之后,势必还要受到大兄刁难,非得先绸缪不可……女子主事,何其难也……”

    却是想到这次无功而返,回去之后将要受到的责难,还有种种如‘牝鸡司晨’一般的指责,又是浮现出一丝煞气。